第三十七章 元以晴,你有病啊

作者:慕小四 字数:361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想着想着,像是看到楼下的大妈叉着腰骂人的样子,骂着骂着又开始家长里短的打听八卦,突然就笑了出来。

可是,想着想着,元以晴觉得自己真的有点想楼下的大妈了呢,也不知道元国安怎么样了,最近有没有去赌博,有没有想自己呢,然后笑着笑着又突然哭了起来。

元以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或许只是太久没有见到老爹了,这个女儿真是不太孝顺啊。

戴瑞看着元以晴又哭又笑的样子,有点手足无措,竟然觉得有些愧疚,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了。

“元小姐,你没事吧?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说着就开始伸手打车,看着元以晴有点担心,要是出什么事,总感觉自己有点罪恶感。

“不用了,谢谢,我只是想念我爸爸了,我今天要回去看他,再见。”狼狈的抹抹眼泪,看一眼戴瑞,然后自己摇摇晃晃的走了。

是啊,我住哪里呢?住在靳家,可是要回去么,看着满屋子的靳以宸的东西,问着满屋子靳以宸的气味,然后想着今天他在别的女人床上。

光是想想,元以晴就抗拒这样回去靳家。今天晚上那个男人应该也没有时间回来的吧,自己在不在又有什么关系呢,合约也没写说不可以回家啊。

元以晴觉得自己头晕得厉害,大概是刚才喝了那杯酒的关系吧,通过泪眼朦胧,怎么感觉街上那么多人像靳以宸呢。

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些,使劲的抹掉脸上的眼泪,狠狠的骂自己。

“元以晴,你有病啊,怎么莫名其妙的哭,你难过什么啊,这不关你的事啊,看来是真的有病。”

“老爹,我想你了,等着我吧,我回来看你了,相信明天会更好。”元以晴像个疯子一样的大喊,引起了周围人的侧目。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元以晴只知道回到出租屋的时候爱八卦的大妈已经睡了,就连平时楼下常常灯光昏暗的小吃摊也关了门,看来是真的不太早了。

找了找钥匙,也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去了,只好碰碰的敲门,一瞬间好像楼上楼下的都开了等在骂人。

“谁啊,神经病,大半夜也不让人睡觉。”元以晴听到大妈熟悉的声音,竟然觉得无比温暖,一点也不讨厌。

元国安迷迷糊糊的打开门,小心翼翼的从门缝里看,担心又是追债的,一看是自己的女儿,赶紧把元以晴拉进屋。

“以晴,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个时候回来,怎么全身冷冰冰的,快点去被窝里暖和暖和,我给你倒杯水来。”

元以晴倒是挺话的走到里屋,躺倒自己的床上,拉上被子,蜷缩成一团,自己用力的抱紧自己。

“快来喝水,喝完会暖和点。”元国安兵兵砰砰的弄半天,到来一杯开水给元以晴。

元以晴撑起来喝了一杯水,感觉全身都暖和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元国安傻笑。

“老爸,我真爱你,还是你最好,不要去赌博了好不好。”然后迷迷糊糊的说着,躺下又睡了。

元国安叹口气,重重的点头,默默的退出房间,关上门,回到自己床上,一整晚辗转难眠。

靳以宸回到家里,没有看到元以晴的身影,看看自己手上提着的过气包包,上了楼。

她是真的伤心么,伤心到连包包丢了都没有意识到,包包里可是还有她最爱的零食和钱呢。

到卧室把元以晴的包一丢,就滚出了棒棒糖、巧克力等零食,叹口气,本来想忽略的,想了一下还是把东西捡起来放到包里。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整天吃这些高热量的食物,怎么一点也不胖呢,反而显得有些苗条呢。

现在没有手机,没有钱,是不是在街上到处游荡呢,不管她了,就让她吃吃苦,就当她擅自和别的男人一起的惩罚好了。

可是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已经快十二点了,那个女人居然还没回来。

靳以宸坐在书房的老板椅上,不时烦躁的看着墙壁上的挂钟,连视频那边的高管们都在面面相觑,今天的靳以宸太不正常了,何时见过自家老板这个样子啊。

可是再不正常也不要喊大家大半夜十二点还开电视电话会议吧,开半天也没结果,老板明明就心不在焉,心思不在开会上,如何有效率。

“行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说完啪的关掉电脑屏幕,拿起手机,三步并作两步的下楼。

