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负责教导的导师

作者:静水流深. 字数:357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卓玖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露出客气的清淡笑容,然后又继续低头看书。

傅璟晔的大长腿刚碰到沙发边角,就听姜婶说午饭已经准备妥当了。

傅璟晔垂着眼睑,居高临下地看向卓玖,“吃饭。”

卓玖其实也听到姜婶的话了,只是她准备放下书就听到了傅璟晔的声音,抬起头就对上了他琉璃质的漂亮眸子。

傅璟晔淡漠地敛起目光,沉稳转身,离开了沙发。

刚才那么一刻,他莫名的有些不自在,像是自己不小心犯了个小错误又刚好被抓到。

中午阳光灿烂,室内的光线也极好。长桌上的法式料理也十分可口,只是长桌两头的人,却各自吃的异常沉默,但这样不仅没有半点尴尬,反而还有种莫名的和谐感,尤其是当两人偶尔抬眸,像是通过眼神交流一般。

除了有必要的应酬,严厉是从来不和老板同桌吃饭的,今天中午也不例外。只是在一旁待着,像管家一样等候吩咐。

在严厉的认识里,老板并不是第一次和女性单独吃饭,尽管老板的话少,也不苟言笑,但从来没有一次像是这样的情况,让他有种……老夫老妻的错觉?

严厉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洞大开了,老夫老妻要是这样没有点半语言交流,那估计是没有感情在的了。

至于一旁的姜婶,只知道卓玖是庄园特意聘请而来的调酒师,完全没有多想什么,是个老实的本份人。

两人的进食速度差不多,傅璟晔使用完午餐,动作矜贵而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最后才道:“你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和姜婶说,不需要客气。”

“好的。”

傅璟晔使用过午餐后,便离开了庄园,回公司去了。

卓玖刚在沙发上坐下,就接到了时越的来电,让她到正处庄园中心的那栋别墅,去见诸位导师们。

这座别墅或许可以称为微型城堡,也是法式的代表建筑,虽然较新,但造型却大气古朴,整栋别墅占地就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里面有宽敞的殿堂和各类设施,是专门用来举办酒会和招待客人的地方。

微型城堡外面是对称的炫烂花坛和宽阔的车道,中间有一座巨大的自动喷泉水坛,周边是绿意盎然的宽敞草地。

时越带了五个人过来,三男两女,年龄大约都在四十岁往上。

经时越介绍,卓玖才知道,来自法国的年近花甲的老婆婆罗琳,是个资深裁缝,这次过来是专门给她量身材尺寸,用以定制各类“工作服装”的。

一个四十左右风韵犹存的美妇人是她的体态礼仪老师,名叫蒋媛。

两个来自国外的导师,分别是四十岁出头的强森,和五十岁左右的约翰。

他们虽然是导师,本身却不是调酒师,而是资深品酒师,并不负责教卓玖调酒技巧,他们只负责欣赏和品尝,和指出她的不足,以及帮助她如何提升自己调酒方面的能力。

因调酒方式或者说表现形式分为,所以由两位品酒师各取所长,对卓玖进行指导性的教导,并不直接帮她提升技能,能走到哪一步,或者是否可以走出全新的路子,都看她自己的,这非传统式的开放式培训,也是傅氏庄园策划方案中关键性的一笔。

绅式调酒,也就是寻常的英式调酒,动作极尽优雅,也称为传统式调酒,除了动作要规范到位外,对酒的口感和味道要求尤其高,由更为年长的约翰负责品尝和给出恰当的意见。

另一种美式调酒,就是时下各大酒吧内最为盛行的花式调酒,动作极尽夸张、炫目,调制出的鸡尾酒颜色也十分炫丽缤纷,不仅对调酒师的动作技巧有十分高强的要求,对酒的味道把控,和物理之间的效果反应都有不浅的考验。

最重要的就是花式调酒师必须应和时代,在增强自己的技巧的同时,还需要不断地进行创新。卓玖作为女性,由于臂力的原因,想要学好花式调酒,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是男性的数倍。就目前来说,她做的很好,但还不够看。

傅氏之所以不安排任何一个真正的调酒师来指导她,也是不希望她走别人的套路,而是想培训成一名调酒界的新星,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不凡之路!

最后一名五十多岁的亚洲人就是时越口头上的挂名师傅了,卓玖曾经见过一面误以为是时经理的时锋,是一名酿酒师兼品酒师,还当过时越母亲的师傅。

现在也是卓玖的导师之一,和另外两位品酒师一样,只负责喝,和给出意,口头上传授前人的经验和见闻。能领悟多少,就完全看卓玖个人了。

最后一个,时越本人也是卓玖的导师之一,他的意见和口味代表着傅总以及时下年轻人的需求,也是一名不可或缺的导师!

