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气死了

作者:慕小四 字数:358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助理,给我滚过来。”元念蕾用尽全身力气喊了半天也无人答应,回头一看,助理和司机早已不见了人影。

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骂人,电话已率先响起来,是助理和司机的辞职短信。元念蕾没底气再呆下去,一跺脚走了。

“元小姐,没事吧。”大家一拥而上,纷纷关心的拉着元以晴问。元以晴笑笑,表示没事。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元以晴觉得是大起大落几遭,虽不算看尽人间百态,但是也懂得这是一个复杂之地,凡事想要一步而就都是不可能,唯有自己认真踏实才可能。

“真是气死我了,莫名其妙的挨巴掌。元以晴,你是天生长得像专门挨巴掌的人么。”

元以晴一边扶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脸庞,一边吃牙咧嘴的嘀嘀咕咕着走进靳家大门。

“啊·····走路不看人啊。”一下撞到一堵肉墙,刚好又摩擦到疼痛的脸庞,元以晴郁闷的想骂人。

“你在说你自己么?”靳以宸无语的看着还低着头的元以晴,调侃的说。

对哦,好像是自己一直在低着头,没注意看路,更没说看人了,好吧,那就大度的原谅他好了。

听到是靳以宸的声音,元以晴想着这个狼狈的样子还是不要被他看到了,不然以他的毒蛇肯定又是一顿嘲讽。

“好吧,我走了。”担心被靳以宸看到脸上的伤,元以晴侧过身子,斜着从靳以宸面前走过去。

“站住。”这小丫头今天太不正常了,居然背着我走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不要,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啊,我又不是你养的小狗。”

停顿一下,元以晴撅噘嘴,头也不回潇洒的继续往前走。心里在呐喊着放过我吧。

靳以宸自然是不可能让她如愿的,到现在为止,从公司到家里,还没人能违背他的意思呢。

然后发挥了大长腿的优势,几步走到元以晴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看到她脸上骨节分明的五指印。

眼神紧了紧,复杂的情绪翻腾而过,拉着元以晴的手掌不自觉的用力捏紧。

“唔······干嘛啊,你弄疼我了。”元以晴郁闷的吼着,皱皱眉头,想着脸上的指印要吃多少冰淇淋和黑森林才补得回来。

“谁弄的?”靳以宸声音不自觉的变得冰冷起来,像是要把动手的人大卸八块才满意。

“还问,还不都是你的功劳,你看,我替你背黑锅了吧,说吧,买多少冰淇淋和巧克力补偿我?”

翻翻白眼,元以晴假装恶狠狠的看着靳以宸,眼睛一转,突然觉得冰淇淋和黑森林好像都有着落了。

“是元念蕾。”聪明如靳以宸,一听就知道,和元以晴有关,还能被别人打成这样,还是他插手处理过的,除了元念蕾也没有别人了。

所以这句话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不过他靳以宸的女人也不是谁都可以动的,虽然不是公开的关系,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他的人。

“张助理······”靳以宸半句话也没多说,拿出电话就给助理打电话。

“哎哎······你要干嘛?”靳以宸话才说一半,元以晴已经胆大包天的从他手里抢过了手机。

不用想都知道他要干嘛,元念蕾的事说到底他也是为自己好,但是现在的元以晴不太在意这个事了。

被抢走手机的靳以宸手悬在半空中,疑惑的看着仰着头,一脸天真的元以晴,他本来以为她会让自己好好收拾一下元念蕾的。

“我知道你要干嘛,算啦算啦,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个事,我自己都不在意了。”

“其实我觉得她挺可怜的,还没我幸福呢,是不是?”说着说着,元以晴眼神迷离的笑,看着靳以宸,觉得有个人保护自己的感觉真的很好呢。

靳以宸觉得心里一阵,眼前这个女孩在别人看来是多么的可怜,家境贫寒,还无一技之长,演艺之路也不顺畅。

可是她却轻巧的说出觉得自己很幸福的话,靳以宸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独特又别致的女孩子。

心里不知觉的升起怜惜之情,有着想要好好保护她的冲动,想在未来的路上都对她好的冲动。

真是个傻女人啊

“行了行了,别愣着了,要补偿我是不是?给我买多多的冰淇淋和黑森林吧,我还要巧克力。”

