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要不我来给你换

作者:慕小四 字数:360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老婆,要不我来给你换。”靳以宸慢慢的倾斜过去,向元以晴靠近,嘴角带着戏谑的笑,眼里充满危险气息。

靳以宸向前,元以晴就向后,可是空间就这么大,元以晴退着退着,已经被逼到最角落里。

双手撑开,想要当着靳以宸靠近,但是她的力气哪里是靳以宸的对手,靳以宸一只手轻轻一握,元以晴的一双小手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靳以宸,混蛋,快放开我。”元以晴手不能动,就开始动脚踢,靳以宸早以防住了她的这一招。

双腿一夹,元以晴的双脚也动弹不得了,只能看着靳以宸慢慢靠近,任人宰割了。

“混蛋,对啊,我就是混蛋,而且只对老婆你混蛋。”看着元以晴气鼓鼓的脸庞,靳以宸觉得好玩极了。

更进一步的靠近元以晴,在她的耳边轻轻吹气,耳朵是元以晴敏感的地方,如此一来,元以晴瞬间软下来了,全身无力,靠在了靳以宸的身上。

一靠,瞬间整个车上的气氛热烈起来,靳以宸感觉到空气都是躁动的,元以晴则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

慢慢的,眼神迷离的两人慢慢靠近,两人的嘴唇慢慢靠近,毫无经验的元以晴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跟着靳以宸的节奏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排想起了敲门声,惊醒了两人。靳以宸放开元以晴,瞬间觉得自己失了态。

靳以宸啊靳以宸,你什么时候像个刚成年的小伙子,接个吻至于这么忘我么,要是别人知道,一世英名何在。

元以晴则是慌乱的想去打开车门,她觉得自己现在心跳加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想离靳以宸远一些。

已经清醒过来的靳以宸拉住了她,指指了礼服的袋子,转过身不看元以晴。

元以晴也不好意思再闹,小心的拿起礼服换上,但是背后的带子自己是无法系上去的,眼前也只有求助靳以宸了。

“那个······背后的带子我自己系不上。”小声的说完,扯扯靳以宸的衣袖。说完后元以晴就后悔了。

元以晴,你怎么像个犯错的小孩子,本来应该是他理亏的啊,干嘛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想着又挺直了背,靳以宸小心的给元以晴系上后背的带子,骨节分明的手指不小心又触碰到元以晴光滑的背,两人都默契的让开彼此。

