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靠近……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76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恰逢周日,卓玖带着雅安在别墅附近走动。

庄园很大,卓玖没有车,想要带雅安出去无实在太不方便,再者,她现在是处于培训阶段,也不能随便出去。

卓玖拿着卓雅安的故事书,准备在别墅后的梧桐树下,过片刻专属于母女俩的悠闲上午时光。

“妈咪,那是干嘛的?是射箭用的吗?”卓雅安指着一个箭靶好奇问,她只在电视上看过类似的东西。

“是的。”

“我想看射箭。”卓雅安睁着一双大眼睛期待地看向卓玖,完全没有兴致看书或听故事了。

“……”

最后,卓玖拿来了弓和箭,看过视频后开始自学。小家伙完全不懂,但看到妈咪似模似样的姿势就在一旁哇哇地兴奋叫着。

卓玖蹩脚的学着射箭的一系列动作,一边自检是否规范动位。由于当了调酒的技巧,常年累月地训练到了足够强的臂力,射程却仍旧不及傅璟晔的远,只好选择近一点的箭靶,准头却欠缺太多。

卓雅安自发地去向姜婶要了一张小板凳,坐在树阴下观看着,偶尔随着卓玖射出去的箭拍手呼喊,可惜卓玖十次中有九次都没中靶,唯一的一边也只是在边沿。

“妈咪加油~!”小家伙很给力地在一旁拍着小肉爪子,给妈咪打气。

卓玖回头看了她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射了一箭,又偏了,走到小家伙身边,“雅安想不想试试?”

“可以吗?”小家伙倒是跃跃欲试。

“妈咪去问问有没有儿童弓箭,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小家伙开心地啄了一下脑袋。

卓玖问了姜婶,并没有她要的儿童练习用的弓箭,投壶倒是有。

卓雅安看到卓玖没拿来小弓箭,却拿了一个高高的窄颈壶,上面还插着十几只长长的带着羽翎的掷矢。

“哇~这是孔雀的尾巴吗?好漂亮呀~”小家伙跑过去,摸了摸那上面的矢上的羽翎。

“对,是孔雀的尾巴制作的箭羽,想不想玩这个?”

卓玖将掷矢都拿了出来,投壶放到一边,箭羽是蓝绿色的孔雀尾翎,矢身部分是绿檀实木制成,整体纤巧轻盈,做工精湛,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高档货色。

“想~!”

卓玖笑着拿过一直矢放到卓雅安的小手里,“看,像妈咪这样投进去。”

说着,示范了一次,因为考虑到卓雅安,壶放的位置很近,一下子就投了进去,“雅安,来试试。”

卓雅安把玩着了一会手上的掷矢,矢身差不多有她身量的一半长,但很轻盈,她也能掷得起来,抬手试了试,“咻”的一下,就投进了壶口中。

“太棒了!太棒了!我投中了!妈咪我投中了哦!”小家伙兴奋地叫着,扑过去抱住了妈咪的大腿。

“嗯,雅安很棒!”卓玖不吝啬地夸奖。

“粑粑!”卓雅安忽然更兴奋更大声地叫了起来,在卓玖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放开了她的大腿放她身后跑去,奔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身边,抱住了他的大腿!

卓玖一回头,就看见傅璟晔站在身后不远处,看样子,似乎看了有一会。

傅璟晔垂眸看向腿边的小女娃,软绵绵的身子依靠在上面,还有那句带着奶气的呼唤,轻柔的触感像羽毛抚过心脏,说不出来的暖意。

“抱歉,傅总。”卓玖赶忙上前把孩子抱开,转身小声教育道,“不能随便叫爸爸知道吗!”

卓雅安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像是不明白,看看卓玖,又歪着脑袋去看傅璟晔,

好像每次叫他粑粑,他都不理人呢。卓雅安有些失望的想到,看到傅璟晔走了过来,不太开心地叫了一声:“傅叔叔。”

傅璟晔的步伐一顿,不知怎么的,听到不同于刚才那声甜脆的“粑粑”两字,竟无端的感到失落。

傅璟晔在卓雅安面前站定,伸手抚了抚她软柔的发丝,“投壶好玩吗?”

“好玩!我第一次投就投中了哦!”卓雅安很快又恢复了精神,两眼发光地等着夸奖。

傅璟晔看见她这副喜乐于形的纯真模样,薄唇抿了抿,手上轻抚的力道加重了些,“以后想玩可以随时来玩。”

卓雅安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好~!”

虽然没得到夸奖,但这个许诺也算不错。

傅璟晔又看向卓玖,“我刚才在楼上看到你练箭。”

“……只是试了一试。”

“练箭有助于思考,这几天培训如何?”

