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酒色撩人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74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卓玖抬头看向草地灯印照着的,男人晦暗不明的俊漠脸庞,小心脏不觉地紧绷了起来,掩饰着,眨巴了下眼睛。

傅璟晔看着她那浓密的睫毛像蝶翅一样轻扇,像是撩过他的心头,挠不到的痒。一低头,薄唇覆住了她柔软的双唇,浅品慢尝。

或许月色太好,显得眼前的女人格外的诱人,紫红色的礼服原本就将她衬得像一杯美酒,加上她喝多了酒后,整个人都沾染了馥郁的酒香,像要撩起人的“口腹之欲”。

傅璟晔一惯自制,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冲动的一刻。但吻上她双唇,尝到其中柔软清甜,还带着独特的酒香的那一刻,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欲罢不能。

卓玖原本就酒气上头,被突然吻上,清冽阳钢的男性气息侵袭,只觉得醉意更甚,整个人都有些发懵,回过神来后,整个人都被他禁固在怀中,想要脱身却发现挣脱不开。

傅璟晔眼眸微眯,带着酒香的柔软香甜让他尝的正欢喜,见她不肯合作,一手搂紧她纤细柔韧的腰身,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后,更觉得这份味道格外好。原本微眯的危险眸光,醉成了享受。

卓玖发现男人紧贴着自己小腹的地方有了些反映,脸上一红,心急之下,暴发的大力气推开了他。

“傅先生,我是有孩子的人!请自重!”卓玖生气道。

傅璟晔原本被推开十分不悦,听到她说到孩子,愣了神。

卓玖趁机快速逃离。

傅璟晔转身,看向她逃离的背影,黯淡的夜色中,眸色不明。

浴室里。

卓玖看着镜子中满脸通红的自己,越想越脸红,脸像是随时都会烧起来一般。

她是第一次有意识的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哪怕现在是她酒醉的时候,就如傅璟晔所想的那般,醉后的她才是她完全的人格。

虽然她是有孩子的人,但那次不堪的屈辱经验,她又怎么会刻意去记忆,更何况那时候的她是在喝醉的情况下又被下了药,意识模糊,加上酒吧房间里,灯光昏暗若无,她也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那次的记忆,她有意屏蔽,一直以来也做的很好。可这次的接吻,她越想抛掉,就越是挥之不去,甚至,有点想念,那份不曾体验过的美好……

卓玖拍了拍自己的脸,卸妆洗脸,让自己更清醒。

再次看着镜中湿漉漉,绯红未褪的面容,卓玖自嘲地笑了笑。傅璟晔是什么样的人?他是国民老公,怎么可能会对她这个单亲母亲有意思?

刚才不过是因为大家都喝了些酒,分泌作怪,所以她才会沉浸其中,甚至就势发生些什么,也没有半点反抗力吧?

清醒过后,对于和傅璟晔之间可能发展的关系方向,她却是连想也不敢去想。

“睡吧,睡一觉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就不用多想了。”卓玖自我催眠着,洗了个澡后就直接倒头睡了。

生了孩子之后,除了那些国际比赛,这是她第一次喝醉,所以没有想到还有个女儿需要照顾,心乱如麻的她也没有想到这一渣,在酒精的促使下麻痹自己睡去。

卓雅安发现妈咪不见了,也不愿意再在酒会呆下去,和卓弘礼等人告别。

卓一盛原本想把卓雅安送回去,却被时越拒绝,“我送她回去就可以了。”

“雅安现在住哪里呀?”施雪忽然诱哄着问。

卓雅安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我也不知道是哪。”

“走了。”时越愉快地勾了勾唇,直接抱起小家伙,甩给众人一个背影就走。

他特意邀请卓弘礼等人过来,也是想借机会了解一下卓玖的家庭,也发现卓弘礼对于这个外孙女的关怀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冷淡。

卓统礼给予寄望的是卓一鼎和卓一盛兄弟俩,毕竟他真正爱的人不是妻子,而是卓一鼎兄妹的生母。

卓弘礼因为爱人之死才不顾长辈的为难,坚决认回卓玖兄妹,原本对卓玖也是关爱有加,但自从卓玖不顾他的反对,硬是把孩子生下来后,卓弘礼就对这个女儿失望至极,不闻不问,甚至觉得女儿太过叛逆,也为堵住悠悠众口,才想要让她去相亲,顺便为卓家的事业给予一点帮助。

至于许贞对待卓玖母女俩,则像是一个陌生的旁人,更加漠不关心,仅限于一些客套话。对于卓玖的风光出采,至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回到别墅后,傅璟晔就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台笔记本,在办公务。

时越惊诧,“三舅你怎么在这?”

