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闯下大祸

作者:慕小四 字数:378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被拒绝后,女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她不服气的问:“为什么?你能跟这种低俗的女人一起吃饭,却要拒绝我的好意,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

说话间,女人轻蔑的看了一眼元以晴,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实在让人恶心。

元以晴将一块牛排塞进嘴巴里,她越想越生气,哪里来的女人,说话这么没礼貌?

“美女,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低俗的女人?”元以晴不甘示弱的反驳道:“看你长的挺漂亮的,怎么说起话来,这么肤浅呢?”

“说你低俗,你还不承认?”女人不屑的冷哼一声:“你背的包,是爱马仕15年的淘汰款,而且还是A货,你这身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地摊货,像你这种女人,要是不卖弄妖娆的去勾引男人,你能进的起这么高档的餐厅?”

元以晴脸色一变,她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继续道:“本小姐天生丽质,就算穿着一身地摊货,也能勾引男人,可是你呢?呵呵呵…不觉得很悲哀吗?”

狂妄的笑声,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女人一听,整张脸都被气的扭曲了。

“你……”

见女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元以晴抬起手,故意把红酒杯碰倒了。

腥红的液体,洒在了女人的裙子上。

“你是故意的?”女人怒吼道。

“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肯定不会相信,所以我只能说,我就是故意的。”元以晴坏笑。

反正有靳以宸在,她不怕没人给自己擦屁股。

“你给我记住,我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搭讪不成功,反倒吃了一憋,女人气冲冲的走了。

元以晴冲着女人的背影,喊了一声:“衣服我可以赔你…”

见女人已经走远了,元以晴得意的挑了挑眉头,不削的说:“敢跟我斗,不自量力。”

靳以宸不说话,他看着元以晴,深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阿?”元以晴不解的问:“要不是我机智,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你现在哪有这么清闲?”

“感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可以在支票上多加一个零,我想我会很喜欢的。”

提到钱,元以晴立马变成了一副小市民的嘴脸。

“你知不知道你闯下大祸了?”

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元以晴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意思?”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靳以宸故弄玄虚道。

元以晴纳闷不已,她这是好心办了坏事?

想来刚才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简单的角色。

……

车子行驶在充满异域风情的街道上。

“穿成这样,你要带我去哪里?”

元以晴身穿一套白色的包肩纱裙,胸口处的镂空设计,恰到好处的暴露了诱人的美好。

元以晴的身材很好,稍微打扮一下,更是明艳动人。

“去见一个贵客,他是我父亲的朋友,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靳以宸熟练的转动着方向盘,低声道:“他叫安在远,是景峰文化的创始人,这次我来法国,有一笔拓展生意,想跟他谈,一会见到他,你机灵点!”

对于安在远这个人,靳以宸并不熟悉,他只记得,小时候好像见过一面?

“你谈生意就谈生意呗,拉着我干什么?”元以晴坐在副驾驶座上,不舒服的扭动着身体。

她也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就是感觉身上很痒,可能是穿不惯这种名贵的衣服吧。

“怎么?你对我的决定,有异议?”靳以宸语气不满的问。

察觉到靳以宸的情绪,元以晴立刻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不懂,你带我去,万一闹出了什么笑话,不是给你丢脸嘛?”

她口是心非的模样,在靳以宸面前,不管怎么伪装,都没有用。

“我带你去,自有带你去的原因,女人有的时候,要学会安静,不然会招人烦的。”靳以宸冷冷的丢出了一句话。

元以晴表面上在附和着,其实心里各种的不爽,她扭头看着窗外,故意吐舌头做鬼脸。

她心想:去就去嘛,干嘛摆出一副全世界都欠你钱的样子?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栋古堡前。

华丽的城堡,被神秘的气息笼罩着。

元以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原来现实中,真的有这么梦幻的古堡!

