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打扰两位

作者:慕小四 字数:3578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该死的靳以宸,还不是一样的肤浅,喜欢漂亮的女人,好吧,蔚凝静不就是比我漂亮么,至于和她在一起就笑得如此开心,而和一起的时候就摆一副臭脸。

元以晴跟在一个服务员后面,慢慢的向靳以宸和蔚凝静所站的位置靠近,然后找了一个能听见两人对话的地方躲着。

在这个城市,好像只要靳以宸站在哪里,哪里就是闪光点,不需要他移动,别人就会自然得靠拢。

所以靳以宸和蔚凝静的位置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都是别人排着队的来像靳以宸敬酒,而靳以宸也就是象征性的小酌一口。

蔚凝静还在旁边替他挡酒,靳以宸则是一脸的理所当然,觉得不在意。

“靳总,你真是州城生意人的标榜,希望有机会可以一起合作。”一个看起来满脑肥肠的胖子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笑容可掬的恭维着靳以宸。

靳以宸则是端着杯子不动声色,轻轻饮一口,倒是蔚凝静殷勤的和那个男人碰杯子。

“蔚小姐真是豪爽啊,和靳总真的好般配啊,你们两家联手,在州城哪里还有别人的活路啊,蔚小姐,靳总要手下留情啊。”

再喝完一杯,男人好像兴致也高起来了,说了一连串让元以晴听着都觉得恶心的话。

可是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一个个都在恭维着,无非就是说些靳以宸好厉害,蔚凝静好漂亮,两个人好般配的话。

而每一个过来,靳以宸都是那副爱理不理人的样子,蔚凝静却听到那些溢美之词笑得花枝乱颤。

元以晴听得真是想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这些人就是这样恶心的嘴脸的么。

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个蔚凝静了,居然笑成那个样子,别忘了现在住在靳家的人可是我元以晴,你被再多人夸也没用。

还有靳以宸那个混蛋,被别挎着好像很享受的样子,主要是蔚凝静靠得那么近,都快贴上去了,他居然还如此的纵容她。

虽然是合约婚姻,但是你好歹也是有夫人的人好么,拜托能不能注意点形象,真是把我元以晴当不存在的么。

元以晴真是越想越生气,随手拿过服务员端来的酒,一口就喝掉一杯,瞬间脸也变得通红。

场子里的人们都互相寒暄后,才等到了所谓的拍卖东西,实际上在元以晴眼里就是大家找了个合适的场合互相炫富而已嘛。

主持人介绍着,反正那些东西元以晴也看不懂,只看到一件一件物品出来,最后收入囊中的人必然是花了上千万的。

一件手镯推出来了,看起来晶莹剔透,元以晴也不懂,但是都觉得想去摸一摸。

“以宸,我觉得这个手镯好漂亮啊,我想要。”柔柔的说还,软软的声音,男人听起来大概没有不喜欢的吧,元以晴想着。

“那就拍下来吧。”靳以宸不以为意的说,对他来说,不就是几千万的手镯,像丢几张纸一样重要,再说这些年来,对于蔚凝静开口想要的礼物他也没拒绝过。

“谢谢以宸。”得到满意回答的蔚凝静满眼笑意,头轻轻的往靳以宸身上靠了靠,还状似无意的超元以晴躲避的方向看,带着得意的笑容。

元以晴还以为蔚凝静发现了她,身子又往后缩了缩,看到蔚凝静转过身后,又继续探出来观察着两人。

“三千万。”两三轮下来,手镯已拍到三千万,元以晴长大嘴巴,觉得这真是有钱人的游戏啊。

“别人随便一只手镯三千万还买不下来,可是我居然一千万就把自己的婚姻卖给了靳以宸。”

元以晴郁闷的想着,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想着就觉得很不平衡。难怪蔚凝静可以如此随意的给自己一张支票。

“五千万。三次。成交,这只手镯就归靳以宸先生所有了。”主持人指着靳以宸,礼仪小姐小心的送上了手镯。

“原来是蔚小姐来了,相比这手镯就是靳总为蔚小姐准备的礼物了。”看到蔚凝静在靳以宸身边,主持人自以为投其所好的说着。

底下一群人也开始跟着起哄,叫着嚷着让靳以宸给蔚凝静带上手镯,还说出了定情之物的话。

元以晴看着,很期待靳以宸会拒绝,他不就那样的么,从来也不应别人的要求啊。

可是靳以宸就在她的眼前慢慢的给蔚凝静带上了镯子,带着镯子的蔚凝静娇羞的笑,拥抱着靳以宸,活脱脱的一对新人,让人好生羡慕。

这样想着的元以晴竟然觉得好难过,有点不能呼吸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元以晴慢慢的退开,躲到一脚的角落里,听着晚会里继续喧闹的声音,好像每一句都在夸赞着靳以宸和蔚凝静。

