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故意挑拨离间

作者:慕小四 字数:406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明白人都能听的出来,靳文修话中有话,似乎是在暗示元以晴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元以晴企图逃避。

可是她的心里,又忍不住的想要知道靳以宸跟蔚凝静之间的关系。

“真的听不懂,还是假的听不懂?”靳文修好心的提醒道:“刚刚你没看见吗?”

元以晴心中一颤,暧昧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语气不满的问。

虽然元以晴心里明白,她跟靳以宸之间,只是雇主的关系,可是置身其中,她难免会忘乎所以。

“我哥他跟蔚凝静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是秘密!”靳文修唯恐天下不乱的说:“他们原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只可惜,闹了一些矛盾,不然你也不可有机可乘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有必要告诉你,大哥他很爱蔚凝静!”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靳文修的话,元以晴心里很难受。

她到底在在意什么?

……

新媳妇上门,按规矩来说,是要给长辈敬茶的。

下人准备好茶水,让元以晴去敬茶。

第一个敬茶的对象,是靳以宸的爷爷,靳正信。

他为人和蔼,没有一点长辈的架子,很容易亲近人。

元以晴端着茶杯,往靳正信身边走去。

她面带微笑的走着,不想突然被人绊了一下……

身体失去了平衡,手中的茶杯没有端稳,掉在了地上。

噼里啪啦一阵响,元以晴这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凌蔓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冷声道:“到底不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毛手毛脚,登不上大雅之堂。”

元以晴有苦说不出,她看着靳正信,莫名的害怕了起来。

这一定是凌蔓的阴谋,她跟靳以宸是死对头,所以才故意想要害她出丑。

靳以宸看着元以晴,试图替她说话:“爷爷……”

他刚一开口,就被元以晴抢了话:“爷爷,这是好兆头!”

“在我们家乡,有一个习俗,叫做碎碎平安,以晴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寓意着爷爷岁岁平安,身体会越来越好。”

听了元以晴的话,靳正信笑了:“说的好!”

好一个机灵的小丫头…

靳以宸在看向元以晴时,眼中多了一丝欣赏之色。

元以晴松了一口气,这时,下人重新送来一杯茶。

“爷爷,请喝茶!”

凌蔓的脸都被绿了。

喝了孙媳妇的茶,靳正信乐呵哈的说:“以晴,这是你奶奶的陪嫁之物,爷爷现在把它交给你了!”

是一个翡翠玉镯,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

元以晴仔细一看,这不是上好的翡翠,而是普通的玉镯。

“爷爷,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元以晴不肯收。

她不会忘记,自己跟靳以宸之间的婚姻是假的?

靳正信送的东西,不管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还是一文不值的稻草,她都没有资格收。

“爷爷送给你,你就收下吧!”靳以宸发话了。

元以晴不想搭理靳以宸,可是考虑到场合的问题,她还是乖乖的收下了。

她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

……

离开景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靳以宸开车,在环山公路上飞驰。

他的心情还不错,因为今天寿宴上,元以晴的表现,他很满意。

回家的路上,元以晴一句话也不说,她靠在椅背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靳以宸问:“你怎么了?”

元以晴扭头看向车窗外,她赌气的不想搭理靳以宸。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总之心里酸溜溜的,就是不舒服!

把车停在路边,靳以宸皱眉,语气不满的问:“你在耍什么小性子?”

所有的好心情,都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是不是想说,你是我的雇主,我应该无条件的满足你的需求,比如现在,我必须要笑脸相迎的拍你马屁?”元以晴负气的说。

肯定是大姨妈来了,不然她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呢?

靳以宸脸色一变,他能感觉的到,元以晴是在跟自己生气?

“谁惹你生气了?”靳以宸问。

“像我这种人,哪有资格生气?”元以晴冷笑:“我只不过是你买回来的一个临时玩具,你开心了就对我笑笑,不开心了随时会扔了我,试问一下,我有什么资格生气呢?”

“你是我的金主,我应该伺候好你!”

犀利讽刺的话,在靳以宸听来,格外的刺耳。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靳以宸黑着一张脸,愤怒极了。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我说的话,都是胡说八道,你说的话,都是言之有理,行了吧!”