“杨叔,杨叔······”扯着嗓子喊管家,声音里全是不耐烦。

靳家的管家已经在管家呆了很多年,从靳振国开始创业掌家就是他了,和靳以宸的父亲的一般年纪,靳以宸也尊称他为杨叔。

“大少爷,怎么了?”就住在一楼房间的管家听到靳以宸的声音从床上爬起来,边走边整理衣服。

自然知道自家少爷想要问什么,但是管家并不直接说出口,让靳以宸他自己来开口,才能逼迫出他了解自己的心意。

这个大少爷,平时不苟言笑的,看着谁都没有好脸色,可是至从元以晴到靳家以后,大家都看得出来两人的感情是一天比一天加深,他脸上的表情也比以前温和了许多。

这一切都是元以晴的功劳。

靳以宸今天有个慈善晚会要参加大家都是知道的,可是元以晴没回来吃饭,打电话也没有接,最后靳以宸又一脸冰冷的拿着元以晴的包包回来。

只要不是特别笨的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可能是闹了点小矛盾,但是靳以宸不开口,别人也不敢主动开口的。

可是自家少爷不担心,他却是担心的,那样一个单纯没心机的女孩子,在外面要是出点事,自家少爷肯能会后悔死。

所以在靳以宸回来后,管家已经招呼别的人去找元以晴了,听到回复说元以晴已经回出租屋后,他才去安心睡下的。

“杨叔,我是想问夫人回来没有?”看着管家慌乱的穿着衣服,靳以宸放软了语气。

毕竟是年纪大了的人,已经十二点了,平时十点左右他就会睡下了,一些剩下的杂事也是由其他佣人来完成。

十二点了还把他叫起来,靳以宸觉得有些愧疚。

“夫人还没有回来呢,少爷,您不知道夫人去哪里了?”管家还一副不痛不痒的表情,平静的问靳以宸。

靳以宸看一眼管家,不说话,当即拿出电话打给了助理,脸上充满紧张的色彩。

“给我查查夫人今天晚上的行踪,快一点,我要最快知道结果。”说完就直接转身走进卧室里。

看着满卧室里都是元以晴的那些所谓的美味的棒棒糖,眼前又浮现出元以晴那傻傻的样子,一颦一笑都好像她在眼前一样。

靳以宸现在才发现自己对她所知仅仅是她叫元以晴,是个不入流的小演员,从她的嘴里知道她是个贫困家庭出生的孩子,知道她喜欢各种吃的,对钱有着难以理解的爱好。

其他的,她家里有什么人,住在哪里,有什么朋友、同学,他都一概不知,甚至是学历、背景,他完全不得而知。

当初在爷爷的胁迫和劝说下和她结婚,也只是因为爷爷觉得她长得像爷爷当年战友的孙女,也就是那个和自己有过婚约的小女孩。

所以就算结婚也没有认真去调查过她的身世,一是觉得她却是单纯,甚至可以说有时候有点蠢,一方面也是自己的自负,觉得不管她是谁,背景是什么,也不可能会威胁到他靳以宸。

可是在后来的相处中,除掉第一次那狗血的相识,后来的每一次,她也真如她自己所言一般,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没有额外的要求什么,甚至答应给她的每一笔钱相应该做的事她都会算清楚,不像是那些普通的爱财的女人,不折手段的去索取。

渐渐的,那些小小温情的细节,和偶尔表现出来的聪明好像在一点一点的吸引自己。

靳以宸,难道你是对那个傻女人有什么想法么,居然因为小小的事情就担心她急成这样。

今天晚上别说和蔚凝静什么事都没有,就算真有什么事,她元以晴也管不着,说到底就是靠那些人民币和一张纸来维持的关系,她有什么资格管我。

可是那个女人居然因为这件事生气到夜不归宿,还有那个陌生的男人,想起来靳以宸就一肚子的火气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两个小时了,还是没有接到助理的电话,靳以宸烦躁的在房间里踱步。

“怎么样了?查到她现在在哪里没有?”不耐烦的打电话给助理,口气很是不好。

“还没有查到夫人现在具体的位置,只是知道他和一个男人分开后,独自走路的,到铁路小区的时候,后面就不太好查,那里没有监控。”

朱助理报告着追查进度,生怕说得不清楚。

铁路小区是大家都知道的这个城市的视野盲区,最脏最差最乱的地方,之所以说是视野盲区,是因为在那个小区是没有任何的摄像头,要查什么东西只能靠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