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拿开你的手

作者:娘子十三仪 字数:2638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坐在电脑桌前,翟泽的手指摸了摸下巴,眉眼中闪过了一丝阴冷的气息。

路瞳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娇媚了?从前在我身边,她哪儿有这样主动的靠近我?就算是牵手,也是羞羞答答的,难道,这经过了几年的沉淀,她真的变了一个样子?

烦躁的站起身,翟泽看了一眼手机里还留着的电话,心底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不该打过去。

分手了这么几年,这是翟泽第一次有想要打给路瞳的冲动,而这个理由,竟然只是因为他看不惯路瞳跟着别的男人在一起。

一拳打在了桌子上,翟泽紧咬着嘴唇,那双目之中,多了意思恶毒的气息,那个慕亦寒,当真是够让他措手不及的!

“泽,我已经洗好了,现在到你了!”

路萱穿着半透明的丝质睡衣走了出来,娇好的身体在这件衣服的衬托下若隐若现,可偏偏翟泽现在没有这个心思去搭理路萱。

路萱看翟泽愁眉不展的样子,笑容不由得僵硬在了脸上,难道他对路瞳又死灰复燃了?

越想越生气,路萱直接上去搂住了翟泽的脖子,踮脚凑上去吻了一下他的唇。

“泽,你舍得冷落我么?”

“别闹了!”

翟泽轻轻的拉开路萱的小手,一面用手撑着额头。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改天吧!”

看着翟泽转身走出去,路萱的手使劲的捏住了床单的一角,心底对路瞳的怨恨越来越深。

都是那个贱人,她一出现,泽就变得很奇怪了。不行,我绝对不能让泽从我的身边离开!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翟泽也不管路萱是不是睡醒了,就匆匆的下楼,嘱咐管家等路萱起来后送她去公司,然后就自己先出了门。

而他没想到,二楼的窗口,路萱一直都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在看到翟泽离开的时候,路萱心底憋着的这口气是更加发不出来了……

“就送到这儿吧!”

距离公司还有十来米的地方,路瞳让慕亦寒停了车,才跨出去一只脚,胳膊就被慕亦寒拉住了。

“趁着白天的时间好好的想想我说的话,不要在意气用事了,这对你我的感情无济于事!”

路瞳没有回答,只是挣扎着甩开了翟泽的胳膊,慢慢的往前走。

慕亦寒看着这个倔强的小女人,心底是又气又急,只差直接把她给抓到怀里,狠狠的教训一顿。

然而,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路瞳的性子比较刚烈,要是惹急了她,也许连小宝她都会不管,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少爷,现在我们是……”

“去公司!”

慕亦寒闭上了眼休息,决定再多给路瞳一点时间。

今天的路瞳有些心不在焉,走路的时候都是皱着眉头的,她的心底一直在想慕亦寒昨晚和自己的举动,这脸颊就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真巧,没想到你也在这儿!”

路瞳听到背后的声音,小脸稍稍的侧了过去。

“翟泽?”

听着路瞳这么叫唤自己,翟泽的心底还是有种满足感的。

“你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叫过我了。路瞳,我就知道,你心底……”

“抱歉,我还要去工作,翟总有什么私事等我忙完了再说吧!”

“站住!”

翟泽看着路瞳转身想要逃走,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你以为逃避就能解决问题?路瞳,当初的事,你欠我一个理由!”

路瞳听着翟泽这么说,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拜托,我没有追究你和路萱是怎么回事就够给面子了,你现在居然还反过来咬我一口?你怎么好意思?”

听着路瞳这样的话,翟泽的耳根子有些发烫,可是,属于他的那份骄傲,让翟泽把车子熄火,下车走到了路瞳的面前。

望着眼前这个桀骜不驯的野丫头,翟泽突然发现自己还对她有着那么一点感觉。不过,这可能是跟男人的虚荣心有关,他只是不希望路瞳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罢了!

手掌趁着边上的墙壁,翟泽的嘴边勾起了一丝暧昧的笑容。

“你就这么的讨厌我?路瞳,我记得当初是谁对我说喜欢我的?如今,你都把这些话忘记了?”

“你也会说是当初。翟泽,有些事覆水难收,既然你选择了路萱,就不要招惹我!”

“我偏不!”

翟泽一把捏住了路瞳的手腕,嘴边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我发现,这些年虽然没有见到你,可是,对你的话,还是有着那一份欣赏的。既然是这样,我觉得咱们应该再续前缘,只要你肯不让萱萱知道,我倒是……”

“恶心!”

路瞳推开了靠近自己的翟泽,脸上的厌恶油然而生。

“你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可以随便的凌辱别人?我告诉你,我现在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路瞳,你……”

话还没有说完,翟泽的脸上就挨了一记拳头,整个人狼狈的摔倒在了地上,疼的他嗷嗷直叫。

“没事吧?”

慕亦寒伸手搂住了还在颤抖的路瞳,黑眸里多了一丝自责。

“我应该送你到公司的。”

“没事!”

路瞳对着慕亦寒摇了摇头,一面又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翟泽。

“其实,你没必要为了我得罪这个家伙的!”

“怕什么?这样的混蛋,我就算是打他千次万次都不为过。敢对你出手,我早晚会让他身败名裂的!”

“混蛋!”

翟泽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恼羞成怒的抡着拳头往前,可还没碰到慕亦寒分毫的时候,下巴就被慕亦寒的瑞士军刀给抵住。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远一点,否则……”

“冷静,这只是一个误会。慕总,你还是赶紧把刀子给拿掉吧!”

翟泽一看到锋利的匕首,整个人的气势就下来了,腿软的靠在了一边。

没种的窝囊废!

慕亦寒对着身边的保镖招了招手,让他们坐着翟泽的车离开,一直监视他到公司为止。

“以后不准提前下车了!”

慕亦寒轻轻的用手擦了擦路瞳脸上的眼泪,轻叹着把她圈在了怀里。

“我该拿你怎么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