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草坪婚礼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64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卓玖的确没能搬成,她把傅璟晔要在别墅里长住,自己准备搬的想法,一跟时越提起,时越才醒悟过来,三舅那一通简短的电话是什么意思。

傅璟晔当时并没有提及卓玖要搬离的事,只说他自己打算在别墅常住,就挂了电话。搞得时越一头雾水,现在接到卓玖的请求,时越这个人精,立马嗅出点不寻常的味道。

按理说,三舅要住哪里,没有必要特意告知他,尤其是想到三舅外冷内热的闷骚性子,时越哪里会不知道该怎么做。

时越给卓玖的答复很有上司的拽范儿,“你想住就住想搬就搬,当庄园是什么地方,不给搬!你要是想毁约,就准备好毁约金!”

卓玖瞬间无语,她不过是说了一句,傅璟晔要在别墅常住,她又是带着女儿,怕影响到傅总的私人生活。

他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请求无果,卓玖也就作罢。虽然和BOSS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感觉很奇怪,但她只要做好自己的本份,约束自己和女儿就冒犯到BOSS就行了。况且,BOSS要是看她们母女不顺眼,也会让她们搬离。

这么一想,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卓雅安对于傅璟晔住在这里的事,更加坦然,甚至因为能天天见天傅叔叔,整个人都比在以前开朗了许多。

当晚,傅璟晔回来后,卓玖将锁匙交还给他,并客气地说了一句,“谢谢。”

傅璟晔看了她一眼,直接越过她,“你先开着,明天放你一天假。”

“……”她明天本来就不用上班的,嘴上还是客气地说,“那……谢谢,我明天刚好有事。”

明天就是卓一鼎和施雪的婚礼,卓玖无法拒绝参与,她虽然不是伴娘,但卓雅安还要当一个小花童呢。

“什么事?”傅璟晔突然又回过头来,他以为明天放她一天假,可以让她带着女儿去玩,不用再像上次那样,只能呆在庄园这一片小小的,没有童趣的地方。

傅璟晔也知道,明天是星期天,是她的休息日,但他也知道,之前因为酒会的准备,她甚至都没有出过庄园,也是怕她再继续埋头苦干,才特意多说了这一句。

“我哥的婚礼。”

傅璟晔点了下头,离开了她的视线。

卓一鼎虽然是卓家家主卓弘礼的私生子,即便也受到卓弘礼的看重,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卓家的庞大事业是不可能传给他这名私生子的。

而施雪是施家唯二的的二千金,施家没有男丁,大女儿施雨已经嫁给了更高的豪门,让施雪和卓一鼎结合,其实也有那么点招赘的意思,只是明面上双方家主都没有说。两人的结合是双赢。

卓一鼎和施雪举行的是户外草坪婚礼。

卓玖穿了一身素白礼服,开车载着同样身穿白色小裙子的卓雅安,来到婚礼现场时,来宾几乎都就位,仪式也差不多开始。

之所以这么晚来,也是因为她不想在这里多呆,只想着仪式一结束就走。

限量版的黑色的玛莎拉蒂开到一边的停车场时,引起了不少在场的人注意。

这一场婚礼虽没有什么大人物参与,但来的几乎都是公司高层和一些沾亲带故的B市本地人,眼力是有的,看到这种豪车开来,都以为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来捧场,甚至有人当下就记下车牌,让人去查是谁的车。

个个睁着大眼睛,想看是谁来了,却没想到车上下来的是一个年轻漂亮,气质清冽如酒的女子,牵着一个三岁多,如瓷娃娃般精致的小女孩儿。

卓玖一下车就发现有不少目光注视着她们,眉头微拧后又松开,目不斜视地走向婚礼场地。

“那不是卓一鼎的妹妹吗?也是个私生女,听说还未婚先孕,生了个女儿!”

“成为卓家的千金后,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还要继续当什么调酒师,还和人生下个野种!”

“啧啧,这么年轻就生了孩子,卓家主丢脸都丢尽了。”

“就是,原本卓家主为了认回他们兄妹俩,都承受了不少舆论压力。”

“你们注意到了吗?她刚才开的那个车,是限量版的玛莎拉蒂,价值好几百万,不是一般人能开的!”

“会不会是她哪里勾搭的男人?”

“那辆车的车牌号码我认得!是T·K现任总裁的专属座驾!”

“什么?!你没搞错吧?”

“真的!我还特意去求证了!”

“那她怎么会开傅总裁的车?”

