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天生丽质

作者:慕小四 字数:406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胖男人意图不轨的想摸元以晴……

“我先干为尽了!”元以晴机灵的后退一步,仰头喝掉了杯中酒。

见元以晴如此爽快,陈总面露欣赏之色:“好,我喜欢。”

他突然抓住元以晴的手,肆意揩油:“皮肤真滑…”

元以晴觉得恶心,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男人的力气很大,他抓着元以晴不放,甚至还想做更过分的举动。

啪!

元以晴心下一急,失手给了男人一巴掌。

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男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见自己闯了大货,元以晴下意识的想要逃走,可是不等她转身,便有两个黑衣人朝着她走了过来。

“给我抓住她!”男人恶狠狠的命令道。

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一左一右的架起了元以晴。

“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竟然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在娱乐圈混了!”胖男人一把捏住元以晴的下巴,恐怕道。

元以晴挣扎着:“放开我。”

她拼命的扭动着身体,企图反抗。

“臭丫头,看我怎么教训你。”男人走到元以晴身边,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

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导演站在一旁看热闹,没有一点想救元以晴的意思。

“你想干什么?”察觉到一抹危险的气息,元以晴大喊:“救命…救命阿…”

在坐的每一个人,好像都在等着看一出精彩的好戏?

现场直播,的确是一出好戏。

元以晴喊的嗓子快要哑了,就在这绝望无助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住手!”

冰凉刺骨的声音,此刻在元以晴听来,是温暖的。

“靳少爷,你来的正好,她……”

胖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靳以宸打断了:“她是我的女人。”

现场一片哗然。

元以晴震惊的看着靳以宸,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她是他的女人?

心里涌起了一丝暖意!

靳以宸脱下外套,慢步走到元以晴身边,体贴的套在她身上:“没事吧。”

他温柔的声音,仿佛带着醉人的魔力。

有那么一瞬间,元以晴真的相信了,他是关心她的。

“没事!”元以晴摇头,眼中含着泪光。

第一次,有人在她被欺负的时候,挺身站出来了。

这种温暖,让元以晴很感动。

……

回到家里,靳以宸冷着一张脸,愤怒的指责道:“为了上位,你已经不择手段了吗?”

他很生气,自己竟然看错了人!

一想到元以晴被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盯着,他就浑身不舒服。

元以晴已经很委屈了,再被靳以宸责骂,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是,我就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元以晴赌气的说:“你第一天认识我吗?要不是因为钱,我怎么会爬上你的床。”

她故意贬低自己来气靳以宸。

“既然你这么下贱,那我就成全你。”靳以宸一把抓住元以晴,将她拉入怀里:“你想上位是不是,我成全你,娱乐圈天后,或是更高的位置,我都可以给你,那么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了?”

密不可分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侮辱的字眼,让元以晴很难堪。

“放开我?”元以晴挣扎。

“怎么,你愿意讨好那些老男人,不愿意陪我?”靳以宸语气不满的讽刺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扭扭捏捏的做什么?”

大手,在元以晴的肌肤上游走。

元以晴浑身战栗,她对靳以宸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抵抗能力。

这个男人,好像自带魔力一样,所有靠近他的女人,都会被他迷的晕头转向的。

“靳以宸,你别太过分了!”元以晴怒吼。

她恨不得把靳以宸大卸八块了…

“我们各取所需,有什么问题吗?”靳以宸反问。

元以晴被气的浑身颤抖,可是却无力反击。

靳以宸说的对,他比那些老男人好多了!

“你说的对,我没有资格挑三拣四。”元以晴不再挣扎,她伸出手,去解靳以宸的衣扣:“靳少爷,我这就好好伺候你…”

她赌气的言语,在靳以宸听来,是那样的下作。

白衬衣上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了,白皙的手指,抚摸着矫健的胸肌。

靳以宸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皱着眉头,恨不得把元以晴掐死。

“滚开,你这种女人,本少爷不稀罕!”一把推开元以晴,靳以宸转身走了。

跌坐在沙发上,元以晴委屈的哭了。

“靳以宸,像你这种衣食无忧的大少爷,怎么可能会明白,弯腰的滋味?”