“工作。”

“卓玖呢?”

傅璟晔键盘上的修长手指一驻,“应该睡了。”

时越“哦”了一声,低头看向手中牵着的小家伙,笑了起来,“小雅安,你妈咪睡了,大哥哥帮你洗澡要不要?”

“不要!”卓雅安严肃拒绝。

“可是你妈咪睡了,没人帮你洗澡澡怎么办?”时越坏坏地笑着。

傅璟晔听着这个外甥的诱哄,实在没办法继续工作,插了一句,“让姜婶照顾她。”

“对,我去找姜阿姨。”卓雅安立巴抛弃时越,奔去了姜婶的房间。

时越:“……”

傅璟晔继续埋头工作。

“三舅……”

“时间不早,你可以回去。”傅璟晔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时越摸了摸鼻子,知道强留下来也是自讨没趣,“那我走了,你记得跟小雅安说一声,让她想我。”

傅璟晔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埋首处理邮件。

姜婶带着卓雅安出来时,傅璟晔吩咐了一声,“小心别吵到她。”

姜婶缓了一缓才会过意来,“好的,先生。”

姜婶给卓雅安洗完澡后就下来了,傅璟晔再次抬头,“孩子睡了吗?”

“回先生的话,孩子很乖巧,洗完澡后,就在她妈妈身边睡下了。”

傅璟晔点了点头,“你也去休息。”

姜婶应了一声,退回自己的房间。

偌大的大厅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手头的工作也告一段落。

傅璟晔半垂着眼皮,缓缓转动着左手拇指的扳指,一圈又一圈……

两分钟后,直接关了电脑起身上了三楼。

走到卓玖的房间门前,停了半秒,伸出手,转动门把。

轻微的“咯”的一声后,门被打开了,淡黄色的睡眠灯亮着,映照着母女俩的柔和面庞。

傅璟晔脚步无声地走到床前,垂眸注视着。

“傅叔叔!”卓雅安忽然从床上蹦了起来,开心地叫道。

傅璟晔一愣,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别吵到你妈妈。”

“哦。”卓雅安小心地应着,浅淡的灯光下,大眼睛越格外晶亮。

傅璟晔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而眼前的小家伙似乎没有半点睡意,“睡不着吗?”

卓雅安摇了摇头,又问,“傅叔叔,你是特意来看我妈咪的吗?”

“……”傅璟晔没想到小孩子看事情竟然那么通透,也不隐瞒,直接点下头。

卓雅安有些奇怪,“妈咪酒量很好的,怎么会醉呢?难道她喝了啤酒?”

“啤酒?”傅璟晔敏感地抓到了什么关键点。

卓雅安一点也没有泄秘的自觉,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傅璟晔,话到一半,完全没有要说下文的样子。

“你妈妈喝啤酒就会醉?”傅璟晔忍不住问。

“也不算是。”卓雅安皱了皱小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傅璟晔知道小孩子不可能会算计自己,也耐着性子问,“那她怎么会醉?”

小孩子的天性敏感,从大人的话里听出一丝迫切。

卓雅安站了起来,小心地越过睡着的卓玖,走到傅璟晔更前,仰着小脑袋,骨碌碌地转了转琉璃般的大眼睛,调皮道,“傅叔叔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有那么一瞬间,傅璟晔的嘴角扯了一抹浅淡的笑意,很快就隐去,卓雅安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傅叔叔刚才笑了?”

傅璟晔微愣,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笑。

他是含着金锁匙出生的,在条件优渥的环境下长大成人的同时,需要学习的东西也比平常人家的孩子多,没有过童年,没有玩伴,在他的生活里只有不断的学习,追求进取,哪怕获得再大的成就,对他来说也是理所当然,下一次还需要更大的成就,而且,他也从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在这样的养成下,没有笑脸迎人的必要,也就不习惯笑容。

为了让小孩分心,傅璟晔倾下伟岸的身子,凑过自己那张一惯冷峻的面庞。

傅璟晔的这张脸,虽然俊美到无可挑剔,但也足以吓到任何小孩,让人畏惧透辟,但卓雅安一点也不怕他,见他凑过来,十分开心地在他有点硬硬的脸颊上“啵”了一口之后,像偷吃得逞的小猫一样,双手捂着嘴“咯咯”地笑。

傅璟晔看着小家伙笑成弯月的一双大眼睛,只觉得,再硬的心肠,此刻都会变成了果冻,原来有女儿的感觉,是这样的……

傅璟晔看着笑得开的小家伙,又是微微一笑,转瞬即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