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卓雅安的父亲是谁?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75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施雪看着卓玖一口气把一杯啤酒喝下,脸上的笑意更浓。

卓玖一喝完,就要走人,却又被她拉住,“怎么不聊几句就走了?”

“没什么好聊的。”卓玖很直接地不给面子,扯开她的手就走。

“哼!”施雪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轻晃着自己杯中才喝了一小口的啤酒,“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施雪不过在卓一鼎面前随意夸了一句卓玖的酒量,却意外得知她对啤酒过敏,至于是什么样的一个过敏情况,她就不知道了,但是,管他呢!今晚的酒会,看到她那么风光,她就是不爽!

“不过是个私生女,真以为那些人都把你当宝了吗?不过是个媛交!”施雪碎了一口,解气地离开。

“卓玖。”

卓玖没走几步,又凑巧遇上了沈若婉向她打招呼。

沈若婉看上去没精打彩的,似乎对酒会兴趣缺缺,就随口问了句,“酒会不好玩吗?”

“都没有认识的人,我姐和姐夫他们又有自己的目标,我一个人在这里面就像傻子似的,都找不到人说话。”

“怎么会,你长得那么漂亮,一定有不少世家公子主动过来搭讪吧?还是你眼光太高了?”卓玖半开玩笑地打趣了一句。

沈若婉原本就牵强的笑容又僵了一下,“呵呵,这么大的盛会,美女如云,哪有我越众而出的份。倒是卓玖你,站在台上调酒的身姿,可是连傅大总裁的目光都吸引了。”

“他是我老板,观看我调酒就是视察下属的工作能力。”言下之意就是,你想多了。

“对了,还没祝贺你成为傅氏的首席调sigg师,干一杯。”

沈若婉拦住过路的侍者,拿了两杯酒。

卓玖也不好拒绝,接过和她对饮了一杯,正要借口辞去,又听沈若婉说,“不如你陪我吧?你应该认识很多人吧?介绍几个给我认识呗?”

“……酒喝多了,我现在有点醉,怕是不能带着你了。”

“骗人。”沈若婉娇嗔地瞪了她一眼,“你的酒量那么好,刚才喝那么多都没事,是不是嫌弃我是个麻烦?”

“没有。”

“那就陪我走走呗,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我对他们也不熟悉……”

“没事,你可是首席调酒师,你站在这里,就有人来搭讪了,怕什么。你看,有人来了。”

一个身着名牌的帅气公子哥儿,和一个女调酒师一起走了过来,自我介绍起来,有意结识卓玖。

沈若婉顿时兴致盎然,漂亮的桃花眸子里,神彩明显亮了许多。

卓玖也就顺带着给前来搭讪的人介绍了旁边的沈若婉。

沈若婉虽不是出身名门,但绝对是书香门第,爷爷是某大学退休的校长,而她自己则是音乐出身的,钢琴十级,也是想借这个机会,寻找一位投资人,开一场个人演奏会。

沈若婉的目标就是踏入星光大道,成为一名万众瞩目的钢琴演奏家!

一直不断的有人前来向卓玖问好敬酒结交,卓玖也不能失礼于人,不然蒋媛这位礼节导师就没有必要了。

“都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怎么还没有反应?”施雪远远地看着卓玖带着沈若婉,与众多有头有脸的人交谈,而她和卓一鼎两个人却处处受到冷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嘀咕什么呢?”卓一鼎发现她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就是看见你妹妹喝那么多酒,会不会醉倒。”

“放心吧,她就算醉了,别人也看不出端倪的,这种大场面,她不可能会出问题的。”卓一鼎笑着说,显然对自己的亲妹妹很是自信。

“醉了也看不出来?”施雪疑惑问道。

“小玖的酒量很好,之前在酒吧时,被一些客人刁难,喝了十几瓶五六十度的洋酒,都不醉。”

“这么厉害?那她岂不是永远不会醉倒的?那你怎么又说她醉了也看不出来,她又怎么会醉?”

“这就不知道了,可能喝过酒后跟其他东西相冲,某些特定情况下才会醉吧。”

“那怎么区别她醉了和没醉?”

“这我也不知道。”卓一鼎笑着摇了摇头,“醉没醉,只有等她自己清醒后才知道。”

施雪没好气地瞪着他,“你是逗我玩的吧?”

“可能我也是被小玖逗了吧。”卓一鼎失笑,看向远处卓玖的目光,有那一刹那的恍惚。

卓一鼎也一直以为卓玖不会醉,直到某次兄妹俩拿这事打趣,卓玖告诉了他自己酒醉的秘密。

这是属于卓玖和他的个人秘密,他是不可能告诉别人的,哪怕对方是他老婆。他已经对不起过妹妹一次,他不想,再次有人借卓玖的弱点来害她!

