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跟踪

作者:慕小四 字数:361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停的提醒着元以晴和靳以宸的合约婚姻,元以晴也总是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太在意蔚凝静的挑拨,至少靳以宸还是对自己好的。

但是谎话说了一千遍也会变成真实,何况元以晴清楚,自己和靳以宸的关系也仅仅是那一张纸的联系,合约总有到期的一天。

事实也正如蔚凝静所说的一般,全州城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蔚凝静和靳以宸才是名副其实的金童玉女,而自己也就藏在那张纸下,不能见光,不能见人。

靳以宸是何等身份尊贵的人,而元以晴你,不过就是一个赌鬼的女儿,还狠狠的坑了靳以宸一笔,你要他如何想你,难道在他心里你还能比州城第一千金重要么。

听说,蔚凝静为了能时刻和靳以宸在一起,不惜动用了蔚爸爸的关系,让靳以宸同意她进靳氏集团做靳以宸的秘书。

而元以晴你会什么呢,你别说去靳氏集团工作,就怕连大门也进不去吧。

或许是太闲,或许是最近吃得太少,元以晴竟然觉得自己被蔚凝静给影响了,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就连上街也没有如以前那般去关注吃的。

看着最爱的黑森林和冰淇淋居然提不起食欲,元以晴难过极了,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你看,这走着走着,居然走到靳氏集团的楼下了。看着高耸入云的大楼,元以晴觉得就像自己在仰望靳以宸一般。

看着看着,就看到靳以宸和蔚凝静一起从大楼里走出来,靳以宸一身黑色的礼服,蔚凝静一身大红色长裙礼服,美丽极了。

元以晴恍惚着觉得像是看到一对就要步入殿堂的新人,心里觉得委屈极了。

靳以宸是说过今天有个慈善晚会要参加,可是没说蔚凝静是他的女伴,而且当时自己问需不需要自己去的时候,他明明回答的是不用。

毕竟在一起这么久,虽然是假的夫妻,但是这种场合靳以宸也带着自己参加过几次的了。

不用是什么意思,是不用我这么土得女伴么?有什么了不起,不让我去我还偏要去。

元以晴就站住路口看着蔚凝静和靳以宸坐在靳以宸的车上,车子在她面前呼啸而过。

“师傅,跟上那辆车。”着急的招手给一辆出租车,上车就要求师傅跟上靳以宸的车。

出租车师傅转身上下打量着穿着随意的元以晴,怀疑的看着她,不是吧,这么普通的姑娘不会是要干什么坏事吧。

前面那辆车虽然不知道上面坐的是谁,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座驾,一般人可买不起那个车啊。

元以晴一看师傅的表情,情节之下就发挥了自己的所长。

“师傅,求你了,前面那个车上的是我老公和他的情人,你看我和他一起白手起家,我自己熬成黄脸婆。”边说着还边揉乱自己的头发,看起来还真像黄脸婆,还一边抽抽搭搭的抹眼睛。

“可是他呢,现在成了集团公司总裁,就抛弃糟糠之妻,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连孩子也不管。”

“我今天就是要去抓现行,这样就算是离婚我也能为孩子争取一些抚养费,师傅,求你了。”

眼看靳以宸的车就要消失在视线里,元以晴哭得更大声了,让出租车师傅好不动容,立马发动车子,跟在靳以宸车子后面。

“姑娘,别哭,我保证给你追上他,这种人渣,不要也罢。”一边踩油门,一边还不忘安慰元以晴。

目的达到的元以晴偷偷的笑了,但是又怕师傅发现,就继续小声的啜泣着,紧张的看着靳以宸的车子,时不时还让师傅快点。

靳以宸坐在车里,一连打了几个喷嚏,皱皱眉头,不明所以。

到了晚会地点,靳以宸和蔚凝静凭着请柬进了场,在进场之前,蔚凝静回头看了看,看到元以晴躲在树后的身影,然后不动声色的笑了。

正在元以晴一筹莫展,琢磨着怎么进去的时候,一个穿着浅蓝色西装,红色长裤的男人向她走了过来,元以晴并未注意,倒退着撞上了男人,也撞掉了男人手里的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撞掉了你的东西。”元以晴连连道歉,弯身捡起了男人掉下的东西,拿起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但是元以晴只注意到慈善晚会请柬几个字。

“请柬?是这个晚会的么?”元以晴也不管是否认识对方,激动的指着靳以宸刚才走进去的大门问道。

“是的,我本来也要去的,但是女伴临时有事,一下子又找不到新的女伴,所以这张请柬掉了也没什么关系的。”

