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羞辱

作者:娘子十三仪 字数:266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路瞳甩掉了她的胳膊,却没想到路萱故意摔倒在地,手心擦破了点皮。

“萱萱!”

翟泽快步走了上去,温柔的扶着路萱起身,拉过椅子让她坐了下来,双眸里满是紧张之色。

“有没有摔伤?我带你去医院好吗?”

“泽,我没事!”

路萱委屈的抿着嘴,低头看了一眼手心里的伤,一面又叹息。

“都怪我不好,是我不该揭了姐姐的短,让她……”

“这不怪你!”

翟泽慢慢的起身,双眸里闪过了一丝冰冷的气息,冷漠的扫了一眼路瞳。

“某人天生犯贱,你不过是说出了实情而已!三年前她就不甘寂寞,跟着别的男人乱来,如今,又怎么会清白到哪儿去?萱萱,我看这样的姐姐你不要也罢!”

“真是醉了!”

胡小飞的兰花指对准了路瞳,阴阳怪气的开了口。

“做出这种丑事,居然还能在演艺圈混,这脸皮怎么这样厚呢?换了我啊,早就那条绳子抹了脖子算了!”

“得了吧!”

孙晓晓幸灾乐祸的扫了一眼路瞳,一边摇头。

“人家为了钱都能出卖身体,又何况是尊严呢?大不了今天被我们几个知道了丑事,明天人家金主就给她换一个公司,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说的也是!”

路瞳听着胡小飞等人的奚落,双肩不住的颤抖着,转身打算出去透气时,胳膊却被翟泽抓住。

“怎么,你对萱萱动手了,什么表示都没有就想走?路瞳,你未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那你想怎样?”

“泽,你不要怪姐姐了!”

路萱上去挽住了翟泽的胳膊。

“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你看在她心情不好的份儿上,就不要计较了!”

“萱萱!”

翟泽轻叹着拉起路萱受伤的手看了一眼,眉毛微微拧起。

“你就是太好心了,所以这女人才一而再的欺负你。听我的,这次必须要跟她计较!”

“不嘛!”

路萱撒娇的摇了摇翟泽的胳膊,微微噘嘴。

“她好歹是我的姐姐,不堪僧面看佛面,你就不要介意了!”

“你……好吧,萱萱,既然你要放她一马,我就答应你。不过事先说好,要是这女人还有下一次这种危险的举动,我不会手软!”

“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翟泽拍了拍路萱的手背,一边又转身冷漠的警告路瞳。

“要是萱萱下次还有什么意外,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这样卑贱的身份,还有什么资格要尊严?自己下贱,怪不得别人看不上你!”

翟泽的话让路瞳再次受到了打击,可是,除了他之外,整个摄影棚内的所有人,都对着自己投来了鄙夷的眼光。

浑身发抖的走到梳妆台前,路瞳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对着孙晓晓低低开口。

“该化妆了!”

“别,你这样的助理我可用不起!胡小飞,化妆这种小事你应该也能搞定吧?还是你来帮我!”

“好嘞,孙大小姐,我这就给你上妆,保证美美哒!”

胡小飞轻笑着走了过去,一边又故意撞了路瞳的肩膀,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更是故意的发出了一声轻蔑的鼻音。

“还不走远一点?”

孙晓晓厌恶的扫了一眼路瞳,低头摸了摸自己的指甲。

“真是晦气,好好的心情都被打搅了。就说最近的拍摄怎么这样不顺心,原来是碰上了扫把星!”

“可不是嘛!”

胡小飞走上前拿起了眉笔,动作娴熟的给她画眉。

“这有时候用的人不对啊,可是会影响运气的,你这么有天分的人,险些就毁在了某人的手里呢。”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这宋姐在想什么,竟然把这个路瞳分给我。不过嘛……”

孙晓晓斜睨了一眼边上的路瞳,嘴边勾起了一丝阴险的笑容。

“留着她没准儿以后会有用处,毕竟她是路萱的姐姐,每天让她出现在这个剧组,对路萱也是个障碍!”

“就是呢!”

胡小飞抿嘴浅浅一笑,兰花指点了一下孙晓晓的肩膀。

“晓晓你可真聪明。不过,这路萱平时对你也不恭不敬的,我看啊,咱们应该给一点教训!”

“你有什么好主意?”

胡小飞看着孙晓晓起劲的样子,贴着她的耳朵嘀咕了几句,孙晓晓这脸上立刻就笑靥如花。

“这个想法不错,我喜欢。小飞啊,你只要给我好好的化妆,以后我有了能耐,自然是少不了你的好处!”

“好嘞,那就谢谢孙姐了!”

路瞳呆坐在办公桌前好一阵,听着耳边窃窃私语的声音,有种如坐针毡的滋味。

虽然拼命的希望把心思放在工作当中,可是路瞳只要一想到自己那个无辜惨死的孩子,眼泪就怎么都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哎,你做什么呢?”

宋蓉板着脸敲了敲路瞳的桌子,不满的抿嘴。

“怎么就胡小飞在忙着给孙小姐化妆,你躲在这儿干什么?公司请你来可不是让你吃白饭的!”

“宋姐,对不起,我只是……”

“别跟我解释那么多,我对你的私生活不感兴趣,如今你的工作是帮孙小姐化妆,要是你还这样呆坐在这儿,那就给我走人!”

宋蓉丢下这么一番话后,就转了身,可在她走开时,却也对路瞳哼了一声,满满的都是鄙夷。

身体冷到了极点,路瞳拖着疲惫的脚步朝着厕所走了过去,而在这个时候,胡小飞对着孙晓晓做了个OK的手势,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咔嚓!”

站在厕所里的路瞳,听到外面锁门的声音后,紧张的去转动厕所门。

“谁在外面?”

没有人回答,这让路瞳很是着急,整张脸都红透了,双手摇晃着门把。

胡小飞伸手拿起了一个水桶,在倒入凉水后,踮脚往前走,随后从厕所门的顶端直接倒了下去。

路瞳被这桶水淋得浑身都湿透了,抓着厕所门的手也渐渐松开。

“玩够了没有?现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吧?”

“臭神气什么呀?一个不知道被多少人玩儿过的破鞋,还敢在这儿叫嚷,你有没有点素质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