施雪见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整个人都莫名地烦躁,和卓一鼎跟卓弘礼他们打过招呼后便先离场了。

被沈若婉强留,卓玖几次想要抽身都没能成功。酒气上头,卓玖只觉得眼前的人与物层叠模糊,头痛得厉害,却一直强撑着,不让任何人看出头端倪,有送上来的酒,她就喝。

“妈咪!”

卓雅安想要过去,却被时越阻止了,说,“你妈咪在忙着接待客人,你不要过去。如果你过去了,那些客人就会逼问你妈咪许多问题,你也不想让她为难吧?”

来酒会的人,知道卓玖身份的人屈指可数,毕竟之前不是一个圈子的。但这里也人多嘴杂,偶尔有闻到腥味的,想要来打探,都被时越挡了回去。卓家的那些人个个都不敢得罪他这个将军孙子,倒也没有人敢找茬。

“傅叔叔那里也不能去,妈咪那边也不可以。”卓雅安有些不高兴地嘟了嘟嘴,“这什么破酒会,一点也不好玩,我以后再也不要参加了。”

时越笑了笑,“对你们小孩子来说,酒会的确没什么好玩的。但是,你可以看到你妈咪那么漂亮的一面啊。”

卓雅安的确是第一次看见妈咪如此光彩的一面,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

沈若婉在遇到一个赏识她才华的大老板后,终于肯放过卓玖了。趁着沈若嫁和那位欲要投资她的某外企的年轻总经理商谈时,直接离开了殿堂,往自己住的别墅而去。

眼看别墅的位置在即,卓玖放松下了下来,顿时觉得头重脚轻,踉跄了一步。

“小心。”一道低沉冷质的关切声音响起。

卓玖抬头,借着草地上的户外灯外,看清了来人,“傅先生。”

傅先生?

傅璟晔心中划过一丝诧异。

这一声傅先生,与她之前拒人于千里的疏离不同,反而带着小女人该有的温婉柔意。

这让傅璟晔想起那次调酒赛事上的第一次见面,“你醉了。”

肯定的句式,傅璟晔看着眼前的她与之前在殿堂中大放光彩的她判若两人。

卓玖冲他傻傻地笑了笑,“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着,越过他往别墅走去,结果左脚拌右脚,直接向地面扑去。

傅璟晔眼疾手快地将她扶住,卓玖抬头,笑了起来,声音轻灵悦耳,“我没事。”

又是这处没心没肺的傻笑。

傅璟晔对眼前的她好没抵抗力,见她想要挣开自己,抓着她双臂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卓玖疑惑地看向他。

傅璟晔迎着她的视线,仔细审视着,就好像要在她脸上看出朵花来。

“怎么了?”卓玖疑惑地蹙了蹙眉。

“四年前的夏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傅璟晔盯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忽然问出这一句。

自那次在国外一别之后,傅璟晔其实一直耿耿于怀,后来的亲自登门,她却宣称两人并不相识也从未见过面。他才发现,眼前的女人分明是拥有两个人格,而他也是想再次见到她醉后的人格,想要亲口一问。

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撞上来,他当然不会放过。

卓玖一愣,垂下了眼睑,“没什么特别的事。”

“卓雅安的父亲是谁?”傅璟晔的声线不自觉地染了一股异样。

“……”卓玖只觉得心头一惊,强硬道,“不关你的事。”

“我可以查。”

“你找我的时候,明明说过孩子不是问题,为什么现在要纠结这个事情?”

傅璟晔忽然发现,卓玖醉后的人格知道清醒时的一切,清醒后的她却不知道醉后发生的任何事情,这就好像,醉后的她才是完整的人格,清醒的她才是缺失的!

“我不会查你。”傅璟晔之前说了不查就不查,他是个讲信的人,刚才只是想吓吓她,但她好像并没有因此被吓到。果然是完整的人格,想法和行为都不一样吗?

卓玖又是一愣,完全不明白眼前的男人究竟想要做什么,视线坦然地与他对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傅璟晔冷静了下来,手慢慢松开她。

卓玖松了口气,真怕自己刚才会冲动。尽管她自己也很想确认,但她从来没想过要跟那次事件的男人坦然相对,不管那男人是不是眼前的这个。她是受害者,仅仅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

卓玖刚一动,双肩又被抓住,力道让她吃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