男人温和的笑,礼貌的回答元以晴,一脸的春风,一点也不像被女伴临时放鸽子的气馁。

“女伴有事啊。”元以晴拿着请柬一直舍不得放在男人的手里,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要请柬,可是对方毕竟是陌生人啊。

男人看着元以晴的表情神秘的笑了,知道鱼儿已经上钩,就等着看成果了。

“那你不去了么?”咬咬嘴唇,元以晴还是打算开口要请柬。不管了,为了看看靳以宸,就厚脸皮一会了。

“我倒是挺想去的,但是这个晚会要求男士必须带女伴,我现在一个人也进不去的。”男人语气无奈,故意拖长尾音,显得很遗憾。

“小姐,我看你也是一个人啊,可以冒昧的请你帮个忙么?”元以晴正在思考着,还在纠结着怎么说,男人反倒主动开口了。

“什么?帮忙?能帮到你什么?”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看这一身的打扮,也不像是缺钱的人啊,自己这穷酸的样子,能帮什么忙呢。

“可以请你当我的女伴么?这个晚会对我很重要的。”男人诚恳的说着,双眼盯着元以晴,看得元以晴无法拒绝,实际她本来也不想拒绝。

可是毕竟是陌生人,第一次见面就挽歌男人的手去参加晚会好像不太好吧,我只是想要请柬,可不想找男伴。

“你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戴瑞,这是我的名片,很抱歉,冒昧了。”看出元以晴的犹豫,戴瑞赶紧自我介绍,还递上自己的名片,显得诚意十足。

“额······你好,可是······”元以晴接过名片,没太认真的看,想说可是我没有名片呢,但是话还没出口,戴瑞没给她可是的机会。

“小姐,拜托你了,这个晚会对我真的很重要,有个拍卖品是我母亲最喜欢的,我答应要在下个星期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她身体不太好,我不想惹她不高兴。”

戴瑞用祈求的口吻说着,甚至不惜连自己的妈妈也搬出来了。

“好吧,你别这样,我陪你进去就是了。”元以晴看着他的样子,还是有些怀疑。

这个男人看起来穿的花里胡哨的,一点也不像好人,和那些讨债的人差不多,不过为了靳以宸,豁出去了,反正只需要一起走进那个大门就好了嘛,进去以后就两不相干,各走个的阳关大道。

“好的,谢谢你,元小姐。”男人高兴的一把拉起元以晴的手,眼睛发亮的说着。

元小姐?

“你怎么知道我姓元?你认识我么?”听见戴瑞叫自己元小姐,元以晴警觉的问。

“没有啊,你是不是听错了。原来你姓元啊,你好,元小姐,快点我们进去吧,要开始了。”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戴瑞,暗地里骂了一句脏话,赶紧转移话题。

不给元以晴再追问的机会,假装很急的看了一眼手表,拉着元以晴就朝酒店走去。

进了晚会现场,元以晴手挽着戴瑞,目光却在到处搜索靳以宸和蔚凝静的身影,又要小心翼翼的注意不被靳以宸发觉,还要用力抵抗现场美食的魅力,真是好为难元以晴啊。

戴瑞也在搜索某个人的身影,那个人就是蔚凝静,真希望赶快完成任务,这样就可以脱身了。

旁边这个女人挽着自己的手真的觉得好丢人啊,一条简单的素白色短裙,虽然看起来身材还是很匀称,可是她那看着吃的就咽口水的样子真的是和这个场合格格不入。

戴瑞是一秒也不像和元以晴待在一起,这一系列的举动不过是蔚凝静给的数字比较诱人而已。

“元小姐,我去那边和熟识的人打个招呼,要不你先自己待一下,过一会我再来找你。”

晃动着高脚杯里的酒,戴瑞指了指蔚凝静所站的方向,向元以晴解释,语气里没有了半分温度,完全不似刚才认识那边和善。

“好的,你去吧。”回答着戴瑞,眼睛也跟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一下就看到巧笑嫣然的蔚凝静紧紧挨着靳以宸。

赶紧放开戴瑞的手,退到一边的绿色植物摆盆旁边,害怕靳以宸看到自己,躲躲藏藏的,旁边的人都像看怪物一般看元以晴。

元以晴也并不在意,继续专注的看靳以宸和蔚凝静的一举一动。

只看到蔚凝静紧紧挨着靳以宸,是半步也不离开,不管是谁,都能笑容得体的打招呼,靳以宸也是表情温和别人推杯换盏的,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