“无理取闹!”

靳以宸被气的,恨不得分分钟掐死元以晴。

这女人,摆明了就是故意来气他的。

……

历经两个多月的拍摄,元以晴的戏份终于杀青了。

因为跟靳以宸闹的不太开心,元以晴不想回家,于是便抽空去看了看父亲。

虽然对父亲有些抱怨,但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人,元以晴也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问。

“爸,我回来了!”走进熟悉的楼道口,元以晴喊道。

要不是父亲嗜赌如命,把家产都败光了,他们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为了给父亲还赌债,她冒险去骗靳以宸,想到这些,元以晴就觉得悲哀。

“以晴回来啦,最近工作怎么阿?”元国安眉开眼笑的迎了出来。

几个月不见,父亲好像又苍老了许多?

看到这一幕,元以晴心酸不已:“还好!”

走进屋里,元以晴发现,父亲正在吃饭,桌上放着一碗面条,还有一叠咸菜。

心里顿时间像是五味杂陈一样,元以晴开口抱怨道:“爸,你以后不要再去赌钱了,你看看咱们家,已经家徒四壁了,再这样下去,你迟早会毁了这个家。”

元国安很内疚,他老泪纵横的保证道:“以晴,爸爸发誓,以后再也不去赌钱了!”

父亲年岁已高,元以晴不忍心指责他。

“这些钱给你,你买点好吃的,别亏待了自己!”元以晴从包包里拿出两千块钱,放在了桌上。

眼中含着泪水,她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心中感慨万千,可是一时间也无力改变什么。

……

元以晴总是躲着靳以宸,她不想跟他有什么牵扯。

感情这回事,只会越险越深!

“夫人,少爷说,明天让你陪他去参加一个晚宴!”阿欢推开房门,慢步走了进来。

元以晴躺在床上看杂志,她不假思索的道:“告诉他,我明天没空!”

电视剧上映前期,都会做一些宣传,元以晴借此在娱乐圈也有了一些人气,不少导演制片人约她见面,想要合作。

“夫人,你是不是跟少爷吵架了?”阿欢八卦的问。

作为靳家的下人,她有权利关心自家少爷…

“没有!”元以晴否认。

自从上一次,他们大吵一架之后,她就故意躲开了靳以宸。

“夫人,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阿欢犹豫不决的问。

她看着元以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元以晴漫不经心的翻阅着杂志。

“我觉得,少爷他对夫人很好,夫人为什么要对少爷这么冷漠呢?”阿欢不明所以然的问。

元以晴特别想喷一句,靳以宸对她哪里好了?

在商场,帮着那个蔚凝静一起诬陷她…

想到这里,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

晚上,金明会所。

元以晴跟导演约好了,谈合作的问题。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元以晴进了一间包厢里,里面有知名导演,还有几个富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元以晴抱歉的说。

几个富商贼眉鼠眼的看着她…

元以晴的心里直发毛,不是要谈合作的问题吗?

“以晴,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导演站起身,热情的说:“这位是金总,这位是刘总,还有陈总…”

元以晴脸上的笑容,僵硬无比,她不喜欢这种场合,置身在一道道灼热的目光下,卖身求荣,仿佛她是一件任人挑选的商品一样,没有一点选择权。

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色眯眯的盯着元以晴:“身材不错,是个可塑之才。”

那吞噬人的眼神,让元以晴浑身发颤。

“以晴,你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去陪陈总喝一杯!”导演把一杯酒递给了元以晴,催促道:“陈总是我下部戏的投资商,把他哄高兴了,女主角的位置,你就十拿九稳了。”

在贵圈混久了,潜规则三个字,就像是谁也逃不了的厄运一样,会左右每一个人的命运。

元以晴不是不知道,走捷径上位,比自己努力要靠谱多了,可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守着自己的底线,不敢逾越半步。

见元以晴无动于衷,导演心急的问:“你在想什么呢?”

压低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元以晴愣了一下,她很想摔杯子走人,可是包厢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娱乐圈有头有脸的人物,她一个也得罪不起。

考虑到自己的前途,元以晴只好硬着头皮去了:“陈总,你好,我叫元以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