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住我房间

作者:娘子十三仪 字数:253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大概是吃饱喝足的缘故,回去的路上,路瞳一直很清醒,没再昏昏欲睡。

“小宝对花生过敏,不能吃任何含有花生成分的食物,包括花生露。”慕亦寒看路瞳拿着手机一条条的记下,声音又温和几分,“他喜欢吃胡萝卜。”

“噗!”路瞳忍不住笑出来,对上慕亦寒探究的眼神,尴尬的咬咬嘴唇,低声解释道,“你说的语气,好像小宝是只兔子。”

爱吃胡萝卜的小兔子。

慕亦寒笑道:“有点。”

因为这个小插曲,车厢里的气氛缓和许多,路瞳渐渐放松下绷了一个晚上的神经:“还需要注意什么?”

“其他的管家会整理好告诉你。”慕亦寒道,他觉得路瞳会对小宝很好、会是一个好妈妈。

汽车无声的穿过黑色的夜,半个小时之后停在慕宅门口。

“大家都没休息吗?”路瞳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院子,客厅好像也亮着灯。

慕亦寒看了一眼:“小宝在等你。”

“可是已经这么晚了。”路瞳有些意外,开始听慕亦寒这样说,她还以为是个托辞,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很相信你说的话。”大门打开,慕亦寒将汽车开进了院子。

路瞳打开车门下来,看到客厅门口站在小小的人,她鼻子一下就酸了,快走几步冲他伸开双手温柔道:“过来。”

小宝宝瞪着黑水晶一样的眼睛,看了看慕亦寒,又看了看路瞳,终于跌跌撞撞的扑了过来,小手紧紧扯着路瞳的衣角,像是担心她会消失不见。

路瞳的心软了又软、酸了又酸,她弯腰将孩子抱进怀里,疼惜道:“为什么这么晚都不休息?困不困?”

小宝乖巧的靠在路瞳肩膀上,一脸依赖。

“小宝坚持要等你回来。”慕老太太笑呵呵道,暗中冲着慕亦寒比了一个大拇指,不愧是她孙子,果然将这丫头带了回来。

老人家世事通透,自然看出路瞳是真心疼爱小宝,当即乐的合不拢嘴。

“少爷,厨房还温着夜宵,您要不要吃点?”管家恭敬道。

慕亦寒转身从车上拎了一个保温桶递给管家:“并鸡蛋羹盛到碗里,给小宝的。”

“我给小宝做了鸡蛋羹哦。”路瞳抱着孩子,冲着慕老太太打招呼,“您好。”

慕老太太乐的合不拢嘴:“以后和亦寒一样,都叫奶奶。”

“奶奶好。”路瞳从善如流。

一家人进了客厅,路瞳抱着小宝坐在沙发上,小小的人坐在她膝上,手指还揪着她的胳膊。

“小宝乖,你看我的东西都拿来了,以后我们每天都在一起。”路瞳指着佣人拿着的行李,声音温柔似水,“你先松手,我喂你吃东西好不好?我自己做的哦!”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耐心成这样,总想将自己有的好都倾倒给这个孩子,心中三年不曾愈合的伤口,在抱着小宝的时候,竟然不再那么疼。

她想,命运安排她和小宝遇到,或许不是为了她帮他,而是让他来救赎她。

他是上天赐给她的小天使。

“少夫人,不然还是我来吧。”佣人李嫂上前。

路瞳摇头,腾出手接了瓷碗过来,用勺子挖出一块鸡蛋羹轻轻吹了吹送到小宝嘴边:“乖。”

慕老太太、慕亦寒以及家中的佣人全部盯着路瞳的勺子,每个人都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小宝真的接受了她吗?

小宝嘴巴小小的、润润的,他就着勺子吃了一口,小小的脸上露出满足。

慕亦寒弯弯嘴角,他的眼光很不错。

慕老太太欢喜的抹了抹眼睛,嗔怪的瞪旁边的孙子,眼神是赤·裸裸的威胁:我看中这个孙媳妇了,你可一定要将人留住。

这边,路瞳已经喂好了小宝,拿着纸巾擦了擦他嘴角,这才察觉到一家子都盯着自己看呢,脸皮一烫,红了起来。

“晚上不能吃太多。”路瞳将低头和小宝说话,掩饰自己的尴尬,“以后不许睡这么晚了。”

小宝像是一只萌宠,不言不语,只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她。

“李嫂,带小少爷上楼。”慕亦寒道。

“等会儿去找你。”路瞳拍了拍小家伙的胖爪,“去吧。”

李嫂将小宝抱起来,小家伙的眼睛还一直看着路瞳,同样,路瞳也一直在看他,两人倒像是一对真母子。

“叫路瞳是吗?”慕老太太拉住她的手,笑呵呵道,“以后我就叫你小瞳。”

路瞳轻轻点头:“好。”

“小宝这孩子也是可怜……”慕老太太叹了口气,“以后就拜托你了。”

“我会尽力照顾好他。”路瞳真诚道,察觉到慕亦寒一直盯着自己看,胸口像是关着一头小鹿,撞的“砰砰”响。

恍惚间,觉得手腕一沉,低头看到慕老太太将一个玉镯套在了她手上,想想慕家的家势产业,就可以知道这镯子价值不菲。

“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路瞳说着就要摘下来,却被老太太拦住。

“这是奶奶的心意,你收了,我才能安心。”慕老太太拍了拍路瞳的手,说完起身,扫了一眼自己的孙子,意味深长道,“你们早点休息。”

老头子不相信路瞳还会回来,一下午都憋在书房,晚饭都没吃,她要赶紧的去看看。

管家也知趣带着佣人下去,偌大的客厅只剩下路瞳和慕亦寒两人。

“这个太贵重了。”路瞳手指拂过腕上的镯子,触手生温,很好的质地,她抿抿嘴唇,“奶奶知道我们是协议结婚吗?”

慕亦寒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茶水,看向路瞳:“这个不重要,一年之后再说也来得及。”

他想,说不定那个时候根本不用说这些了。

路瞳抿抿嘴唇,暗想,一年后一定要将镯子还给老太太。

“很晚了,该休息了。”慕亦寒起身道。

路瞳神经一绷,暗暗攥紧手指:“我住哪里?”

“我房间。”慕亦寒淡定道。

“那怎么行?”

路瞳的眉宇间添了一丝惧意,身体往后退了几步,这反抗的模样惹来了慕亦寒的不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