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温馨的相处

作者:娘子十三仪 字数:264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去洗手,我来处理。”慕亦寒拦住路瞳。

路瞳奔本想拒绝,可看了看自己乌漆墨黑的手指,还有脏兮兮的衣服,只得点头:“麻烦了。”

她匆匆去了洗手间,关上门,看着镜子里自己泛红的脸颊,先是微微一怔,接着幽幽叹气。

这一天过的太慌乱太不真实。

莫名其妙,她就成了慕亦寒的妻子,而如今,那个原本遥远如天神的男人正在卧室帮她整理东西。

路瞳洗好手换好衣服返回卧室,房间干干净净,打印机已经装进了箱子放好,压缩过的被褥整整齐齐的码在床上。

可是,慕亦寒呢?

她疑惑的看了看,听到厨房有声音传来,心神一动,喃喃道:“不大可能吧……”

她匆匆去厨房,眼前的场景让她一下呆住,慕亦寒正在洗菜?这是什么节奏。

“饿了。”他抬头淡淡道,觉得这个小女人发傻的样子甚是有意思。

幸好路瞳很快回神,尴尬的过去:“你想吃什么,我来做。”

“简单一些就好。”慕亦寒将菜刀递给她,自己则站在旁边的水池洗剩下的食材。

路瞳看了看案板上切好的和没切的蔬菜,嘴角抽了抽,这人是将她冰箱里的存货都拿出来了,还说“简单一些就好”,所以,这位慕先生,如果“不简单”一些,您该吃什么?

当然,这些只是路瞳的腹议,并没真的说出来。

因为时间太久,厨房理的白炽灯泛着黄晕,浅淡的灯光笼罩在两人头顶,无形中平添了属于家庭的温情。

慕亦寒抬头,看到路瞳认真切菜的侧面,她的头发简单的束在脑后,衬衣的袖口卷其,身上带着碎花的围裙,看着很有家的味道。

他觉得,如果能这样一直生活在一起也不错,而且小宝也喜欢她。

“小宝为什么会有自闭症?”路瞳将切好的豇豆码在盘子里,声音清浅,“我想如果了解原因,可能会有助于的帮助他恢复。”

其实他们都清楚,她不是专业的心理疏导师,只因为小宝喜欢和她亲近,并没有太大把握让孩子恢复。

可她还是想尽力一试,那个小小的孩子让她怜惜让她心疼。

“从出生就如此。”慕亦寒眼神复杂,“他一直比别的孩子安静,后来才发现是自闭症。”

路瞳拿了一根葱细细的切碎放进碟子,揣摩慕亦寒的话,斟酌再三:“从出生就如此?那他……会说话吗?”

成年人整日不说话,尚且会存在沟通障碍,更不要说小小的孩子正是成长的关键时期。

“医生说声带没有问题。”慕亦寒将洗好的菜放进菜筐晾水,手指撑在水池边,声音低沉,“可他没说过话。”

路瞳心中“咯噔”一声,像是重锤敲在心口,她好像看到小宝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喧嚣的世界。

心脏某处裂开纹路,细细的折磨人。

“我会努力照顾他。”她轻声道。

慕亦寒听出她声音里的坚持和怜惜,莫名一愣,视线停驻在路瞳脸上,细细打量她的每一寸表情。

“好。”他淡淡道。

路瞳低头将他洗好的菜一样一样切好,抬头道:“很快就好,你在外面等我。”

虽然有油烟机,可还是怕弄脏了他。

慕亦寒看出她的不自在,也没坚持,起身到客厅灯她。

客厅也小小的,可因为布置妥当,看上去十分温馨,慕亦寒靠在沙发上,微微侧身就能看到厨房里的忙碌的身影,心里一直空虚的某处被填的满满当当的。

“叮咚——”

手机有消息提示,是唐瑞阳私发来的消息:“老大,什么情况?”

这句话上面是一张照片,准确的说,是慕亦寒抱着路瞳下车的照片,虽然夜色沉沉看不很清楚,可还是能辨别清楚是他。

“我送一个妹子回家拍到的,还以为是眼花呢。”唐瑞阳又发了一段文字,“可后来我确定了车牌号,哈哈,什么情况啊!”

这些年慕家老太太为了给重孙子找个妈咪,可是给慕亦寒塞了不少女人,可从来没见他对谁这么体贴过,竟然是公主抱,这绝对是高待遇。

“没情况。”慕亦寒手指动了动,“盛宇集团对东城项目也有兴趣。”

唐氏集团也看中了那块项目,并且将这块难啃的骨头交给唐瑞阳负责,为的就是他和慕亦寒有交情,万一搞砸了,家里那群女人还不得活吃了他!

“没情况!我知道没情况!”唐瑞阳隔了两秒钟才把消息发来,同时附上两个贱兮兮的讨好表情,“您早点休息,不打扰了。”

酒吧包厢里,叶少卿看了一眼擦着冷汗的唐瑞阳,笑道:“都说不要自寻死路,偏偏不相信。”

“看来慕少的确动心了。”秦冬冬靠在沙发上,利索的短发勾勒出一张俏丽的小脸,她“啧啧”的叹气,“两个笨蛋,还是我去探探消息。”

唐瑞阳劈手夺过秦冬冬的酒杯,没好气的教训道:“女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

他们四个一起长大,感情一直很好,秦冬冬跟着他们混久了,早就没将自己当成女人,这会儿被唐瑞阳教训,一下傻眼。

不过也只是几秒钟而已,她“嗷”的一声就朝唐天瑞扑了过去:“唐小三,你敢对我凶!”

“三少!叫我三少!”唐瑞阳气急败坏,他上面有两个姐姐,这个男人婆每次都叫他唐小三。

小三、小三,三你妹啊!

看着两人开战,叶少卿熟练的躲在一边,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好戏,同时还不忘和新交的妹子聊天:“出来约啊?”

一个小时之后,路瞳和慕亦寒已经吃过晚饭,拿着收拾好的东西准备走。

“这是什么?”慕亦寒看着路瞳手里的饭盒,“那边有很多。”

路瞳眼神闪了闪,有些不自在,低头看了看脚尖,几秒种后抬起头,轻声道:“我给小宝做了鸡蛋羹。”

刚在厨房,她脑中不停闪过小宝倔强的眼神还有他紧紧抱着她时的暖意,莫名就想给他做点吃的,强烈的想法甚至让她来不及思考孩子是不是已经睡了?

“他应该吃过晚饭了……”路瞳想了想又道,“我不带了。”

她看的出,小宝是慕家上下捧在掌心的宝贝,每天的饮食都有专人伺候,她真是多此一举了。

“带着。”慕亦寒接过饭盒,手柄上还带着路瞳手指的温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