她想象着,住在里面的人,一定是王爵贵族。

“靳少爷,你好,里面请。”绅士的管家,站在门口迎接。

靳以宸礼貌的点头笑笑,只见他拉着元以晴的手,往古堡里走去。

一路上,元以晴都处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中,她不是在做梦,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壁炉旁,放着一个深色的欧式沙发,一位年过五旬的中年男人,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蜷缩着一只慵懒的猫。

看见靳以宸,男人起身打招呼:“以宸,你跟你父亲,简直太像了。”

似乎是很多年没有见过了,男人看到靳以宸的第一眼,脸上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安在远是靳以宸父亲的生前好友,两人从大学开始相交,一起打拼事业,后来靳以宸父亲过世,安在远认为自己没有照顾好兄弟,自责一生。

离开州城伤心之地,到国外发展,辗转多地,最后定居巴黎,只因巴黎是和靳以宸父亲相识之地。之后一直以公司股东的身份存在,却从未露面,所以靳以宸对他并不熟。

“安叔叔,好久不见。”在安在远面前站定,靳以宸有礼的鞠了一躬,并开口问好,脸上带着平和的笑意。

“以宸,快坐,不必拘于那些礼节的东西。”在靳以宸的问候声中,安在远才回过神来,亲切的招呼靳以宸坐下。

虽然也偶尔在商务杂志上看到靳以宸的身影,但是看到眼前真实的人,若不是自己清醒的知道靳成君已不在了,还以为是靳以宸的父亲活过来了,又重新站到自己的面前。

想着想着,安在远思绪的飘了好远,被端茶过来给靳以宸和元以晴的佣人的脚步声打断。

而元以晴一直保持在外太空的神态,她觉得这就是在梦里才见到的场景。

刚搬去靳以宸家的时候已经觉得够奢华的了,现在简直觉得像是置身于童话故事中一样,眼神里全是好奇和新鲜。

靳以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简直不能理解这个女人的思维。

“靳少爷,请喝茶。”

“夫人,请喝茶。”管家始终是经验老道的,看到进来的时候靳以宸是一直拉着元以晴的。

实际上靳以宸之所以一直拉着她,是担心元以晴看到好吃好玩的管不住自己,到处乱跑,闹笑话的时候。

在管家和善的声音中元以晴才傻笑傻笑的坐下。安在远也注意到了靳以宸身边的元以晴,上下打量了一下。

五官不是很出众,但是光坐在那里就觉得有一种光芒是掩盖不了的,尤其是眼神里纯净难能可贵,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见识过各色各样的人,眼神还能保持得像个孩子的已经很少见了。

安在远一边看一边慈祥的笑着点头,像是看自己家的儿媳妇,越看越满意。

“安叔叔,您好!”吐吐舌头,知道靳以宸又在旁边鄙视自己了,元以晴还是礼貌的问候。

“以宸,你不给叔叔介绍一下?”看到元以晴的小动作,安在远忍俊不禁。

“安叔叔,我叫元以晴。叔叔,你家好像童话里的城堡一样,我可以去参观参观么?”

靳以宸还没开口,元以晴已经自己主动回答了,还附带上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说完又觉得好像不妥。

在来之前靳以宸可是要求过自己要安分机灵一点的,所以悄悄的用眼角瞧了瞧靳以宸,不出意外的看到靳以宸不耐又隐忍的表情。

倒是安在远把两人的小互动都看在眼里,呵呵的笑出声。好久都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去吧去吧,随便看,就当在自己家一样。

所谓爱屋及乌就是这样吧,不过除掉靳以宸的关系,他也是真的很喜欢这个纯粹的女孩子。

话音刚落,元以晴已经从沙发上嘣起来了,可是她忘记自己穿的是长礼服了,一不小心就踩上了裙摆,差点摔倒,还是靳以宸眼明手快的伸手扶住了她。

看到手忙脚乱的元以晴,靳以宸心里真有点后悔带着她来了,安在远和一边等着招呼的管家倒是笑开了眼。

元以晴不好意思的站正,尽力控制自己的兴奋,心里还在想着会不会有一个其他无比的厨房,可以找到好吃的呢。

“不好意思,安叔叔,让您见笑了。”

靳以宸嘴角抽蓄,礼貌的收拾着元以晴留下的烂摊子。

“不必在意,以宸,率性而为的孩子也很可爱。”

“对了,你这次过来的意思我已经了解了一些,你详细给我说说你的想法吧。”安在远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

另一边元以晴正在欣赏着风景,眼睛咕噜咕噜转,到处看着,双手提着裙摆,跑着跑着还觉得不尽兴,干脆把高跟鞋也脱掉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