卓玖一边让罗琳大师测量身形,一边听着时越介绍着几位导师。

四人看起来对她这个学生很客气的样子,但心理多多少少都有些怀疑,来之前,他们也都向时越打听了她的一些基本信息,此时看到她的年轻和美貌,在没有看到实力之前,谁也没法不去怀疑她的价值。

只不过他们都是受到高薪聘请而来,不是让他们提出疑问的。这一点,时越在带他们过来时,就已经提醒过,所以这会他们也没有表露出什么不满。

以他们的年纪,都是曾见证过一代人成长起来的人,也不会毫无理由地提出置疑,至少,需要先相处过,摸清这个学生有多少料,值不值得他们这些老资格联手栽培!

量完身形后,罗琳大师先离开了。

唯一的学生和几位导师双方则开始深入交谈,就对酒文化的认知和个人对酒的理解,有意无意地试探对方的水准。即便作为学生的卓玖在这试探方面也不甘示弱,又不会令向几位导师反感,反而更让人刮目相看。

友好交谈之后,当然是由卓玖现场发挥,调制几款鸡尾酒,有传统英式和花式两种调酒,除此之外,还分短饮和长饮。

短饮鸡尾酒适合在调制后的十到二十分钟内饮用,此时的口感和风味为最佳。长饮则适合在调制后的二十到半个小时左右饮用,长饮多数用以配合餐后饮用,还要考验到调酒师对餐桌上的食物和酒的搭配。

几位导师一直到食用过晚餐后,才品尝完最后一款餐后长饮鸡尾酒。

导师们并没有发出什么赞美之词,就如同严肃的品酒师,以自己的专业角度来看待,在品尝时几款鸡尾酒时,只发出某些疑问和给出一点意见,又或者由技巧和某款鸡尾酒的严厉讲述到酒文化和历史,卓玖也因此收获颇多。

时越和几位导师离开之前,给了卓玖一个表格,上面是她各项技能的培训时间安排。每天上午九点到十二点是跟着蒋媛学礼仪、社交、突发状况的处理和说话技巧,还有圈中可能会接触到的哪些人和事等等。

卓玖早起之后都会练习瑜珈,加上她本身便气质极佳谈吐得宜,蒋媛在礼仪方面需要指导的地方并不多,给她上课也只是尽可能的补充她的不足之处,使她更趋向完美女人。

下午两点到五点则属于调酒时间,周日导师们休息。

导师负责指导的时间并不多,最终的成绩如何还是得看她自己的学习与努力。

好在她即便年轻,却有着将近十年的调酒经验,再加上不弱的天赋,根基不可谓不厚实,这也让几位导师放心许多。

不过,也要看几天后的开园酒会,她会不会被其他的备选人才拉下台,只有她成功胜任,几位导师才会继续引导她在自己的调酒之路上走得更远。

夜色降临,卓玖回到别墅时,卓雅安已经被接送回来了,并吃完了姜婶给她做的一份儿童晚餐。

“妈咪!”卓雅安一见到卓玖回来,立即扑了过来。

原本卓玖在听闻导师们要留下来吃晚饭,让她现场发挥餐后长饮还有点担心无法去接女儿下课,时越却说他已经让冯星去接人了,五点半的时候,时越还特意出去了一趟,卓玖才留在庄园别墅里陪着导师们。

“雅安,对不起,刚才妈咪在忙没去接你,你自己一个人过来会不会怕?”卓玖将卓雅安抱起,柔声问。

“不怕,有冯星哥哥送我,还有大哥哥接我过来,还有姜阿姨给我做好吃的。这里还这么大这么漂亮,我实在太喜欢啦!”卓雅安奶声奶气的说着,小脸上还有未褪却的兴奋,显然一点也没有突然来到陌生地方的恐惧感。

卓玖笑意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喜欢就好,妈咪带你去新房间看看。”

“好呀。”小家伙兴奋地拍着小肉抓,她还没来得及去房间看看呢。

卓玖和姜婶说了一声,便带着孩子去了三楼的房间,一进房间,小家伙又是一阵兴奋。把小书包交给卓玖后,一会跑到落地窗前看外面的夜景,一会又捣敲着房中的饰物。

换了个新环境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止不住想要探寻。直到卓玖拿了衣服要她去洗澡,她才止住了各种好奇的举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