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作者:娘子十三仪 字数:266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天你哪儿都不许去!”

慕亦寒发现路瞳真的很会曲解自己的意思。

有钱怎样,没钱又如何?难道这两者就永远没有交集了?

一步步的朝着路瞳走过去,慕亦寒用手捏住了路瞳的下巴,在盯着她看了几眼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希望撬开你的小脑袋,看看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路瞳,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从见到你的时候开始,我……”

路瞳没有让慕亦寒把话说出口,她不敢听,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意志力不够坚定,一旦听了告白,也许自己就会沦陷。

慕亦寒握住了她颤抖的小手,低头吻了路瞳的手背。

“你还想要自欺欺人?路瞳,以前你受到的伤害,是绝对不会再次发生的。为什么不把我跟你的相遇看成是老天的牵线?”

“我是一个不详人,你不要跟我纠缠在一起。遇到我的人,都会倒霉的!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能力保护,何况是喜欢你?”

慕亦寒听着她把压在心底的话说出口,却是替她松了口气。

“我要是你,这种事早就说出口了。你知不知道憋着会让自己多难受?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是抑郁而死,难道你也要如此?”

“够了!”

路瞳的神色有些哀伤,对着面前额慕亦寒浅浅的笑了笑。

“你不必劝我。感情我早已看淡,所以,我不会想着还要跟一个男人有什么往来,现在,只是希望履行诺言,对你的孩子好,圆了我一个梦而已!”

站在路瞳的面前,慕亦寒依然不想放弃:昨晚的那些话不是骗人的,路瞳只是在清醒之后不愿意承认喜欢我罢了!

虽然彼此的关系只有昨晚那么融洽,可慕亦寒相信这一切都会改变。

“你要做什么?”

路瞳看着慕亦寒突然抓住了自己的小手,有些心惊的皱眉。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够让你体会到我是认真的,不过,你最起码应该让你的身体放松一天。你放心,我已经跟聂菲说了你今天不去的事,她能够理解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去的话,聂菲的妆怎么办?慕亦寒,你……”

看着路瞳因为着急而咳嗽着,慕亦寒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真是个玩儿命的笨蛋!可是,谁让我独独在意她。

“算了,既然想去工作,那我就陪着你。”

路瞳听到他这么说,心底却更难受了。

“外面,已经有人把我说的很惨了,你如今还要在我的心口上扎针?”

“路瞳!”

慕亦寒难得的对着她发了脾气。

在慕亦寒看来,路瞳太在意外人的看法,可是,这根本对自己的生活起不到任何的帮助。

“要是你不让我去,我们就这样耗着,看谁的时间比较多。”

说着,慕亦寒直接挡住了房间的门,双眼阴沉的盯着面前的路瞳。

这可怎么办?

路瞳一方面不希望面对慕亦寒,一方面又要出去给聂菲化妆,这样耽搁,一定会迟到的。

“慕少,我拜托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商量,现在,还是工作为上!”

“所以你更应该让我跟你一起去。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很怀疑你会搞砸聂菲的化妆,到时候,岂不是更难堪?”

虽然知道慕亦寒这是故意这么说,可路瞳的自尊心还是受到了伤害。

“就算是生病,我的本事也不会有丝毫的受损。慕少,麻烦你让开!”

慕亦寒看路瞳还想从身边溜走,一把将她朝着怀里拽了过去。

“既然你喜欢跟我独处,那今天我也不出门,就在家里陪着你!”

路瞳看慕亦寒是玩儿真的,吓得整张脸都白了。

“你……”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要不要下楼随你!”

“等……”

房门被慕亦寒关上了,路瞳这心底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如果真的和慕亦寒一起去公司,孙晓晓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三道四了,虽然这只是一个理由,可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还没好?那我可要进来了!”

“我这不是出来了么?”

路瞳有些生气的打开了房门,对上了慕亦寒那双黑眸。

心口有些莫名的发慌,路瞳侧身要走,下一秒慕亦寒却抢先握住了她的小手。

“记着,在外人面前你不许推开我,要不然,我这一个礼拜都跟着你!”

“你太霸道了!”

路瞳气呼呼的撇嘴,还没来得及发话,慕亦寒就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是啊,我就喜欢对你霸道,怎么,不服气的话你咬我啊!”

幼稚!

路瞳没好气的朝着慕亦寒翻了翻白眼,不情愿的跟着他一起下楼。

看到已经坐在餐桌前吃饭的小宝,路瞳这心底才舒了口气,上去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

“小宝,你真乖。”

小宝看到路瞳下楼,对着她咯咯笑了笑,一边挥动着手里的勺子。

“我会自己吃饭了,妈咪,你说我厉害吗?”

稚嫩的脸庞带给路瞳很大的感动,她弯腰蹲在了小宝的面前,温柔的吻了小宝的手背。

“小宝最乖了,不枉费我疼你。不过,在家里要听姥姥他们的话,这样等我回来,才会再讲故事哦!”

“嗯,我知道了!”

看着小宝又转过去用餐,路瞳对着慕奶奶和慕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跟慕亦寒一起走了出去。

上车之后,路瞳也不知怎的,竟然开口挤兑慕亦寒。

“你儿子比你可爱多了!”

“是吗?多谢你夸奖!我儿子的帅是来自我,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也在暗恋我!”

“你……懒得和你斗嘴!”

慕亦寒透过反光镜看见路瞳噘嘴的样子,心底暗暗好笑。

“你不是懒得斗嘴,而是斗不过,所以不想自取其辱吧?”

“慕……”

手指落在了路瞳的嘴唇上,慕亦寒盯着路瞳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热情。

“你再说一句,我就吻你一次,要不要试试看?”

“无赖!”

路瞳没好气的瞪着慕亦寒,心底更塞了:这男人越来越没下限了,不行,我得想办法远离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