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会所里的一见钟情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58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傅璟晔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低沉的轻哄,“雅安听话,生病了打针才会好。”

他不仅没有生气,也没有纠正,让医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卓雅安第一次叫他爸爸时,对他来说是种很新疑的体验,可如果要换一个这样乱叫他,他可能就一个眼神杀过气让那孩子尿裤子了。大概是卓雅安深得他的心,才让他如此区别对待?

卓雅安眨巴了下眼睛,傅叔叔居然肯让她叫粑粑?为什么妈咪说不能叫?

傅璟晔干脆坐了下来,把她抱到怀里,眼神示视医生开始。

“不会很疼的,一下子就好。”医生诱哄着,撸开她的袖子,一针扎了下去。

卓雅安先是痛的身体一抖,被傅璟晔的大手紧紧抱着稳住了她,才没有让针头偏移,一低头,小家伙正眼角噙着泪花儿,屈委地窝在他怀里,强忍着哭出来。

看着小家伙这副软绵窝心的小样儿,傅璟晔嘴角的笑容一闪而逝,这一刻,他似乎特别的满意小家伙的表现。

金酒会所。

会所的大厅和大多数酒吧一样,有吧台,有小圆桌,也有沙发,唯一没有的是妖娆舞女们上演热辣戏码的舞池,有的是,一群演奏手在高台上拉着高雅的舒缓曲子。

完全不知道小雅安发烧的卓玖,正全身心地在调式一款潘趣酒,以米亚庄园出产的一款赤霞珠系红葡萄酒为基酒,加入果实酿造的甜露酒,还有柠檬汁,以及她独立研究秘制的调酒用的佐料“兰琼液”。

甜露酒较为浓稠甜腻与柠檬果汁混合,两者刚好互补,可使酸甜平衡。调出来的鸡尾酒被盛装在大肚子的波特酒杯里面,不一会就呈上红下黄,泾渭分明的色泽,之后再加入一些冰块,最后插入吸管和柠檬片。

调酒之前的准备,调酒师的过程,和调好之后的品尝,可以说是和茶艺一样,都是一种传统,具有艺术色彩的一种享受。

这高档会所里没有低俗的脱衣舞娘,但是观看调酒,却是选择这里消费的客人们大饱眼福,细腻地品味酒文化的最佳场地。

另外,这是T·K集团总裁傅璟晔的直接财产,不是谁都有资格获得会所的会员,在这里消费。来的客人,自然是非富即贵。只不过,每位不同等级的会员,能带进来的人数有限,包间的选择和特别服务,都是有权限的。

甜露酒用的是大酒钵调制,倒出来的酒有五杯,在面前一字摆开,让那些在吧台前观看调酒表演的尊贵客人们选择享用。

这款香香甜甜的果味鸡尾酒是特意为女士们准备的,在场的男士表面上很有风度的相让给身边的女士。

作为会所里的唯一一个美女调酒师,且气质卓然,卓玖无疑吸引了许多男客的注意,面前做的几本都是男客人,可半点没有让位的意思,只是甜露酒他们不爱,才让给了女士们。

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帅,气质张扬,一身名贵服饰的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人走到吧台前,向正坐在卓玖面前一个与无缘尝到美酒的美女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Hi,美女,能打个商量吗?”傅项斌一副自来熟的语气。

那美女抬头,看见来人贵气逼人,受宠若惊的同时顿时有些结巴,“好,可,可以……”

她是沾了亲戚的光,借对方的会员身份混他进来的,想着可以在这里勾搭高富帅,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前来搭讪了,而且比她想像中还要完美多了!

“我请你喝一杯酒,随便你点,你把位置让给我怎么样?”

好不容易从一群男人的虎视眈眈中抢到最佳位置的美女,下意识地点头,并让开了位置。

卓列的表演吸引的不仅仅是男性,也有一些女客带着或欣赏或鄙夷的目光看她调酒,或不想看她被一群男人包围的风光,所以她面前的位置偶尔也会有女客抢占。

尤其是知道一些“绯闻”的女客人,看到那么多男人对这个“不检点”的女调酒师如此亲睐,心里更不是滋味。

女人心量原本就不大,无关身份,况且,真正拥有会员身份的女客人还是极少的,几乎都是男客人带进来的。

傅项斌刚从美国回来,就接到了朋友邀请,约在了金酒会所。

一进会所,便看到了那道让他为之惊艳的身姿。

他饱览群芳,见过形形色色,各具风情的美女,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能让他第一眼,便为之砰然心动的女性。傅项斌当下便有些夸张地按了一下自己的心口,感觉到它有力的跳动。再看吧台上风采动人,灯红酒绿中映照下的明艳脸颊,傅项斌感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尤其是此时,坐在美女对面,近距离地看着,越是打量,越是心动。

卓玖身上的穿着打扮和剪彩那天并无二致,禁欲系美女和制服诱、惑,傅项斌不是没有见过。但却没有见过卓玖这一款,浑身上下所散发的气质,让他如此动心的。

卓玖对于他的目光并不在意,吧台前的客人经常换,无论什么样的目光,她就早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如常地寻问:“这位先生想点什么酒?”

