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章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303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很满意单小碟那抓狂的神情,心中好一阵解气,

“但我的工钱必须给我和秀英”!

说这话的同时,老爷夫人的脸早已经成猪肝色,但勤王在场,不好发作,只能忍着,尤其是看到云浅问给了他们一记得意的眼神,随后又悄悄给他们扮了个鬼脸的时候,更是将他们老两口气得够呛,两腿发软。

那神情明明就是在示威,我有勤王撑腰,你能奈我何!

那也知道没办法,谁叫她是勤王要的人,只能叫账房给她们结账!

陈友谅将她的小表情尽收眼底,嘴角弯了个弧度,轻轻上扬,这丫头看来并不是省油得灯。

很快,她们的东西都被收拾了出来,因为她们并没有多少东西,她忍着背上的疼痛,被秀英搀扶着,随着陈友谅走出了单府大门,到了大门口,她头也没回,这牢笼般的地方,没有什么好回头看的,只是,她有些担心,二小姐回来之后,不见了她,会怎样。

她发誓,从这出来以后,再也不会给人做婢女!

单府大门口停着一顶轿子,还有几匹高头大马,

浅问露出难得的灿烂笑容,扬起脸问陈友谅,

“勤王,我最喜欢马了,可以试试么”?

陈友谅轻点头,他对她的笑没有免疫力,甚至为她的笑容愣了神,和记忆中的笑容,一模一样,就是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他。

浅问被秀英扶着,慢慢的走到一匹白马身边,温柔的抚摸着马面,然后将自己娇俏的小脸儿贴上去,在马的耳朵上耳语了几句,奇迹的是,马儿点了点头。

大家不由得都暗暗称奇。

云浅问忍着背痛,爬了上去,然后朝下面的马秀英使了个眼色,伸手说道,

“这马儿可真有灵性,秀英,你上来,姐姐带你遛遛”!

马秀英会意,将手递给她,

待秀英上去坐稳后,她勒紧马绳,

“秀英,抱紧我,做稳了”!

双腿用力踢向马腹,马儿飞快的跑了起来,这一刻,她彻底的感觉自己解脱了!

她拿起鞭子用力抽打着,马儿吃痛的跑得更快了!

“姐姐,你背上有伤,不能着风”!

秀英急切的说!

她却无所谓的说道,

“跟死比起来,这点伤算什么,驾”!

而单府大门口,一众人讶异的看着她们的背影,愣在那里。

张定边的这匹千里良驹,从来无人能驯服,就是张定边他自己也驯服了好几日,没想到三下两下的让一个小丫头给驯服了。

张定边手举弓箭,准备朝那瘦小的背影射去,箭刚离弦,却被一掌劈断,箭断成两半掉在地上,除了陈友谅,无人能够拦住他发出去的箭。

他疑惑的看着陈友谅,不解的问道,

“勤王,就这样放过她”?

陈友谅看着远去的小小背影说道,

“就算这样,谁也不准伤害她”。

握紧拳头,云浅问,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跑不出本王的手掌心。

回忆起年少时,那个只有八九岁的粉红衣裙小女孩,细心为自己包扎伤口,在那清澈的小河边偏偏起舞,心里温柔一片。

马儿不趟过一条河,然后渐渐停了下来,云浅问终于支撑不住了,从马上摔了下来。

摔得那个疼,一口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

秀英立刻下马,将她抱起来,用力摇晃着她,哭喊着,

“姐姐,你不能有事啊,你是秀英现在唯一的亲人了”!

她有些吃力的伸手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放心吧,我云浅问,死不了的”!

但是她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手无力的垂了下去,只听见秀英在那摇晃着她,哭喊着!

在醒来,似乎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待她意识有些清醒时,听见秀英仍在哭喊,

“大夫,我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吧”!

“哼,就那点银子还想救人,我医善堂又不是开慈善堂的,赶紧滚,别碍我的眼”!

突然感觉好冷,唯一的温暖就是秀英怀里的体温!

看着被重重摔上的大门,秀英绝望的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温热的脸贴上她滚烫的脸。

背起她离开医善堂,迎面走来一个白发老者,而且是个平头和尚,身披素袈裟,和尚对上迎面走来的秀英那娇俏的脸,不由得愣神。

而秀英并没有在意,只是背着云浅问从他身边走过。

转身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和尚不由得叹了口气。

“云游大师您来了”!

医善堂的大夫伙计打开门,看见和尚一脸奉承,这个和尚他们把塔当做神。

“那两位姑娘是何故”!

他疑惑的问道。

“嗨,那个大脚女人啊,那点钱还想看病,甭理她们”!

大夫不屑的说道。

“切不要小看此女,从两人面相来看,将来必定大富大贵,母仪天下”!

那大夫和伙计心里暗笑,就当这和尚说笑呢,就她那大脚还母仪天下呢。

云浅问想说话,可是没有力气,只感觉身上很烫很烫!

在这过程中,秀英一直在喂她喝水,她突然感觉自己很没用,拖累了秀英!

第二天,秀英很吃力的将她背到街上,她用不多的银子买了个褥子,轻轻将她放在上面,然后跪在她身旁!

云浅问觉得很好笑,小时候她在街上见过卖身葬父之类的,没想到这类事会发生在她的上!

随后好多人围了上来,

“各位官爷老爷,求你们救救我姐姐,马秀英甘愿做牛做马,”!

不大工夫,很多人围了上来,可惜只有人观看,却无人出钱。

“长得是不错,可惜是个大脚”!

“咦,躺着的这位小娘子还是个美人儿呢”。

“喂,大脚娘子,把你的鞋子脱下来给我们瞧瞧呗”!

这时候的云浅问,耳听着秀英受辱,虽然很恼怒,却无能为力。

此时的她感觉自己是最没用的,高烧让她动起来都很费劲!

吃力的拽住她的衣角,气若如丝的说道,

“秀英,我们不要在这里”!

秀英仿佛没听见一般,直挺挺的跪在那里!她是一定要酬到银子给她治病的。

快到傍晚时,两个男人停下了脚步,将一锭硕大的银子递到她手中,马秀英抬起头对上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方头大脸的男人,虽说其貌不扬,却天庭饱满。

他身后站着一个和他年龄相当的男人,虽谈不上英俊,却也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马秀英的直觉,这两个人都不简单。

“姑娘,我这银两不多,但是足够救命,拿去吧”!

秀英接过银两,感激涕零的说道,

“恩公,救我姐姐一命,马秀英甘愿为恩公为奴为婢”!

男人摆手说道,

“我朱重八一介莽夫,不需要女人在身边,这些银两拿去用吧,真要感谢,就祈福我这兄弟找到那失散两年的妹子吧,遇春,我们走吧”!

走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秀英那秀气的脸蛋儿,这个女子虽说是布衣布裙,却能隐忍,是个不简单的姑娘。

而常遇春却一直盯着躺在地上的云浅问,总是感觉她有些熟悉,想近看,但是男女授说不亲,他又不能靠太近。

“姐姐,我们有钱治病了,我这就带你去看大夫”!

秀英将银子揣进怀里,背起云浅问就往医馆跑去!

秀英的脚很大,所以站得稳,背起她来跑得也很快!

就这样,云浅问与哥哥擦肩而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