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再亲我一口就答应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87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印在他脸颊的那份软滑的触感,像一股温泉冲洗过心房,像是给一直以来空荡荡的地方,填充了一份摸不着的暖意。

只体验了瞬刹,傅璟晔便正色,“现在可以说了吧?”

“妈咪说只有喝了啤酒才会醉,但是要喝了很多才有用。”卓雅安皱了皱眉,“酒会不是没有啤酒吗?妈咪怎么会喝那么多啤酒?喝醉了呢?”

傅璟晔也知道,这次的酒会是没有啤酒的,除非是别人带来的,或特意要的,但那样不可能会多。那么,应该是卓玖本身就喝的酒多,再喝啤酒后身体就起了反应。

傅璟晔很容易就猜到了卓玖的这个小秘密,叮嘱了小雅安一声,“以后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件事,也别告诉你妈妈,我来过这里。”

卓雅安这只小腹黑又弯起了大眼睛,笑着,“傅叔叔,你再亲我一口,我就答应你。”

傅璟晔刚才是出于习惯,用命令式的口吻,没想到小家伙也会跟自己讨价还价,看着小家伙踮着脚,努力把自己粉嫩的小脸蛋送上来的软萌模样,心头一软,低头,薄唇在那张柔嫩的小脸上浅浅地触碰了一下。

香香软软的,大概这就是棉花糖的味道?

傅璟晔忽然将笑得得意的小家伙抱起,绕过大床,把她放置到被子中,给她捏好被子,轻声命令,“快睡。”

脸上依旧是冷的,但连他自己也察觉了,这声音比以往任何时间都温柔。

卓雅安用力点头,小声说,“我会答应傅叔叔,不将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诉妈咪的,妈咪喝啤酒会醉的事,以后也不跟任何人说。”

“嗯。”

傅璟晔声音低低地应了一声,看着小家伙闭上了眼睛,呼吸惭惭均匀,又看了一眼旁边熟睡的卓玖,见她不舒服地皱着眉头,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眉心,抚开她紧拧的皱褶。

见卓玖平静下来,又看了一眼旁边像是在做着美梦,甜甜笑着的小家伙,一时间,只觉得心头没由来得烦躁。

速度有些快地转动着扳指,还是静不下来,干脆去别墅后面练箭。

早上酒醒起来后,卓玖只觉得头隐隐的疼,最后的记忆是在施雪拿了啤酒给她喝,然后又被沈若婉拉住应酬搭讪,后面就越来越模糊,连之后认识了哪些人都干脆一片空白。

“雅安!”

卓玖忽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忘记了,一下子从床上弹跳了起来。就看见卓雅安站在床尾,正努力地尝试着给自己穿衣服。

“雅安……”卓玖愧疚起身给女儿穿衣服,“对不起,妈咪明天喝醉了,谁给你洗的澡?”

“姜阿姨给我洗的澡,妈咪不用担心,其实我也可以自己洗的,但姜阿姨都不肯让我尝试。你看,我都能自己穿衣服了。”

卓玖怜爱地笑了笑,“看你笨手笨脚的,刚才差点把衣服穿反了。”

“我可以学的,很快就能学会了,到时候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卓雅安倔强道。

卓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妈咪不辛苦,有雅安陪着,能照顾雅安,妈咪很开心。”

卓雅安琉璃般的眸子骨碌碌地转了转,“那妈咪给我找个爸爸吧,那样就有人帮妈咪分担了。”

卓玖脸上的笑意敛了敛,“妈咪给你扎头发吧,一会吃完早餐,送你去幼儿园。”

母女俩来到楼下时,傅璟晔已经坐在餐桌上享用着丰盛的早餐了。

“哇,今天早上又是这么多好吃的,有傅叔叔在真好!”

这是童言无忌的小雅安同学,最直观的感受。平时只有她们母女俩时,卓玖也不喜欢浪费,所以早餐尽管简单,但营养齐全,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只是这话落到傅璟晔耳中,却变了味,“你们平时都吃得不好?”

“没有!”卓玖赶紧道,“一直都很丰富,只是我们才两个人,准备再多也吃不完,何必浪费。”

傅璟晔抬眸看了一眼卓玖,见她神色如常,想来,昨天晚上发现的事,她当真一点都不记得了。

同时醒悟,自己刚才犯了个错。

这是不是,关心则乱?

傅璟晔不再说话,用完早点,动作矜贵地擦了擦嘴,状似无意地问,“雅安今天上课吗?”

卓雅安喝了一口牛奶,“嗯,今天是星期六,我们都上六天课的,明天就不用去了。妈咪说,今天会送我去幼儿园。”

“会开车吗?”傅璟晔看向卓玖。

“嗯?会。”她差点跟不上BOSS的思维。

“车库里没有看到你的车。”傅璟晔想到自己停车时,并没有看到其他不属于他的车辆。

“我打车。”

傅璟晔起身,离开了餐厅。

卓玖母女俩吃完出来后,又碰到了傅璟晔,看样子,是在等她?