傅项斌却是直接道:“我叫傅项斌,你叫什么?”

卓玖只是一顿,脸上是一惯的职业微笑:“卓玖。”

“卓玖……”傅项斌细细品着这个名字,目光不加掩饰的对她有着欣赏,转头对刚才让位,还站在一边的美女问,“你要点什么?”

那美女脸色微红,点了一杯她刚才就选好的。傅项斌没有看酒水单,直接就说来两杯一样的。

卓列两杯一起调制,完后将两杯酒推到傅项斌面前,在傅项斌想要趁机摸她的手时,就已经将手收回。

傅项斌也不在意,冲她友好地笑笑,将其中一杯拿给刚才的美女,并对她说:“你可以到一边找个位置坐着,一直站在这里多累呀。”

美女心里甜滋滋地笑了笑,还想搭话,却见傅项斌又扭头看卓玖,根本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也不自讨没趣,听话地去另外找了个位置坐下,只是目光时不时地看向傅项斌的背影,眼珠子转动着,似乎在心里盘着什么主意。

傅项斌没有急着喝酒,而是毫不吝啬地展示着自己的英俊笑容,状似随意地理了理身上价值数十万的西装,一抬头却发现卓玖又去热情地招待其他的客人,并没有把他区别对待,顿时心里不是个滋味。

又在卓玖调完一杯鸡尾酒后,抓了个空档,冒昧地问:“卓玖,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卓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男客人这么调侃,当下只是笑笑:“这个应该要因人而异吧。”

“如果我对你一见钟情怎么办?”

“只是荷尔蒙作怪,把这个念头的萌芽掐掉,浇熄一时上来的心火就没这回事了。”卓玖被挑逗多了,应付自如,之后便又去忙自己的。

傅项斌对她的回答没完不在意料之内,但这完全没有打击到他想要靠近佳人的信念,目光一直跟随着卓玖的身影,就连喝下去的鸡尾酒是什么味道,却被他自动忽略了。

傅项斌见调酒师美女似乎没空搭理他,便准备再点一杯酒。却听到电话声音,看到显示,才想起被自己忽略的朋友,起身前,拿出几百压到了空杯下,并向卓玖交待位置别让人占了,他一会就回来,便到门外接听电话,直接让对方过来这边。

转身往内走,就见一个美女向他走来并一脸熟稔的样子,傅项斌很努力地想要认清她的脸,但奈何这种网红脸网红浓妆,他见过太多了,不仅免疫还到了脸盲的地步,顿时疑惑了,“美女,我们认识吗?”

“刚刚你请我喝酒的,不记得了吗?”

傅项斌顿时深深地皱起英俊眉锋,撇下一句:“你给我让位,我请你喝酒算是答谢,没别的事就这样吧。”

说完,不带一丝留恋的,潇洒转身离去。美女回过神来,才知道对方是冲着女调酒去的,根本没她什么好事,顿时气得跺脚,却又不能冲谁泼赖去。

傅项斌见位置并没有被占,刚才怕被耽误的一点不快也就消去了。一坐下来,就听卓玖问他要点什么,他反问:“有什么是你拿手的?”

卓玖想了想,轻笑:“稍等。”便转身开始调酒。

这次是绅式调酒,那样优雅恰然,傅项斌之前只见她花式调酒的美妙姿态,宛如高难技艺一般让人赞不绝口。此时的绅式调酒,让她看起来庄重之余,又添优雅贵气的韵味,半点也没有酒吧女郎的艳俗,反而大气又柔和,出尘脱俗。更把禁欲系的制服魅惑演绎得淋漓尽致,让不少男客人都看得目醉神迷。

这时候,就连女客人都会不自觉地投来欣赏的目光,想要学得她身上的那股浑然天成的气质,却总是难以模仿。

卓玖将调好的一杯推送到傅项斌面前,傅项斌顿时被那小小的酒杯中,两种冲突感极强的颜色给迷住了。这一杯鸡尾酒,乍一看像红宝石一样耀眼,底下却旋着一圈像蓝宝石一般蓝的深邃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