“这世界,是不公平的,有的人走捷径,有的人有背景,像我们这种没有家世,没有背景的人,就算努力了,也不会有人看见。”

元以晴对着靳以宸的背影撕喊道。

靳以宸的眉头,越皱越紧,心揪的紧紧的。

或许吧,这世界是不公平的。

……

粉色公主房里,元念蕾坐在梳妆台前,她看着镜子中姣好的容颜,满意的笑了。

“元以晴那个贱人,怎么能跟我比?”她一拍桌子,生气的吼道:“明远哥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

一提起徐明远,她就气不打一出处来。

“小姐,造型师送来几套礼服,让你挑选。”白助理提着几套礼服,走进房间里。

元念蕾看也不看:“你没看见我心情不好吗?”

“小姐,明天的庆功宴,元以晴也会参加,据说她现在的人气,已经不小了…”

“什么,那个贱人也来!”元念蕾猛地站起身,把一桌子的护肤品,全都挥到了地上。

噼里啪啦一阵响,地上瞬间狼藉一片。

白助理被吓了一跳,慌忙道:“小姐,来日方长,想要对付元以晴的办法多的是。”

“对,我不能自乱阵脚!”元念蕾强迫自己冷静:“她也配参加庆功宴。”

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小姐,你有办法对付元以晴了?”白助理问。

元念蕾在助理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堆话。

……

第一次参加庆功宴,元以晴难免有些紧张。

为了不跟元念蕾起冲突,元以晴特意挑选了一件低调的黑色长裙。

她不想太招摇!

面对记者的采访,元以晴应对自如,没有半分怯场。

“听说元以晴是你妹妹,她现在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新生代,有人说,她比你更有可塑性,对此你怎么看?”有记者采访元念蕾。

“你这话问的,好像我嫉妒我妹妹一样!”元念蕾笑着说:“作为姐姐,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妹妹,有一个锦绣良辰咯。”

心里不满,可是嘴上却说着漂亮的话。

这就是娱乐圈,说的未必是真的,不说的未必是假的,总之就是勾心斗角,阿谀我诈!

元念蕾的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微笑。

有记者举着相机要拍照:“你们靠的近一点,我拍几张照片。”

元念蕾看着元以晴,虚伪的搂住了她,两人的脸贴在一起,亲密无间。

拍完照片之后,元以晴转身离开。

只听见嘶的一声,元以晴的礼服滑落了……胸贴暴露在外。

元以晴一下子慌了,只见她赶紧提起衣服,遮住了裸露的身体。

现场所有的记者,举着照相机对元以晴拍摄:“元以晴小姐,你是不是想借走光炒作?”

“这一切是不是你事先安排好的?”

面对记者的逼问,元以晴慌了,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徐明远拿着西装外套,走到了她身边。

“不好意思,发生了一点意外,先让元以晴休息一下,事后公司会对此事作出解释的。”徐明远把西装外套盖在元以晴的肩膀上,拉着她离开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不顾自己的形象,为元以晴解围?

这出乎意料的一幕,让元念蕾更气愤了。

……

办公室里。

靳以宸正在翻看杂志,头版头条全是元以晴,他冷声问:“怎么回事?”

他相信元以晴不是这种心机女,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她。

“夫人去参加庆功宴,不小心走光了,媒体借此炒的很过分。”助理回答。

“礼服滑落了,就是借机炒作吗?”靳以宸把杂志扔在办公桌上:“找公关解决这件事情,另外,把幕后黑手给找出来。”

“是!”

“明天,我不想再看到这些新闻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靳以宸冷冷的命令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别人中伤元以晴,他就会莫名的生气。

……

车子停在徐明远家楼下。

元念蕾担心自己不够完美,她拿出小镜子左照照右照照,觉得粉不够白,她又扑了点粉。

每次见徐明远,她都会盛装打扮。

“你说,我的口红会不会太艳了?”元念蕾不确定的问。

助理双手扶着方向盘,恭维道:“大小姐,你天生丽质,涂什么都好看。”

元念蕾满意的笑了:“你先走吧,晚上不用来接我了。”

她美美的下车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