“锁匙。”傅璟晔递给了她一个车锁匙。

“这是……”卓玖发现车锁匙上的材质是属于玛莎拉蒂的。

“给你开。”

傅璟晔留下这句话,就甩给她一个伟岸的背影,离开了别墅。

卓玖:“……”

傅璟晔刚上自己的坐驾黑色宾利,就拨通了严厉的电话,“昨天晚上的酒会有啤酒?”

“是有几瓶,作为调酒的辅佐,给调酒师们用的。”

这应正了傅璟晔的猜想,正如上次的调酒大赛上,卓玖应该也是喝了有啤酒参杂的鸡尾酒才会醉。

傅璟晔静默了一会,没有再问其他,直接抛了个任务过去,“给我查一查,四年前,七月三号那天晚上,威诺酒吧进出的,一个穿红色露肩礼裙的女人。”

“……是。”

乍一听到这份任务,严厉再沉稳,心头也能勉爬上了八卦的蔓藤,心痒却不敢多问,只能憋着!

傅璟晔的车刚驶出没多久,卓玖就带着卓雅安进了车库,找到了与锁匙相应的黑色车辆,忐忑不安地带着女儿坐了上去。

住进庄园非她本愿,尤其是时越还安排她住到傅璟晔的一栋私人别墅里!着想他平时都不住这也就算,没想,傅璟晔突然要在这住一晚上,而且是连接两夜,她就已经够心惊胆战了,现在突然把自己的私驾也给她开!

卓玖一点也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是在走钢丝!战战兢兢!

尤其是,昨天的应酬里,她可是听了不少BOSS的八卦和桃色绯闻!这些是媒体上是看不到的,只有接触了这个圈子,才会在其中听到这些隐而不宣的“秘闻”!

这位BOSS的心思,实在让人难以揣摸。

车子让她开,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她就算再觉得这车子烫手,也不敢不开呀!

“妈咪,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哦。”小雅安背着小书包坐在副驾催促着。

“我……就是熟悉一下车辆,这就走。”

卓玖没想到,她成为傅氏首席调酒师时,空穴来风的某些“潜规则”绯闻还未平静,就因为她开了一次傅璟晔的私人座驾,再次将她推上风口浪尖!

卓玖送卓雅安去了幼儿园后,没有逗留,直接回了庄园别墅,发现别墅里多了好几个女仆和男仆,还有一位年过半百的男管家。

“卓小姐,你回来啦。”慈眉善目的管家,脸上噙着微微的笑意,“我叫曲高,卓小姐叫我曲管家就是了,有什么需要的尽可以吩咐。三爷以后都要常住这,我们这些人都是跟着过来服侍三爷的,以后,还请卓小姐多多指教。”

开什么玩笑!傅璟晔要长住这里,以这个BOSS难以捉摸的心思和行为,不是更让她每时每刻都松懈不得吗!

卓玖脸上牵强地笑了笑,“曲管家说笑了,你和我都是傅总的人,都是为傅总办事的。而且,曲管家的资格比我老,是我请曲管家吩咐和指教才对。”

曲高连说,“客气了客气了。傅老先生一直都希望三爷尽快成家,但三爷一直以来都是以事业为重。这次更是以拓展庄园为借口,再次拒绝婚事,傅老先生这次没有参加酒会,也多半是因为这事。”

“不是因为傅老太太吗?”卓玖听时越略微提起过。

“那是借口,无论是因为哪一件,都是在生儿子的气,傅老先生一直希望三爷可以成家,子孙成群,承欢膝下,奈何,三爷是傅老先生最得意最省心也是最不省心的一个。事业上,交给他是完全没问题,唯有成家的事,一直拖着。今天看到卓小姐,我想……”

“曲管家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卓玖失笑,“我只是一个调酒师,而且我是有女儿的人。”

“啊?!”曲高惊诧,“卓小姐看起来不像有孩子的人啊。”

卓玖笑笑。

曲高也知道自己搞错了,老脸一红,“抱歉,三爷的地方从来没有住过女人,我以为……”

“我也以为这个别墅是一直空着的,既然傅总要长住过来,我还是搬吧。”

“这……”

曲高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捅了娄子,在卓玖一离开后,赶紧汇报给了傅璟晔,说,“卓小姐听闻三爷你要常住这别墅,她说怕不方便,要搬走,三爷你看……”

傅璟晔听后,声音冷淡且督定,只回了一句,“她搬不了。”

曲高完全捉摸不透傅璟晔的意思,但这事也没有他可管的余地,也就不多管了,尽管做好本份,身份就丢不了。

傅璟晔挂完电话后,又特意给时越去了一个电话。

第一次,他感到没谱,是对一个女人的行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