换好衣服,元以晴看了看妆,好在没有花,补了点口红,向靳以宸表示可以走了。

开始两人还一前一后的走着,到门口时,靳以宸自然得弯起手等待着元以晴,元以晴也默契的挽着他。

两人一出现,就是聚光灯的聚焦之地,各家媒体都很想拍一张,但是看到靳以宸都自动收起了那些藏在底下的东西。

州城没人不知道,靳以宸是不上新闻不上杂志的,除了经过他自己允许的。

尽管如此,每个人的眼光都没离开过两人身上。靳以宸一直都是大家的焦点,大家关注并不奇怪。

今天的元以晴一身淡紫色长裙礼服,修饰很少,但是与她的纯净的气质是相当的符合,看起来气质又提升了几分。

不知道她的人纷纷在讨论着,锦大少爷又从哪里挖来了宝贝。这话听在也在晚会现场的蔚凝静耳朵里,自然就不高兴了。

“以宸,你来了。”放开靳子修的手臂,蔚凝静摇曳生姿的走到靳以宸身边,款款的笑着。

边说话边往靳以宸和元以晴中间站,想要分开挽着的两人,看着这情景,元以晴也打算放开靳以宸往一边站,没想到靳以宸却伸手拦住元以晴的肩膀。

巧妙的避开了蔚凝静的靠近,手臂上也用力不动声色的捏了一下元以晴,似在警告元以晴。

蠢女人,真是太大胆了,居然想要把我让给别的女人,都不知道要做好妻子的本分了。

也像是在宣誓自己现在有元以晴在身边了,告诉蔚凝静离自己远些。

“凝静,你也来了。”尽管手上的动作如此,嘴上还是说着好听的话,保持着优雅的笑容。

元以晴撇撇嘴,真的是商人啊。

这一切都看在不远处的靳子修的眼里。暗地里幸灾乐祸的笑笑,走到蔚凝静身边,伸手拦住蔚凝静的腰,向着靳以宸打招呼。

“哥,你来了,凝静都等你好久了。”一语双关的说着,只有知道的人才知道地下如何的波涛汹涌。

看似给蔚凝静解了围,实际上又推入了另一个深渊。蔚凝静生气得又不好发作,只好继续傻笑着。

元以晴则在旁边看着这一场好戏,虽然不太懂他们几个之间的恩怨,但是元以晴觉得蔚凝静也是一个可怜人。

接下来的一整晚,靳以宸在忙着应付各个合作伙伴,元以晴则在忙着找各种美食。

她穿着优雅的礼服,可是一看到吃的那亮眼放光的样子,好像穿多优雅的礼服都没用了。

尽管各忙各的,靳以宸的视线也从未离开过元以晴十秒以上,随时关注着她的动向。

虽然想着是怕元以晴又不顾吃相丢了自己的脸,实际是担心傻乎乎的姑娘又被谁欺负了,刚才蔚凝静怨恨的目光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关注的,同样,蔚凝静的迷恋的眼神也随时在跟着靳以宸移动。

靳子修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又嫉妒又高兴,嫉妒的是从小到大,同是姓靳,靳家所有好的东西都是靳以宸的,而自己像个摆设一样。

就连这些女人也是对靳以宸趋之若鹜,对他靳子修就看也不看两眼,虽然他不是真心喜欢蔚凝静,但是为了得到靳家的掌控权,蔚凝静也只能是他的人。

一边走在蔚凝静的后面,带着邪魅的笑容应付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一边在心里嘲笑着蔚凝静。

本来就郁闷的蔚凝静看着一直跟在身后的靳子修气不打一处来,仗着自己在州城的地位,也不管这个晚会是否重要,恶狠狠的瞪一眼靳子修甩手走了。

“给我查查靳以宸身边那个女人的来历,越详细越好,越快越好。”

坐在车上的蔚凝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元以晴既不是娱乐圈红人,也不是州城的哪家千金。

在州城能上得了台面的世家女孩还没有她不认识的,就算叫不出名字,总是脸熟的,谁叫那些女人总是有事没事就找她呢。

突然出现在靳以宸的身边实在是不符合常理,之前只觉得是靳以宸看厌了这些千金小姐,想找点野菜换换口味,她倒也没太在意。

可是靳以宸三番五次的带着她出现在这种重要场合,还明目张胆的袒护她,蔚凝静感到了危机感。

不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想要抢走她的男人是不可能的。

以前一直享受着靳家两兄弟的追求,左右逢源,蔚凝静享受得很,不想早早结束。

她还没点头,靳以宸怎么可以换人,让她这个州城第一千金的脸往哪里放,在众人眼里,他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刘妈,今天的饭菜好丰盛啊,是家里要来什么重大的客人么?”

广告拍了告一段落,无聊赋闲在家的元以晴蹦蹦跳跳的到处串,和佣人们打成一片,大家都知道她只爱吃的,所以厨房也是她最喜欢去的地方。

这不看到今天的菜样多了两个就开始叽叽咋咋的问,是不是还悄悄偷两块在嘴里,被主厨师傅看到后又无奈的装无辜,大家拿她也没办法。

她嘴里的刘妈,也不过是靳家厨房里打杂的阿姨,家里没什么亲人,女儿远嫁,一个人也在靳家待了好多年了。

“你不知道?今天啊,是大少爷的生日,所以特意多加两个菜。”

刘妈手上没停下,一边忙碌着一边回答元以晴,脸上都是慈祥的笑容。

年级虽然大,但是做事有条不紊,这也是她能一直在靳家做事的原因之一。只从元以晴来了以后,接触多了觉得这个少夫人也没什么架子,就把她当自己的女人一般的关爱着。

就连称呼,在元以晴再三的要求下,都直接省略掉尊称,说话也是一样的随和。

“靳以宸的生日?怎么不早说呢?他的生日就这么过?不是应该很多人一起热热闹闹的过么?”

元以晴惊讶极了,那个冰块脸不会连过个生日都要和脸色相互呼应吧,冷冷清清的过?

像他那样的天之骄子不是应该有很多人争着抢着给他过生日么,怎么可能就是简单的加两个菜就算过了呢。

好像也没有看到蛋糕啊。元以晴的脑袋里一千个疑问,怎么也想不明白。

“是啊,大少爷每年的生日都过得冷清,从来都是自己家的人在,没有别人的。”

“以前啊,老太爷在的时候还热闹一些,现在老太爷在养身体,全家顾及也就没人记得了咯。”

刘妈慢慢悠悠的说着,停顿了一下手上的事,说完还轻轻的叹了口气,眼里全是无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