“导师们对我的帮助很大。”

他的话前后两句转变太快,卓玖仍旧是听出了联系,对方可能是以为她练箭是为了思考和寻找创新灵感,哪知道她为了取悦女儿?!面对金字塔顶尖的BOSS问话,她的回答既不显自满也不会过兼。

傅璟晔微一点头,“你们玩。”然后自己往前走去练箭。

卓玖没有看到严厉,心想他大概今天休息了吧。

BOSS在这里练箭,卓玖多少有些不自在,但卓雅安完全不受影响,看着傅璟晔射箭,时不时地发出哇哇的兴奋叫声,还有小肉爪子给力的拍击声。

傅璟晔一开始显然不习惯自己练箭有人在旁边“喧哗”,虽然表面看起来箭术仍旧不失平常水准,心态却没有往常练箭时那般集中,也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射了两箭后,索性罢手,将弓放到卓玖手上,“你来试试。”

卓玖闻言接过弓,搭箭上弦,自检姿态,然后放手发射,不知道是否因为有BOSS在这里压阵,这次居然被她射中了红心!

“哇!妈咪好棒!居然射中了!”卓雅安又兴奋地叫了起来。

卓玖一阵汗颜。

虽然不是最远的那架靶,只是就近的一架,但她之前却没有一次射中。

“不错。”傅璟晔说了一句。

“只是饶幸。”

“我说姿态。”

卓玖:“……”

好吧,她的拙劣果然不是饶幸可以覆盖的!

卓玖再次搭箭上弦,沉着性子调整自己的姿态,全神惯注地盯着自己的目标,就连卓雅安也感受到这凝固的气氛,安静得隐藏起自己的存在感。

卓玖正屏息着,忽然感觉到一阵清爽好闻的男性气息向自己倾覆而来,挺直的后背轻触到男人坚实的胸膛,卓玖身体微微一僵,与此同时,握弓拉弦的两只手也被男人修长的手指覆盖。

傅璟晔也感觉到了她被自己靠近时的刹那僵硬,低眸略过她的发顶,看到她小半边脸闪过一抹别扭。

卓玖很快调整回自己的状态,任由他微凉的手指触碰自己沁了层薄汗的手。

浅淡的独特体香沁入鼻尖,傅璟晔放缓了呼吸,没有说话,只是给她微微调整握姿,就退了开来,这一过程不过十几秒。

在外人看来,傅璟晔是个冷漠的禁欲系男人,所以当他有某个异性同框时,再寻常不过的相处都会瞬间变味,再加上这种小事在他看来无需理会,也就导致圈中有不少关于他的桃色绯闻在泛滥。

任何的相处模式,只是出于他天蝎的个性,习惯观察和审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现在的卓玖也不过是在他的接触和审视范围内。

所以,当后过来的严厉,看到老板亲自教她射箭的动作时,并没有太过惊讶。

卓玖借着傅璟晔帮她固定的姿势,放松刚才紧张的肌肉,稳了稳后,射出一箭,正中靶心!

卓玖回过头看向傅璟晔,却不知道严厉什么时候过来了,和傅璟晔交谈了不一会,便一起离开了。

卓玖轻舒一口气。

卓雅安望了眼他们离去的身影,很快又回过头来,兴奋地拍着小手,“妈咪厉害!再来一次吧~”

卓玖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再度抬起弯弓,上弦搭箭,寻摸着刚才的姿势和感觉。

射出——

偏了……

距离开园酒会的最后一天。

傅璟晔离开公司后,独自开车回家,中途等红绿灯时,接到严厉的电话。

“老板,傅主席他刚才已经乘飞机去了法国。”

傅堃是T·K的董事会主席,傅璟晔的亲生父亲,一开始对于庄园开扩的计划便不同意,只是傅璟晔一意孤行,故意在开园酒会之前同国以此推脱,也不至于落媒体口实,虽说在傅璟晔的预料之中,但心中仍不免有些失落。

电话那头,严厉见傅璟晔没出声,又说:“孙大少刚才来电说,手头上的计划案在赶进程,明天的酒会参加不了。孙二少在美国……也说不回来。”

傅璟晔目视前方,静静听着,最后问,“我大哥呢?”

“他今晚就回来了,说一定会去。”

“我知道了。”

孙大少和孙二少则是傅璟晔大哥傅奎龙的两个儿子,只不过这父子三人的性格完全没有共通处。

挂了电话后,傅璟晔继续开着车,却不想回家了。在又一路口的红绿灯停下,目光掠过街景,看到旁边一品牌童装店橱窗里,摆着的一件小红裙,脑中闪过卓雅安向他扑过来的身影。

红绿灯变幻,车子开到了童装店门前,停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