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抱负远大

作者:慕小四 字数:408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抱负,真够远大的!

靳以宸看着元以晴,眉宇间挂着一丝忧愁。

“一朝成名,坐享荣华富贵,你可知道这背后,要承受多少压力?多少流言蜚语?”

元以晴的天真,让靳以宸担心。

“比饿肚子还难受吗?”元以晴突发感慨:“小时候,我经常吃不饱饭,每次挨饿,我都在想,是不是有钱了,就不会饿肚子了,于是我努力挣钱,为的就是能吃饱饭。”

“当不当什么大明星,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永远都有吃不完的美食就好了。”

靳以宸终于明白,元以晴为什么这么爱吃了!

……

超市。

元以晴推着购物车,在零食区转悠。

难得她肯为自己大出血一次。

买好东西后,元以晴拎着购物袋,走出超市。

这时,有一群人突然蜂拥而至,将元以晴团团的围住了:“有媒体爆料,说你被人包、养了。”

“网上流传着你的艳照,据说你在成名前,是拍三、级、片的?”

“有人看到,你跟靳家大少爷深夜出入酒店,请问一下,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是靠潜规则上位的吗?”

“…………”

接重而来的问题,把元以晴问懵了。

什么艳照?什么包、养?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这样的阵势,元以晴害怕了,她一直不断的后退,想要找机会逃走。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元以晴拼命的摇头,在后退的时候,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记者并没有打算放过元以晴,继续逼问她。

元以晴惊慌失措的说:“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用双手捂着耳朵,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这些记者,就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一样,不问出点什么,死也不肯放过元以晴。

……

病房里。

元以晴蜷缩着身体,靠坐在床头,她双手抱着膝盖,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

听到脚步声,她下意识的抬起头,眼中写满了恐惧。

“已经没事了!”靳以宸倒了一杯热水,走到病床边:“先喝杯热水吧。”

看到靳以宸,元以晴紧绷的身体,瞬间松懈了:“怎么会这样?”

还未成名,她已经声名狼籍了?

“事情还在调查。”靳以宸淡淡的说。

元以晴深吸了一口气,她扭头看向窗外,眼神迷离的说:“或许,我不适合这个圈子吧!”

想想以前,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虽然钱少的可怜,但是没有这么多是非。

如今,她犹如众矢之地一样,被很多人盯着,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炒的声名狼籍。

“娱乐圈不就是这样,勾心斗角,无中生有,想要在这个圈子混下去,必须得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听了靳以宸的话,元以晴沉思道:“我不想过这种生活了,每天被人指指点点的,真的很累。”

比如元念蕾,表面上看着光鲜亮丽的,其实都是包装出来的。

什么青春善良,美艳动人,卸了妆跟普通人一样。

在这个充满谎言的圈子里,元以晴累了,真的累了。

“过两天陪我去一趟法国,爷爷让我们去看一个故人。”靳以宸说。

现在州城对元以晴来说,就是一个是非之地,暂时带她离开这里,避避风头也好。

看到元以晴担惊受怕的样子,他会莫名的心痛不安。

趁着这个时候,出去散散心吧。

……

巴黎,是闻名世界的时尚都市。

这里是元以晴一直向往的地方,梦想中的时装秀,浪漫的异国风情。

一下飞机,元以晴便忘乎所以了,她举起手机,大喊道:“快来帮我拍张照片。”

这一举动,让靳以宸觉得很丢人。

“有什么好拍的!”他不以为然的走了。

见靳以宸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元以晴赶紧追了上去:“人家就是想拍照嘛。”

她踮起脚尖,一把搂住靳以宸的肩膀:“来,我们合影一张,笑一个。”

靳以宸抬起头,画面中的俊脸,写满了不情愿。

咔咔咔,元以晴按下了快门键…

靳以宸很头疼,原本他想着,元以晴心情不好,所以才带她出来散散心,看来是他多心了?

这女人,自愈能力很强大!

酒店前台。

靳以宸用英文跟前台小姐沟通。

元以晴站在一旁,她什么都听不懂。

办好手续后,酒店的服务生过来帮忙搬行李,折腾了好一会,元以晴才舒服的躺在了床上。

“你不是说,要去见朋友吗?什么时候去?”元以晴在床上滚了一遍,随口问道。

玩归玩,正事不能耽误。

“等我安排一下!”靳以宸扯掉领带,坐在沙发上休息。

脱掉西装外套,白衬衫的扣子解开三个,卷起袖子,他端着水杯,走到落地窗边,拉开了窗帘。

褪去了平日里的严肃,靳以宸现在的样子,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元以晴趴在床上,她偷偷的瞄了一眼靳以宸的胸肌,一下子羞红了脸。

想什么呢?

