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弑君夺位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335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很吃力的将他放在桌案前的椅子上,正想办法如何逃出去,说不定张定边就在门口守着。

往后轻轻一靠突然后边的墙动了一下。

她转身移开那块板子,墙慢慢移了上去,她惊喜的发现里面是个密道,

真是天助我也!

她毫不犹豫的提群迈了进去。

待密道关上之后,张定边才感觉到里面不对劲,立刻冲了进来,只见他们的主上紧闭双眼昏迷在桌案上。

张定边一杯水泼醒他,

“主上,属下冒犯了!”

此时陈友谅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怒不可泄,阴沉道,

“她人呢。”

“未见出门啊,主上。”

张定边也是奇怪。

“给我出来!”

陈友谅愤怒的将整个书房扫了一遍,甚至桌子都被踢翻了,最后两人目光锁定在墙边的暗板上。

两人扭动开关进入密道,不见人影,走到密道尽头,有扇门被打开了。

“主上,属下带人去追,她跑不远的。”

陈友谅点头默认,此时内心被那小女子气得要疯掉,居然给他玩阴的。

云浅问一路往采石方向跑去,因为她听说过,朱重八的军队就在采石。

几乎是跑了一夜,张定边追的方向正好是反方向,所以怎么也没追上她。

两天后她终于到了采石,几乎是又冷又饿,到了城外,只见城门口是清一色的黑衣军在守城。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上前拉住一个正要进城的农夫问道,

“大叔,这采石城怎么尽是一些黑衣人啊。”

“姑娘外地来的吧,这采石呀,现在已经是徐寿辉的地盘了,这是勤王陈友谅夺来的,那朱重八已经退往滁州了。”

农夫说道。

云浅问闻言大失所望,突然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

“何时攻下的?”

“有十天了吧。”

农夫说完就急急忙忙进城了。

居然十天了,她居然连消息都没有,还白白跑这么远,怎么办?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办,一身轻薄纱衣有些微冷。

看来她只能是继续前往滁州了。

轰隆

轰隆

两声响雷响彻天空,将她吓了一跳。

一片片黑压压的乌云盖住天空,眼看暴雨要来,她似乎连躲雨的地方也没有,但见东边不远处有一座庙,现在她顾不得想其他了,只能是先找地方避雨。

到了庙前,上面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五通庙。

她想也没想直接进去了,庙里面干干净净,似乎是被人精心打扫了般,此时的她又冷又饿。

刚要想办法生火弄些吃的,却听见外面一阵声音,走到门口看见大批的红巾军侍卫整整齐齐的排成两排,在雨中站成两条长龙。

“勤王,这就是五通庙。”

勤王?怎么到哪都是她,眼看着他往庙内走来,她不得已躲到了神像后面。

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次落到他的手里。

陈友谅带着几个黑衣军推门而入,瞬间一阵寒风涌了进来,云浅问抱紧了身子。

他打量着里面,声音带着不悦的训斥道:

“一群废物,连个丫头都追不上。”

“属下愿听主上任意发落!”

张定边诚心的低头认错。

“罢了,那丫头诡计多端,也不能全怪你,这徐寿辉老儿来了没有。”

“定远已经去请了,主上邀请,他不敢不来。”

“很好。”

陈友谅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瞬间倾盆而下的大雨,有些担心,不由得说道,

“这么大雨,她能去哪里,穿得那么薄,本王就这么让人讨厌?”

云浅问听到这里内心一阵触动,这时候陈友谅居然关心的是她冷不冷,突然感觉一阵暖意包裹全身,似乎他也不那么讨厌了,悄悄探出头去,他挺拔的身影,精致的五官轮廓更为清晰。

此时的她是又冷又饿,不由得蜷缩了下身子。

“主上,属下不明白,多少名门闺秀争着想嫁您,您为什么一定要对一个小丫头动心思呢。”

张定边看着失神的陈友谅,心里万般不解。

这也正是云浅问想知道的,所以她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

“对呀,多少女人巴不得跟了本王,本王哪点不好,让她如此生嫌?”

陈友谅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轻轻呢喃道。

“主上,皇上来了。”

此时张定远走了进来,陈友谅的眼眸中瞬间阴了下来,那眼神如同索命的阎王般。

张定边兄弟二人站在他身后,双手环胸。

云浅问好奇的探出头,看着一个身穿黄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陈友谅只是看着窗外,思绪里想的是那个小小的身影,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没有理会他。

原来他就是徐寿辉,这么胖,看来这做皇帝就是好啊,不愁吃不愁穿,云浅问心叹道。

徐寿辉见陈友谅没有理会他,不免有些尴尬,走上前,躬身道,

“勤王,这采石还是你帮朕打下来的,接下来要去拿下应天,全是你的功劳啊。”

声音中刻意巴结着,讨好着。

陈友谅没有回头,看着窗外的大雨,淡淡的说道:

“是啊,可惜你等不到那一天了。”

淡淡的语气就像是叙旧说话一般,但是话语中却充满着杀气。

徐寿辉当场懵了,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的到来,但当它到来时,还是那么残酷。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云浅问感觉庙堂是死一般的沉默,随后是一片肃杀的气氛,让人不寒而栗。

她亲眼看到徐寿辉的汗和眼泪都下来了,他心中的恐惧全写在脸上,和她此时的心情一样的。

她感觉要发生什么。

“友谅,给我一条生路,皇帝给你做,我做平章,你看这样行吗?”

他终于放下了底牌,现在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现在他只想活着。

陈友谅终于回头了,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徐寿辉,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陈友谅要同意时,他却说出了徐寿辉一生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本王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在这个乱世上生存下来的?”

这次徐寿辉彻底的绝望了,他吓得在原地开始发抖。

张定边上前一拳捶在他的头上,瞬间徐寿辉头破血流的倒在冰冷的地上,外面的雨下的更大,天雷滚滚。

他倒下时最后看到的是陈友谅那冰冷的目光。

躲在神像后的云浅问看到这血腥的一幕,惊恐万分,她的惊恐不亚于徐寿辉,她见过死人,最残忍的也只是被人一剑刺死,却没见过这般血腥残忍的一幕。

她不受控制的叫出声来,那惊恐的尖叫声在庙内充满着回声,甚至门外的雨声也被她的声音遮住了。

陈友谅眼神一凛,更加的冰冷,张定边直接从神像后面将云浅问拉了出来。

云浅问被重重的摔在已经头破血流的徐寿辉面前,此时的徐寿辉眼睛睁得老大,眼中仍是带着惊恐,不甘,死不瞑目。

云浅问见状更是害怕的往后退,看上去更是狼狈至极,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就像是个逃难的小疯子一般。

陈友谅等人也没想到神像后面的居然是她,敛去眼神中的杀意,踱步走到她跟前,蹲下身子,看着她眼中的惊恐,阴柔道:

“怎么,没见过死人?还是没见过杀人?”

此时云浅问怕极了他,刚刚他话语中的温柔全化成了一种冷,刺骨的冷。

她感觉她已经被他推进万丈深渊里,万劫不复。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此时他在她的眼里就是魔鬼,让她害怕,恨不得立刻躲离他,现在的他随时都可能会捏死她。

可她还不想死。

她有些后悔,为什么刚才没忍住,最后还是落在他的手里,如果真落在他的手里,她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看着他身后的张定边等人,又开始怀疑,他们能够在他的身边活到现在,不知道是命大,还是他们的本事。

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他摸不清她是冷还是因为害怕,解下自己的披风,裹在她单薄的身上。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汉王妃。”

他的声音带着恳定,唇角中荡起一片温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