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公道自在人心

作者:慕小四 字数:410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大早,阿欢抱着礼物盒,风风火火的冲进房间里:“夫人,你快看,这是少爷送给你的礼物!”

元以晴正睡的迷糊,听到礼物两个人,她猛地睁开眼睛。

黑森林蛋糕?甜心巧克力?绿豆糕?

想到这里,她快要流口水了。

“快给我!”元以晴坐起身,心急的催促道。

礼物盒方方正正的,上面系着一个蝴蝶结,看起来很漂亮。

元以晴只关心里面的美食,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盒子…

里面放着一件白色的小礼服?

“不是吃的?”元以晴失望极了,她把礼物盒丢到一边,无趣的躺在了床上。

看着天花板,满眼的不开心。

“哇,夫人,这衣服好漂亮阿!”阿欢自作主张的拿起了裙子。

白色的抹胸小礼服,款式很简单,可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价值不菲。

腰部镶嵌的宝石,肯定不是假的,凭靳以宸的作风,也不会买假的。

“干嘛送我衣服,还不如送我一堆冰淇淋呢!”元以晴抱怨道。

“夫人,冰淇淋可以穿在身上吗?”阿欢好心的提醒道:“这次老爷子的寿宴,夫人可不能给少爷丢脸噢,要是让有心人抓住把柄,你以后在靳家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有心人?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宫斗剧!

“知道啦,我一定会盛装出席的。”元以晴不耐烦的说。

她跟靳以宸在一起,这是第一次正式的见靳家人,不能掉以轻心才是。

像靳家这种大家族,难免规矩多!

……

半山别墅,坐落在苍翠绿荫间!

靳家老爷子的寿宴,果然名不虚传,现场布置的极其奢华。

靳以宸忙着招待客人,没空管元以晴。

长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元以晴根本经不住美食的魅力,只见她拿着一堆美食,悄悄的离开了。

找了一个没有人的房间,元以晴坐在地上,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

森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元以晴被吓了一跳,只见她把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

嘴巴里塞满了东西,元以晴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用眼神暗示男人,不要出声。

万一被人发现了,她就死定了!

男人眉清目秀的,长的很好看,似乎跟靳以宸有几分相似。

“你…你是什么人?”等元以晴可以开口说话的时候,三分钟已经过去了。

男人还真是有耐心,一直等着她。

“你不知道我是谁?”男人一脸惊愕,他仔细的打量着元以晴,嘴角还沾着奶油?

元以晴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沉思半响,男人开口道:“我是这里的服务生,你难道看不出来?”

出入靳家的人,他都很面熟,可是眼前的女人,他确实没有见过。

“服务生?”元以晴松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景家的人呢?”

“景家的人怎么了?”男人好奇的问。

“没什么,你饿了吧,分你一半,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哦。”元以晴贿赂男人。

男人呆呆的站在原地,第一次有女人用美食魅力他?

这女人,很可爱!

……

宴会开始了,靳正信杵着拐杖,出现在众人面前。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原本病重的老爷子,就这样突然好了。

在大家看来,这是一桩喜事,可惜凌蔓却不这么认为。

靳正信偏爱靳以宸,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宾客纷纷上前祝贺,靳以宸把一早准备好的礼物,塞进元以晴手中。

在这种场合下,元以晴倒也机灵,她拿着礼物盒,跟在靳以宸身后,走到老爷子面前。

“爷爷,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靳以宸笑着说。

“爷爷,我是元以晴,我祝你福寿安康,长命百岁!”

两人深鞠了一躬。

元以晴上前一步,把手中的礼物递给景正信:“爷爷,这是我跟以宸送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靳正信已经乐的合不拢嘴了,他看着元以晴,满意的念叨着:“像,真的是太像了!”

听不懂靳正信在说什么,元以晴只能笑脸相迎。

打开礼物盒,靳正信乐呵呵的说:“好漂亮的手珠阿!”

靳以宸找人把那块沉香木做成了一串手珠……

站在一旁的蔚凝静,早就看元以晴不顺眼了,只见她讽刺道:“这种破珠子,怎么能配得上爷爷的身份,登不上大雅之堂。”

蔚凝静走到靳正信面前,语气讨好的说:“爷爷,这块玉如意,是我托人从缅甸带回来的,它寓意吉祥平安,希望能给爷爷带来好运!”

