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汉王逼婚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312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三日很快便过去了,一大早,云浅问坐在妆台前,

任由婆子们在脸上随意涂抹,听着婆子们唠唠叨叨,

“听说勤王的王府修建好了,成亲这日就立为汉王了”。

“这丫头福分可真大,直接就是汉王妃,多好”。

“是啊,这勤王平日不近女色,就算想娶亲,多少女人巴不得呢”。

“别小看这丫头,虽说粗布衣裳,气质倒也不俗,配得上咱们勤王”。

一块红盖头盖过她的头顶,随后她被送出大门口,一只修长干净的手伸了过来,她非常抵触,并没有伸手,他却强行拉过她的手,用力攥住,将她送上轿子。

当轿子抬起来的那一刻,云浅问感慨万千,她不甘心就这样嫁人了,对方还是让她反感害怕的人,想到每天她会躺在一个魔鬼的身边,就浑身打哆嗦。

她紧紧握住袖中短剑,准备晚上刺杀勤王。

陈友谅的队伍浩浩荡的走在街上,张定边尾随其后。

长月作为陪嫁丫头,跟在轿子旁。

马背上的陈友谅身躯凛凛,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路两旁围观的百姓羡慕不已,不知是哪家小姐这么有福气,居然能得如此夫婿。

突然轿子停了下来,随后外面一阵打杀的声音。

随后听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姐姐,你在里面吗,我们来救你了”!

是秀英的声音。

云浅问拿开红盖头,将凤冠取下,掀开轿帘,看见朱重八徐达带着一众红巾军,而秀英就在朱重八身后,秀英看上去似乎憔悴了些。

“陈友谅,你快放了我姐姐,重八大哥他们饶你不死”。

而马上的陈友谅手持弓箭,笑得阴沉,如同鬼魅,却带着充足的阳刚之气,

“好大的口气,朱重八,徐达,今日本王大喜之日,也将是你们的末日”!

“那我们就试试”。朱重八不甘示弱,但是那气势相对陈友谅来说,还是弱了些。

“小云儿,是你吗,这些年哥哥找得你苦啊”!

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从朱重八身后走来,看见云浅问那眼神是情真意切,眼眶发红。

云浅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在做梦一般,看见两年未见的哥哥,眼泪哗哗的流,两年不见,哥哥更壮实了,

“哥哥”!

她跳下轿子往前跑去,一支箭射在她的面前,箭心狠狠插在地上,挡住去路。

她冷冷的抬头看向马上穿着红色新郎服的陈友谅,在阳光底下的他显得更为英气逼人,他一手拿着弓,一手拿着箭,正对准她的心脏。

四周齐刷刷的围满了弓箭手,就连房顶上都是站满了他的人。

陈友谅箭已在弦上,只要她在迈出去一步,他就会杀了她。

“陈友谅,是我背叛你在先,请不要伤害我妹妹”。

常遇春着急的大声喊道,生怕陈友谅会发出那一箭。

“哥哥,不要求他”。

她不顾一切的往前走,陈友谅的箭还是射出去了,但是却落在常遇春的腿上,他还是下不了手。

常遇春的腿瞬间开始像涌泉般的喷血,单膝跪在地上,

“遇春”!徐达和秀英担心的叫着上前扶住他。

“这就是背叛本王的下场”。

陈友谅取出三支箭,放在弦上,冷冷说道,

“如果你不在乎他们的性命,尽管往前走”!

云浅问停住了脚步,她真的不敢往前走了,她知道陈友谅,说到做到。

此时朱元璋,手一挥,发号施令,

“弟兄们,给我上,务必将云姑娘救出来”!

房顶上的弓箭手准备射箭,陈友谅挥手,

“不要射箭,活捉朱重八,徐天德”!

红巾军冲上前与陈友谅的黑衣军打了起来,周围围观的百姓,抱头逃跑,繁华热闹的街上,瞬间成了战场。追忆热血年华

朱重八持剑冲向陈友谅,却被张定边飞拳打倒。

长月眼神清冽,挥手,袖中长鞭甩向徐达,她本想勒住他的脖子,却没想到云浅问身手拉住了她的鞭子。

徐达转过身来,一剑砍断长鞭,关切的问道,

“云姑娘,你没事吧”!

陈友谅策马过来,飞身而下,抱起云浅问跳上马背,用力抱入怀中。

“你放离开我”!

当着这么多人,被他如此近距离的紧紧抱着,不免面红耳赤,羞愤难当。

陈友谅看着她羞红的脸,觉得可爱至极,但当下场面混乱,他又要忍着。

她拿出短剑刺向他,他并没有躲,而是身体往前倾,任由短剑刺进他的胸口,血开始如涌泉般流出来。

她有些错愕,他为什么不躲,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躲开她的。

看着她错愕的眼神,他笑了,笑得很温柔,温柔的仿佛湖中的一潭水。

“本来你也是想要本王的命的,对么”?

大批的红巾军涌了进来,陈友谅的黑衣军很少,但是个个精兵强将,眼中嗜血,出手就是人命,一看就是经过强加训练的,朱重八的红巾军不少倒地殒命。

而徐达跃上马,一把将她从陈友谅怀里抢了过来,抱起她降落在地上,将她交给常遇春,

“徐达,多谢了”!常遇春抱拳答谢。

秀英也赶了过来,担心的上下打量着,着急的问道,

“姐姐,陈友谅有没有伤到你”。

“妹妹,跟哥先离开这里”。

说完拉起她和马秀英就走,刚迈出一步,云浅问的另一只手被陈友谅拉拽住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

说着一把将她拽入身后,

一掌击向常遇春的心窝子上,这时候秀英,义无反顾的挡在了他身前,替他挨下这一掌,随后倒入他的怀里。

“秀英”!

云浅问着急的要上前,却被他紧紧拽着,不放手,她根本没有办法上前。

“遇春快走”!

徐达上前和陈友谅和陈友谅打了起来,陈友谅身上虽然有伤,但出手仍是快准狠。

陈友谅将云浅问紧紧护在怀里,以一敌众,每一招每一式,足以要人命,云浅问怎样都挣脱不开他,她刺给他的那些伤,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绝对是盖世的。

眼看红巾军伤亡太多,朱重八不得已喊撤。

趁陈友谅分心的时候,云浅问用尽所有力气一把推开他,徐达抱起她跳上马,策马而去。

陈友谅看着远去的马,握紧拳头,指甲陷进手心里,冷酷的命令道,

“给我追,务必把王妃追回来。”

徐达的马一直往前跑,张定边带着人在后面追。

穿过一片小树林,陈友谅一箭射向马腿,马儿吃痛跌倒,两人一同从马上摔下来,徐达气得锤地,

“该死”!

徐达起身一直拉着她就跑,直到跑到悬崖边上,没有退路,后面马蹄越来越近,

“呦呵!挺能跑吗,天德兄,许久不见,大有长进呵”!

陈友谅那深沉有力的声音,让两人心中一紧。

云浅问慌忙说道,

“徐达哥哥,你赶紧走,我不想连累你”。

“云姑娘,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遇春大哥这些年找你找得苦,你快走,这里交给我”。

“陈友谅,男子汉大丈夫,以众欺寡,有本事下马来单挑”。

陈友谅看着躲在徐达身后的云浅问,再看了看搭在徐达手臂上的纤纤细手,心中恼怒万分,难道他就那么让她没有安全感吗。

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她心中所属是徐达。

这个徐达生的俊美,武功高强,骁勇善战,从年少时,不少女孩为之倾倒,但他不想去相信,他心爱的女人也是如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