只要想到吃的,元以晴好像就可以忘记了所有的疼痛,转身就要拉着靳以宸去买零食去。

瞪了元以晴一眼,靳以宸拉着元以晴转身进了屋,在上楼之前又吩咐了管家去买元以晴觉得是美味,而他完全搞不懂的乱七八糟的零食。

元以晴这才满意又顺从的跟着他上了楼,一路还傻笑,念叨着各种吃的,靳以宸觉得自己无法理解眼前这个女人的思维。

从储物柜里找出医药箱,细心的用棉签对元以晴脸上的伤消毒,又吩咐佣人准备了冰袋,给元以晴敷脸,疼得满屋子都能听见元以晴夸张的叫声。

脸稍微消肿后,元以晴那些梦寐以求的零食也已经乖乖的躺在桌子上等着她了,瞬间尖叫声就变成了呵呵的傻笑声。

站在二楼楼梯口看着蹦蹦跳跳下楼的元以晴,嘴角也开始不自觉的上扬,就连站在一边的管家和佣人也被元以晴的笑声传染着。

靳以宸发现,自从元以晴到来以后,靳家好像也越来越热闹,每个人脸上多数时候都是笑着的。

就连一向讨厌靳以宸,见不得靳以宸好的凌曼,靳子修也是笑的,她觉得削弱靳以宸实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妈,看来你这一计还是有用的,现在我那个伟大的哥哥已经开始围着那个土包子姑娘转了。”

站在门后的凌曼母子看着这一切,满意的露出了诡异的笑。

“那是,傻儿子,等你娶了蔚家的蔚凝静,到时候就是强强联手,有蔚氏集团的帮助,你做靳家的当家人不就指日可待了么。”

凌曼妖娆的笑着,打着如意算盘,好似靳家已在她的掌控之中了一般,靳子修在一边笑着点头。

日子在元以晴的欢声笑语中慢慢渡过,有元以晴在家,靳以宸除了偶尔去看望住在半山别墅修养的靳振国,其他时候都会按时的回家,有时还去接在片场的元以晴。

虽然没有了之前的积极情绪,但是元以晴还是负责任的去认真拍每一场戏,虽然也小有风波,但是过得还算充实平静。

自从上次的事之后,元以晴阻止了靳以宸的报复动作,但是靳以宸不放心,还是暗中派了人不定时的去查看元以晴的安全动态。

渐渐的,两个人都把彼此当做生命力自然而然的存在。靳以宸每一次都会以自己只是不愿意别人伤害元以晴为借口,实际已经把他放在了心里而不自觉。

元以晴也没有发现自己最近想念徐明远的时间越来越少,越来越淡,反而是在该看到靳以宸的时间看不到而担心焦躁起来。

“答应来接我的?怎么还不来啊?一会非得让你下血本买两百个冰淇淋赔罪不可。”

拍完广告的元以晴看着同事们一个个都走了,一个人站在路边百无聊奈的踢石子,嘴里念念有词。

“上车。”元以晴正要拿起电话催人,车子已经停在她的面前了。靳以宸还是一如既往的说话不带表情,元以晴也慢慢习惯了。

“你迟到了三十分钟,你要买三百个冰淇淋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坐上车也停不下来,开始叽叽咋咋的讨价还价。

“后座有衣服,自己换上吧,今天有个晚会要参加,把自己倒腾整齐点,别丢我的脸。”

一边指挥司机降下前排遮挡的隔板,一边吩咐着元以晴。

因为是临时要去参加的晚会,本来是计划着先带元以晴去礼服店换衣服,再去沙龙馆做头发再去的,谁知道竟然堵车堵一个小时,只好按着自己的眼光给元以晴挑了一件礼服。

“什么?在这里?我不要。”元以晴一听靳以宸的话,第一反应就是双手抱胸。这个家伙居然让我在车里换衣服,而且他自己还坐在旁边。

虽然前排隔板已降下来,但是车里还是有人的啊,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是也是好好良家妇女,没这么开放。

当然要除掉下药的那一次。

虽然有了第一次,可是从来没有过第二次啊,两人可是各睡各的,没有过什么实质上的亲密接触,这也是合约的内容。

“挡什么,又不是没看过,再说你也没什么料可看。”靳以宸上下打量元以晴一番,不屑的说,嘴角是忍不住的笑意。

“笑,再笑。就是不换。”元以晴自动坐离靳以宸,直接坐到车门边上了,要不是门还关着,靳以宸觉得她就要掉下去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看着这个样子的元以晴,靳以宸玩心大起,突然想逗逗眼前的小女人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