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就要趁早!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74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金酒会所?”

这事时越之前就跟她说过了,她有能力和实力,不可能一直都处于放养般的培训阶段,在傅氏旗下的一家酒吧上班是必须的事,当调酒师除了需要大量的训练和尝试外,接受每一个客人的意见也是极其重要的。

只是之前并没有确定下是哪一家酒吧。而金酒会所,听起来就像是一个高级消费所在,应该不是纯粹的酒吧。

“工作是在晚上?还是在外地?”卓玖又问,她忽然意识到傅璟晔说这话的意思。

而且,他让自己给雅安找个爸爸,是不是她之后的工作,会无暇照顾雅安?

思及此,卓玖就想着要不要辞职了……

“放心,我承诺过你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照顾雅安,上班的时间你可以自己安排,一周去五天,一天上够四个小时就行。”

这是技师调酒师的一般工作时间,就算高级调酒师一天只工作三五个小时,也正常。

卓玖刚松了一口气,又听傅璟晔说,“但是你却照顾不了自己。”

淡漠声音带着讽刺,显然又透着关切。

“我……我哪有!”卓玖脸颊因为激动而微红。

傅璟晔觉得嘴硬的卓玖,倔强可爱的有些诱人,竟不忍心继续戳她痛处,“知道自己不能喝,就别勉强。”

“谁说的!我喝酒从来不勉强,再多我也能喝下!”

“那你怎么醉了?”

卓玖像只被惹毛的猫,叉腰犟嘴,“你看出来我醉了吗?”

傅璟晔眼底染了一丝笑意,“的确,不熟悉你的人,根本区别不了,你醉是没醉。”

卓玖傲娇地抬了抬脸,这就是她伪装的本事,独一份的。

“我区别得出来。”

傅璟晔向来善于观察,她那点小把戏,自然是逃不过他的眼,尤其,她醉后就像一张任人描绘的白纸,纯粹的不可思议,再小的心思都隐藏不住。

“怎么区别?”卓玖睁着一双明眸,向他讨教。

如果可以,她现在真的很想倒床就睡,酒气上头,真的很难受,尤其是要让自己保持着“清醒”,每一分第一秒都是煎熬。这也是她为什么醉后,就不想多与人相处,除了怕曝露自己的脆弱之处,也是有和常人酒醉时一样的毛病,只是她多少可以控制得住。

傅璟晔看着她近在咫尺向他较真的脸,想到酒会那夜的旖旎体验,薄唇抿了抿,喉咙滑动……忽然倾身,将带着凉意的唇覆盖到了她柔软的唇瓣上。

“唔——”卓玖被惊吓到,想要推开却推不动。

傅璟晔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掌着她的后脑勺,紧紧控制着她,让她动弹不得,任由自己索取她口中的甜香,带点啤酒的微苦,但这不妨碍他的越发越强烈的索求。

他再次尝试她的味道,只是想要弄明白,那天晚上他对她是否是一时的荷尔蒙左右下的冲动。

事实证明,这个女人似乎真的对他有着别样的吸引力。

明明都是女人,明明她不是他见过的最出色的女人,却无疑是最吸引他的一个,或者说,是唯一一个吸引他的。而他,连为什么被她吸引住也说不清道不明来。

现在,不过遵循着自己的本心,做自己从来没想过要对别的女人做的事。

他是喜欢追逐目标的过程,可是,偶尔也可以大胆尝试一次,上一次和这一次的尝试,不完全是冲动,也是经计算过后的必然,所以,他并不后悔。

卓玖整个人都被他吻得晕乎乎的,尤其是当他的唇延着她的下巴往下时,身体微微一颤,脚也软了。

“别……”

卓玖毕竟是没什么经验,很快在这股陌生的情动冲击下招架不住,声音带着颤抖与娇憨嘤吟,更是惹得傅璟晔身体里的一股冲动,想要侵占与掠夺。

许是,一直以来,他把自己压制得太狠了,又处于事业的上升期,除了那一次的意外,他一直都没有女人,如今遇到这么一个让他产生性趣的女人,顿时激发起了狼性,想要拥有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

很奇怪,按理,他傅璟晔的女人应该是身心干净,专属于他一人的。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对一个单身母亲有了性致。

男人,总是更愿意忠于自己身体的感觉,尤其是在“阴阳调合”的需求这一方面,更没必要娇情掩饰。

尽管发展太过突然,也怕唐突了佳人。

但,上床就要趁早!