气氛有些尴尬,元以晴问:“晚上吃什么?”

用美食来填补内心的寂寞,这比较靠谱。

可是这个时候,思想怎么不受控制了呢?满脑子都是污污污的画面。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靳以宸转身,一眼就注意到了元以晴的脸,红的似乎不太正常。

“没…没什么,屋里太热了,我喘不过来气。”元以晴把手当作扇子,不停的扇风。

她不敢看靳以宸的眼睛,那双深邃的眸子,好像会看穿她的心思一样。

“很热吗?”靳以宸放下杯子,慢步走到床边:“你该不会是想了什么不该想的事情吧!”

他语气暧昧的暗示道。

什么叫不该想的事情?说的她好像是污女一样。

“懒得跟你说,我去洗澡。”元以晴翻身下床,悻悻的往洗手间走去。

滚烫的大手,一把扣住元以晴的手腕,将她拉入怀里。

元以晴的后背,紧紧的贴在靳以宸的胸口,她能听得到他的心跳声,一团炙热的火焰,在身体里上串下跳着。

元以晴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想推开靳以宸,可是身体软绵绵的,根本没有一点力气。

修长的手指,顺着元以晴的脸庞,一路滑下,停在下颚处:“看吧,你的身体,比嘴巴要诚实。”

温热的气息,吐在耳畔。

元以晴咽了咽口水,她这是怎么了?一靠近靳以宸,大脑就会空白一片,丧失理智。

这男人,怕不是有什么魔力吧。

“靳以宸,放开我!”元以晴挣扎了几下。

她不能一次又一次的被靳以宸征服…

元以晴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不能对靳以宸产生任何的幻想。

今天不克制自己,将来受苦的人,就会是她自己!

“不想要?”靳以宸言语露骨的挑逗元以晴。

作为一个男人,他能感觉的到,元以晴身体的变化。

虽然他隐忍的很辛苦,可是最后的理智,还是有的。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元以晴用胳膊肘狠狠的抵了一下靳以宸。

腹部一痛,靳以宸松开了元以晴,他吃痛的说:“元以晴,你想谋杀亲夫阿!”

他们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不是吗?

那一夜,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这都被你发现了,你死了,我就可以继承一大笔财产了。”元以晴做了一个鬼脸,转身跑进了洗手间里。

把门关上,她靠在门板上,深呼吸着。

刚刚她差一点就要沦陷了!

珍爱生命,就要离靳以宸远一点。

……

两人去餐厅吃饭,元以晴点了一桌子菜,反正不用自己买单,不吃白不吃。

一旁的服务员,都在议论纷纷,他们能吃得完吗?

牛排,鹅肝,红酒,沙拉,元以晴把餐厅里所有的美食,全都点了一遍。

靳以宸倒是不在乎钱,他有点担心元以晴会被撑坏了。

在国内,元以晴基本没吃过西餐,所以她根本不会用刀叉。

元以晴左手拿着刀,右手握着叉,她一边认真的琢磨,一边抱怨道:“这外国人吃饭,未免也太麻烦了吧!”

看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美食,却不知道怎么下手,这对元以晴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察觉到元以晴的窘迫,靳以宸慢条斯理的说:“西餐,是一门高品质的艺术,尤其是法国人,对饮食非常的讲究,所以法式菜肴被列为西餐之首,当然它的用餐顺序,也是相当繁琐的。”

“你左手边的叉子,依次是鱼叉,主菜叉,沙拉叉,右手边是主菜刀,鱼刀,汤匙……”

元以晴听的有点迷糊,她只记得刀叉两个字。

“你别说了,我一个也没记住。”元以晴眼巴巴的看着牛排,口水直流,哪有心思听靳以宸说话!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走到餐桌边,嗲声嗲气的问:“帅哥,我注意你很久了,有没有兴趣交个朋友?”

女人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她极尽妩媚的样子,令人着迷。

性感的紧身衣下,包裹着一具完美的身材,深v的领口设计,故意露出了诱人的饱满。

“对不起,我没兴趣。”靳以宸冷冷的丢出了一句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