上好的羊脂白玉出现在众人面前,对比之下,元以晴的礼物,好像不值得一提。

蔚家有权有势,别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了,就是半座城池,蔚凝静也能拿的出来。

这时,凌蔓开口道:“爸,凝静这孩子有心了。”

蔚凝静洋洋得意的看着元以晴,似乎是在说:你斗不过我的。

靳正信不以为然的说:“凝静,这可不是普通的珠子,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

仔细一闻,好像真的有股淡淡的奇想味,在空气中弥漫着。

蔚凝静皱眉:“爷爷…”

“这是上好的迦南沉香,它比钻石还要珍贵,佩戴有养生的功效,可是降血压,益血脂!”靳正信笑着说。

元以晴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她没想到,靳家老爷子竟然也是识货的人。

蔚凝静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现场的宾客,纷纷夸张元以晴孝顺。

一道冷漠的身影,站在人群中,嘴角挂着邪恶的笑容。

……

元以晴在寿宴上出尽了风头,这让凌蔓很不爽。

“要是没有我的帮助,你能嫁给以宸吗?”凌蔓在洗手间门口,挡住了元以晴的去路:“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

一听到感谢两个字,元以晴就气不打一处来:“是你换了安眠药,害得我失了身,我还感谢你?”

她瞪着凌蔓,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是这个女人,毁了她的清白。

“像你这种女人,能爬上靳以宸的床,你就偷着乐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凌蔓语气嘲讽的说。

“你为什么要让我接近靳以宸,你有什么目的?”元以晴气呼呼的问。

她知道,凌蔓是靳以宸的继母,这个女人阴险狠毒,绝不是善茬。

“为了削弱靳以宸的势力!”凌蔓如实的说:“如果让靳以宸跟蔚凝静在一起,那我儿子怎么办?”

她还真是坦白,一点也不隐瞒。

元以晴鄙视的说:“害人终害己!”

凌蔓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臭丫头,竟然敢教训她?

……

一轮明月挂在半空中。

花园里,飘散着浓浓的花香味。

蔚凝静鼓起勇气,决定向靳以宸表白:“我喜欢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我已经结婚了!”

听到结婚两个字,蔚凝静一下子怒了:“晗日,我知道你不是真心的,你怎么可能会喜欢元以晴那种女人呢?”

“以前我们一直都很好,不是吗?”蔚凝静激动的说:“你是爱我的,对吗?你跟元以晴在一起,只是为了气我,对不对!”

“不是,我跟元以晴在一起,是因为我喜欢她!”

冷漠的声音,不带有一丝感情。

蔚凝静听后,差点就崩溃了:“不可能,你说过要娶我的!”

“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将来会嫁给你,可是你现在娶了别的女人,你置我于何地?”

她的情绪,激动了起来。

靳以宸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他冷冷的说:“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比我更清楚其中原因吧!”

他淡漠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感情。

蔚凝静哭哭啼啼的道:“以宸,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是真的爱你!”

过去她恃宠而骄,认为靳以宸一直都会是她一个人的,直到元以晴的出现,她才深刻的体会到,失去的感受。

“你还有事吗?”靳以宸不耐烦的说:“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他不想再继续跟蔚凝静纠缠下去了…

见靳以宸转身要走,蔚凝静不肯罢休的展开双臂,一把抱住了靳以宸:“不要走,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

“你可以惩罚我,但是不要不理我!”

“…………”

这一幕恰巧被元以晴看见了,她站在远处,两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状。

看样子,靳以宸跟蔚凝静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

本来元以晴是想找靳以宸一起去看爷爷的,可是现在…

算了,还是自己去吧!

穿过花园,就是别墅的正门,这个时间点,宾客都已经离开了,元以晴单薄的身影,在灯光下被拉的修长。

“你就是元以晴?”一阵玩味的声音,传入耳膜。

元以晴抬起头,她看见一张邪肆的脸…

“你根本就不是服务员,为什么要骗我?”

胸口处憋着一团火焰,她难受极了,只好没事找事,借题发挥了。

满脑子都是靳以宸跟蔚凝静抱在一起的画面,她快要崩溃了。

靳文修不怒反笑:“嫂子你生气的,不是我骗了你,而是我哥他骗了你吧!”

他的嘴角,挂着讽刺的微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