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劫持婚娇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80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友谅说完,命人将衣衫不整,满脸脏兮兮的她带了下去。

随后直接在五通庙登基即位,将天完国改国号为汉,从此他就是汉王。

最后他将红巾军都统一的改成了黑衣军。

登基的第三天便是黄道吉日。

一大早,云浅问坐在妆台前,看着镜子内的自己出神,她还没有完全从那日的恐惧中走出来。

任由婆子们在脸上随意涂抹,听着婆子们唠唠叨叨,

“听说汉王府修建好了,就在江州。”

“那么远呀,但好像是个风水宝地呢,这丫头福分可真大,直接就是汉王妃,多好。”

“是啊,这汉王平日不近女色,能嫁给汉王,多少女人巴不得呢。”

“别小看这丫头,虽说粗布衣裳,气质倒也不俗,配得上咱们汉王。”

一块红盖头盖过她的头顶,随后她被送出大门口,刚出门口,一只手掌带些厚茧的手伸了过来,她非常抵触,并没有伸手,他却强行拉过她的手,用力攥住,将她送上轿子。

当轿子抬起来的那一刻,云浅问感慨万千,她不甘心就这样嫁人了,对方还是让她反感害怕的人,想到每天她会躺在一个魔鬼的身边,就浑身打哆嗦。

她紧紧握住袖中短剑,准备晚上拼死一搏,也要保住清白。

陈友谅的队伍浩浩荡的走在街上,张定边等人尾随其后,此次他们直奔江州汉王府。

长月是陈友谅指定给她的陪嫁丫头,跟随在轿子旁。

马背上的陈友谅身躯凛凛,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俊美如他,威风也如他。

路两旁围观的百姓羡慕不已,不知是哪家小姐这么有福气,居然能得如此夫婿。

此时云浅问内心万分复杂,突然轿子停了下来,外面一阵打杀的声音。

随后听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姐姐,你在里面吗,我们来救你了!”

是秀英的声音。

云浅问拿开红盖头,将沉重的凤冠取下,掀开轿帘,看见朱重八徐达带着一众红巾军,而秀英就在朱重八身后,秀英看上去似乎憔悴了些。

“陈友谅,你快放了我姐姐,重八大哥他们会饶你不死。”马秀英站在前面对着马上的陈友谅喊道。

而马上的陈友谅手持弓箭,笑得阴沉,如同鬼魅,却带着充足的阳刚之气,

“呵呵,好大的口气,朱重八,徐达,今日本王大喜之日,也将是你们的末日!”

“我操|你姥姥的陈友谅,那我们就试试。”

朱重八不甘示弱暴着粗俗的言语,但是那气势相对陈友谅来说,还是弱了些。

“小云儿,是你吗,这些年哥哥找得你苦啊!”

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从朱重八身后走来,看见云浅问那眼神是情真意切,眼眶发红。

云浅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在做梦一般,看见两年未见的哥哥,眼泪哗哗的流,两年不见,哥哥更壮实了。

“哥哥!”

她跳下轿子往前跑去,一支箭射在她的面前,箭心狠狠插在地上,挡住去路。

她冷冷的抬头看向马上穿着红色新郎服的陈友谅,在阳光底下的他显得更为英气逼人,他一手拿着弓,一手拿着箭,正对准她的心脏。

四周齐刷刷的围满了弓箭手,就连房顶上都是站满了他的人。

陈友谅箭已在弦上,只要她在迈出去一步,他就会杀了她。

“陈友谅,是我常遇春背叛你在先,有事冲我来,请不要伤害我妹妹。”

常遇春着急的大声喊道,生怕陈友谅会发出那一箭,箭如果真的发出,谁也阻止不了,也躲不掉。

“哥哥,不要求他。”

她不顾一切的往前走,

“嗖!”

陈友谅的箭还是射出去了,但是却落在常遇春的腿上。

常遇春的腿瞬间开始像涌泉般的喷血,单膝跪在地上。

“遇春!”徐达和秀英担心的上前扶住他。

“这就是背叛本王的下场。”

陈友谅取出三支箭,放在弦上,冷冷说道,

“如果你不在乎他们的性命,尽管往前走!”

云浅问停住了脚步,她真的不敢往前走了,她知道陈友谅,说到做到,更何况三箭连发,真的射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朱元璋,大手一挥,发号施令,

“弟兄们,给我上,将云姑娘救出来!”

房顶上的弓箭手准备射箭,陈友谅不急不慢的挥手,

“不要射箭,活捉朱重八与徐天德!”

红巾军冲上前与陈友谅的黑衣军打了起来,周围围观的百姓,抱头逃跑,繁华热闹的街上,瞬间成了战场。

朱重八持剑冲向陈友谅,却被张定边飞拳打倒。

长月眼神清冽,挥手,袖中长鞭甩向徐达,她本想勒住他的脖子,却没想到云浅问伸手拉住了她的鞭子。

徐达转过身来,一剑砍断长鞭,长月用力太大,被弹了出去,徐达关切的问道,

“云姑娘,你没事吧。”

陈友谅策马过来,飞身而下,抱起云浅问跳上马背,用力抱入怀中。

“你放开我!”

她拿出短剑刺向他,他并没有躲,而是身体往前倾,任由短剑刺进他的胸口,血开始如涌泉般流出来。

她有些错愕,他为什么不躲,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躲开她的。

看着她错愕的眼神,他笑了,笑得很温柔,温柔的仿佛湖中的一潭水。

“本来你也是打算新婚之夜要本王的命的,对么?”

此时,大批的红巾军涌了进来,陈友谅的黑衣军很少,个个是精兵强将,眼中嗜血,出手就是人命,一看就是经过强加训练的,朱重八的红巾军不少倒地殒命。

而徐达跃上马,一把将她从陈友谅怀里抢了过来,抱起她降落在地上,将她交给常遇春,

“徐达,多谢了!”常遇春抱拳答谢。

秀英也赶了过来,担心的上下打量着,着急的问道,

“姐姐,他有没有伤到你。”

“妹子,跟哥先离开这里”。

说完拉起她和马秀英就走,刚迈出一步,云浅问的另一只手臂被陈友谅拉拽住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

说着一把将她拽入身后,

一掌击向常遇春的心窝子上,常遇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后出手第二掌,马秀英义无反顾的挡在了他身前,替他挨下这一掌,随后倒入他的怀里。

“秀英!”

云浅问着急的要上前,却被他紧紧拽着,不放手,她根本没有办法上前。

“遇春快走!”

徐达上前和陈友谅打了起来,陈友谅身上虽然有伤,但出手仍是快准狠。

陈友谅将云浅问紧紧护在身后,以一敌众,每一招每一式,足以要人命,云浅问怎样都挣脱不开他,她刺给他的那些伤,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绝对是盖世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