傅璟晔对于自身的条件,是极有自信的,他不觉得眼前的女人有任何可以拒绝自己的理由。

傅璟晔动作有些粗鲁地,扯开了她的白色一字肩礼服,露出大片的雪景似的旖旎风光,眸光都开始绿了。

“傅总……”卓玖浑身没力,声音颤抖着,眼角沁出了泪珠。

傅璟晔看着她慌张害怕的小样子,伸出手指抚去了她眼角的泪珠,嗓音低沉的像重水,“不如,我们试一试。”

不是征询,而是决定。

“试,试什么……”卓玖眨了一下眼睛,她现在脑子完全是乱的,闹哄哄的一片,没法思考。

傅璟晔直接以行动作答,修长的手指肆意抚上她光滑的肌肤,再次吻住她微微红肿的唇,霸道地掌握着她身体的每一分反应。

卓玖刚开始被吓住,很快又在他的攻占下失了分寸,异样感一波波袭来,化作不可抑制的轻吟。

男人的眸色渐深,暼了一眼床上还睡得死死的小家伙,将浑身酥软的卓玖打横抱了起来,就往外走。

卓玖被他这一抱,惊呼一声,脑袋清醒过来的瞬那,看见床上的小雅安,脸上顿时红的要滴血似的,手紧紧抓着傅璟晔的手臂,再次抬眼看他时,眼里泛着血丝,“傅总!就算你不介意我有孩子,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你的身体已经给出最诚实的反应。”

卓玖气自己气的语塞。

“这是人类的正常反应,你不用多想。”

卓玖倔强地睁着他,“傅总,你不缺女人,还请放过我吧。”

傅璟晔狭长的双眸微微眯着,透着邪魅与危险,让卓玖心脏狠狠一颤,生出害怕和不敢反抗的念头。

傅璟晔抿了抿薄唇,“我给你时间考虑。”

卓玖下意识地点完头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答应了他?要成为他的情人吗?

傅璟晔将她放了下来,见她失神,人生第一次承诺,“我会照顾好你。”

卓玖抬头,看着他俊逸之极的眉眼,心头微荡,刚想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下巴就被男人修长的手挑起,再次送上了一个轻吻,温柔的,一触即离,带着呵护之意。

陡然之间,接到这样一个轻柔的吻,卓玖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很美好,好想沉陷。

她还没有体会完,就听傅璟晔说,“我不管你之前有过什么人,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你需要时间调整,可以,但我不会等太久。”

卓玖可以从他一惯冷漠的声线中听出决然之意,她再没有反驳他的决定。

“我睡醒后可能就忘了。”卓玖忽然说,感觉自己的脸在烧。

“没关系,这样更有趣。”傅璟晔忽的勾了下唇角,很快又敛去唇边的弧度。

卓玖有些看呆了,她第一次见他笑,虽然只有一瞬,是那样的好看,有着让人沉迷的魔性。

“休息一会,再吃饭。”傅璟晔交待了一声,就转身离开。

卓玖看了眼被关上的门,只觉得眼皮很重,直接就扑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傅璟晔的手还没离开门把,就听到声音,立马又把门转开,一眼就看见她衣衫不整地蜷缩在床边,压着被子睡着,又走了回去,伸手抚上她的侧脸和头发,“醒醒,洗个澡把衣服换了再睡。”

卓玖呼吸均匀,对他的说话声毫无反应。

傅璟晔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脸,抿了抿唇,先去浴室中放了水,回来后将她抱进浴室,放入浴缸。

褪去她身上被扯坏的白色礼服挂到一边,傅璟晔眸色深沉地看了她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又解开她最私密的保护,让她一丝不挂地呈现在自己眼前,眼中没有任何情色之欲,就势将她审视个透。

傅璟晔压制着心头,与情欲无关的某种悸动,拿过花洒给她冲洗身体,一手拿着毛巾给她冲洗,又像是怕会擦破她细嫩无暇的肌肤,动作很轻,很柔,又细致到她身体的每一寸。

给她洗完澡后,傅璟晔将她抱回了床上,又去了衣帽间。

衣帽间被卓玖收拾的很整洁,甚至可以说是一丝不苟,他要找的睡衣和某贴身衣物,一眼就看到。

给卓玖穿好衣服后,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她安祥的睡脸,低头在她额头落下轻吻,又看向旁边睡着的小雅安,伸手用指腹轻轻摸了摸她稚嫩的小脸,这才走了出去。

此时已是近黄昏,傅璟晔下楼后,交待姜婶做好饭菜,就回了公司。

卓玖睡到晚上九点的时候才醒来,对之前关于卓雅安落水和之后怎么睡到床上的事情,一点记忆也没有了。

只觉得头有点痛,浑身酥软的不像话。

“妈咪,你醒啦?”卓雅安从外面跑了进来,扑到了床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