可是不管如何,好像也与你无关吧,元以晴难道你真的要冲出去,抓现行么,用什么身份?难道用合约妻子的身份抓?只怕更可笑的是你自己吧。

“以宸,你来帮我一下。”正要无声无息的离开的,元以晴又听到蔚凝静撒娇的声音,赶紧退到门里。

然后就看到蔚凝静拉着靳以宸从门口过去,听到了隔壁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又关上的声音。

元以晴心情复杂的从休息室出来,走到隔壁的门口徘徊,但是屋里并未传出任何的声音,元以晴好奇心大发,靠近门想要听个究竟。

“元小姐,你在这里啊,我还在到处找你呢。”背后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还用手推了元以晴一把,然后门就打开,元以晴也很难看的跌倒在门口。

“啊······”紧接着是蔚凝静的尖叫声。

元以晴硬着头皮慢慢抬起头,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蔚凝静礼服肩带一边掉落在臂膀上,整个人靠在靳以宸的怀抱里,靳以宸两手搂着蔚凝静,看起来正是要做某事而被打断了。

“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故意打断两位的,请继续。元小姐,对不起,我没想到你没站稳,我只是轻轻一拍,哪知道你就摔倒了。”

戴瑞看似抱歉的双手合十,急忙道歉,然后伸手去拉还在地上愣着的元以晴,可是在低头的瞬间嘴角就笑开了,但是也随即收住了表情。

“元小姐,你没事吧,来,我们走吧。”戴瑞拉起元以晴,扶起着她站起来,拉着元以晴就走。

元以晴本来以为自己会很生气的大骂靳以宸一顿,或是闪蔚凝静两耳光,但是好像都不太合适。

元以晴在戴瑞的拉扯下,麻木的走出房间,深深的看了靳以宸一眼,没有半分言语,只有沉默。

靳以宸看着元以晴离去的背影,眼神变得冷冽,推开蔚凝静,看一眼蔚凝静,眼神带着威胁警告之意。

转身大步走出房间,想要追上元以晴解释什么,可是追出两步后又停下了,为什么要解释。

他也以为元以晴看到那个场景会大骂自己几句,然后狠狠在语言上占尽蔚凝静的上风的,可是她居然沉默不语。

他分明看到了她眼里的难过、受伤、委屈、还有倔强,不言不语的倔强,靳以宸觉得心里很复杂。

可同时他也很疑惑元以晴怎么会在这里,出门之前只告诉了她今天有晚会,当时也没想着要带女伴,反正在州城大家都清楚他的性子,从来都是按着自己的意愿来,不在意所谓规矩的。

本来是要带着她来的,可是昨天才听她念着今天要去哪里吃什么东西来着,反正就是她关注的东西,就让她自己去。

她又是怎么进来的?还跟着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一起,那个男人还拉着她一起走。

蔚凝静只是拉着自己去休息室,为什么那么巧合的衣服就掉下来,还在刚好的时间元以晴站在门边。

细细一想,靳以宸知道自己是被算计了,眼光一紧,蔚凝静胆子也太大了,连我靳以宸的注意也敢打。

还有那个男人是谁?是巧合还是真的是元以晴的朋友,是蔚凝静的帮手?

“给我查查今天晚上和夫人一起拉晚会的男人是谁?”果断的吩咐着,最好是巧合,不然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也不用在州城继续生活了。

和戴瑞一起出来的元以晴一句话也没说,眼神毫无焦距,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一片空白。

“不好意思,元小姐,你没受伤吧。”戴瑞还假装关心的问问,看着元以晴,拿出手机看到银行发来的信息,满意的的笑了。

元以晴摇摇头,勉强的扯扯嘴角,她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毫无力气,就连被追责的人追着逃跑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

“不过刚才那两个人也是的,也太不注重形象了,怎么说也只是休息室,实在忍不住可以去开房啊,看起来都是有素质的人,不过说实在的,真是金童玉女啊,男的帅,女的也很漂亮,对了,那个男的好眼熟,好像是靳以宸哎。”

戴瑞一边观察着元以晴的表情,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元以晴觉得像极了以前租住的廉租屋楼下喜欢八卦的大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