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就是个烂货

作者:娘子十三仪 字数:278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妈妈抱抱!”

小宝半睁着睡眼坐起,路瞳在他的额前浅吻了一下,紧接着就抓起衣服去浴室更换。

“妈咪……”

慕亦寒看着小宝失落的眼神,大手轻拍了他的肩膀:“你妈咪要去上班,你再躺会!”

“可是我就要和妈咪在一起!”

浴室的门被拉开,路瞳上去揉了揉小宝的脸。

“小宝是乖孩子对不对?白天就和姥姥他们一起玩,到了晚上,妈咪就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那我们打勾勾!”

路瞳瞧着小宝天真的样子,浅笑着伸出了手:“好!”

搞定了小宝后,路瞳赶紧斜背着挎包走到了附近的展台前等车。

外面的风有些大,路瞳的长发被吹得有些凌乱,遮挡住了她清秀的脸庞。

“嘀嘀……”

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缓缓的在路瞳的跟前停了下来,后排的车窗被人放了下来。

“上车!”

路瞳看着眼前戴着黑色墨镜的慕亦寒,有些怔怔的站在了原地。

“怎么是你?”

“不是要去上班?那就一起吧。”

虽然慕亦寒是好意,可路瞳不想欠下任何的人情债。

“不必了,公交车应该快到了!”

慕亦寒不耐烦的打开了车门,弯腰从车内走了出来。

“你磨蹭什么?就算你没有时间关键,可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呢!”

“我没让你特地等着,所以,慕总不必这么……你干什么?”

路瞳惊呼着被慕亦寒推到了车里,紧跟着车门就被关上了。

“开车!”

“是!”

路瞳有些狼狈的坐直了身体,小手把裙子往下拉了拉。

“你到底什么意思?”

“与其做公交车,还不如接受我对你的好。再有十分钟就能到那边了,你不觉得这很省事?”

“可我不喜欢!”

路瞳的脑袋转到了另一边,眼眸里透着些许的羞耻。

虽然是交易,可她一直坚信只要有自己的原则,就不算丢人。

但现在路瞳发现,她在慕亦寒的面前,说什么都会被反驳。

“哭了?还真是玻璃心。”

慕亦寒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方巾,抬手想给她擦泪,却被路瞳给挡下。

“不牢你费心,我没事!”

慕亦寒的脸色陡然一沉,大手攥住了方巾。

“路瞳,怎么有你这样不识好歹的女人?换了别人,不知道多在乎我的关心!”

“那你为什么要选我?”

路瞳委屈的抿嘴,眼睛里满是委屈。

慕亦寒看她这样,再次拿着方巾给她擦泪。

“做慕太太就得跟着我的节奏走,你不可以事事一个人承受,我是你丈夫,你要学会使唤我!”

“那是假……”

慕亦寒的手指点在了路瞳的红唇上,眼神里多了几分威胁。

“别总惹我,这个后果你承担不起!”

“慕总,前面就是路小姐的公司了,要开过去吗?”

“不要!”

路瞳的手按在了慕亦寒的胳膊上,紧张的对着他摇头。

“拜托你,就让我在这儿下车吧!”

慕亦寒没有出声,这让路瞳更加的紧张,小手都捏出了汗水。

“去忙吧!”

路瞳看着慕亦寒闭着眼开口,欣喜的去开车门。

“回头想想我说的话!”

路瞳停顿了一下,还是对着他点了点头:“谢谢!”

走下车后,路瞳顺手带上了门,对着慕亦寒点头之后,就朝着公司走了过去。

刚到门口,她就被孙晓晓挡住了。

“喂,万年迟到的你,今天倒是挺准时的!不过……方才那人是谁啊?”

“这跟你没关系!”

路瞳有些窘迫,想要绕开孙晓晓,可这女人偏不让开。

“你到底想怎样?”

孙晓晓看着路瞳这么紧张的样子,更觉得这事有猫腻:这么一辆豪车,里面坐的人非富即贵。可是,路瞳这样身份的人,又怎么可能和这样上流社会的人搭边?

“说一下又不会死,你这么紧张,该不会……”

“就是普通朋友而已。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去化妆室吧!”

路瞳径自往前走的样子惹怒了孙晓晓,她趾高气昂的走进了摄影棚,一面开始叫嚷。

“拽什么拽?路瞳,缠上了有钱的主,就要对我们这群人甩脸子看了?要是人家真在意,又怎么会不送你进来?”

“哎哟,孙大小姐,谁又惹你不痛快了?来,赶紧在这边坐下,一会还要拍戏呢,消消气儿!”

胡小飞扭着腰肢朝孙晓晓走了过去,手掌轻轻的拍了拍孙晓晓的肩膀。

“能惹我的还有几个啊?不过,这人不可貌相,路瞳看着穷酸样,可背地里却有着一个有钱的主儿!”

“ohmygod!”

胡小飞侧身扫了一眼路瞳,一边啧啧嘴:“真是想不到啊!”

“孙晓晓,你胡说什么?”

路瞳的脸色一沉,小手慢慢的攥成拳头。

“我胡说?”

孙晓晓轻哼着抱住双臂,嘴角勾起了一丝轻蔑的笑意。

“那你倒是说说,刚才那辆车是你什么朋友的?男人还是女人?”

“你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跟你报备这些事?”

孙晓晓看着路瞳丝毫没有退让,面子上更挂不住了:想要跟我掰扯是不是?好啊,那我们就斗斗法!

“路瞳,你少装清纯了!我看那辆车,八成是某个包·养你的男人开来的吧?啧啧,长得倒是人五人六的,没想到背地里竟然做这样的勾当!”

从洗手间出来的路萱,听到了孙晓晓骂的这些话后,嘴唇微微抿起。

慢悠悠的踩着高跟鞋走了上去,路萱眉头微微锁起:“姐,你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为什么要被包·养呢?难道当初被男人耍了,生下一个死胎的事情还不能够成为教训?”

“路萱!”

路瞳没想到她竟然会在此时说出这么一番话,身体里的血液瞬间没有了温度,整个人颤抖的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双眸里带着一丝泪花。

“你太过分了!”

“对不起。”

路萱佯装口误,伸手拍了一下嘴巴,一面又扶住了路瞳。

“姐姐,我只是太担心你了,所以,一时失言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走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