“她现在不是成了傅氏的首席调酒师吗?会不会真的像传闻说的那样,她和那位总裁有一……”

“怎么可能!她虽然是长得年轻漂亮,但她也是有孩子的人!”

“搞不好她女儿就是傅氏总裁的私生女……”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绝得这很有可能,不然傅氏总裁为什么特意去邀请她当傅氏的首席调酒师,而且还把自己的私车给她开!

像这种大人物,就算外面养个情人,买辆豪车给情人就是顶大方的了。但傅氏总裁却是豪不忌讳地直接把自己的私车给“情人”开,这是不是招示了什么?

在一些人的小声议论声中,仪式始于开始了,这些人也安静了下来。

“妈咪记得给我拍照哦,要拍得好看点。”卓雅安临上场前,又再次提醒。

卓玖笑了笑,“放心,我一定会把雅安拍得美美的,快去吧。”

卓雅安在卓玖的眼神鼓励下,和身穿黑色西服的卓远扬一起,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像两位小天使一般,走在新人的面前散花。

婚礼仪式过后,卓玖原本想带着卓雅安直接离开,不料被施雪的姐姐施雨给缠住。

“听说你成了傅氏的首席调酒师,前两天的酒会上很是风光呢。可惜,就连我老公的身份都没有资格得到一张请柬,没能亲眼目睹你的风采,真是遗憾。倒是我妹妹,借了你的福,能跟你哥哥一起去参加酒会,只是他们俩个不懂事,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抓住。要是他们懂得把握,说不定就能说动一两人个大头成为投资商。说到这个,卓玖你以后可是有大把的机会,可以和这些,连我们也没资格接触到的人,经常会有往来。任何一个女调酒师能做到你这份上,也算是极大的成功了。”

与施雪的娇蛮和无理不同,施雨一直是个厉害角色,也是商场上的女强人,假意奉承间,把卓玖给贬了个透。

深剥,也就一个意思,不过是一个有着首席调酒师身份的交际花!

“渴吗?”卓玖从旁边的条桌上,拿过一杯饮料,递给她。

施雨一愣,笑着推拒,“公司里经常要开会,这说话都说成习惯了。”

“是啊,出口成章,佩服。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口才,倒也能借着我这傅氏首席调酒师的身份,多勾搭一些大人物为未来铺路了。”

“多勾搭一些青年才俊,为雅安重新找一个爸爸才是真。”

“你也知道我有雅安,哪个青年才俊身边没几个姑娘盯着,哪里轮得到我。”

“你年轻,还漂亮,不是个个青年才俊都会那么浮浅,在意世俗的目光。”

卓玖敷衍地笑了笑。

“今天是我妹妹和你哥哥的婚礼,为庆祝我们成为一家人,干一杯。”施雨也不恼,拿过两杯酒。

卓玖心想,成为一家人有什么好干杯的,但有好酒,她向来是不会拒绝的,于是客套地跟她碰了碰杯子,一饮而下。

“早就听说了你的好酒量,还真是痛快。”施雨轻抿了一口,目光微烁,“干了这杯,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也算是你姐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和你姐夫也会帮忙。”

“客气了,我向来不喜欢麻烦人。”

“我知道你跟我妹妹处的不好,但她是她,我是我。”施雨的眼神莫测地睇了她一眼。

卓玖刹那间,心思电转。

是了,施雨和施雪都是有资格继承施家财产的人,尽管施雨嫁了高门,但老公却有出轨绯闻传出,想来婚后的生活不尽如意。而且有传闻说姐妹俩因为继承之位闻不合。

原本,以施雨的能干,是最理想的继承人。但是施雨却成为了别人的老婆,而施雪和卓一鼎结合,生下的孩子却可以姓施,以传统来说,更适合继承施家的事业与财产。

施雨又说,“我也不指望太多,希望你偶尔可以帮我搭桥牵线。”

卓玖笑而不答。

倒是直接的很,前面把她明里夸暗里讽了一番,现在却要仗着她这朵“交际花”搭桥牵线?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明明就是看不起她的身份,又何必腥腥作态。

“妈咪,我想吃那个炸虾仁。”卓雅安忽然跑过来,摇了摇卓玖的手。

“好,我们去吃。”

卓玖也懒得再和施雨说什么,直接带着女儿去吃好吃的。

施雨目光微沉,葱白手指捏紧着酒杯,很快又释然地松开,转身浅笑往其他处走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