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章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89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勤王府,带着些许奢华,却不显张扬,门口站着两个凶神恶煞的小将,手持长枪,像极了过年门上贴的门神。

云浅问双手托着陈友谅的衣服,站在大门口,等待着通报,不大一会功夫,一个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此男子身材魁梧,看上去却是英俊潇洒,与陈友谅不相上下,他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虽说是个丫头装扮,背却挺拔俊秀,眼睛清澈明亮,心中不由得叹道,

好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

“跟我来吧”。挥起袖子一个潇洒的转身进入府内。

她尾随身后,刚进去就听见鞭子抽打在人身上的声音,随后是求救的声音。

“勤王饶命,卑职知错了”!

持鞭人并没有说话,仍是继续抽打着,地上的人被打得皮开肉绽,那血肉模糊的身躯,让她不忍直视。

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叫道,

“住手”!

在场的气氛凝固住了,张定边不由得替她捏了把冷汗,这女子好大的胆子,

鞭子停了下来,陈友谅皱了皱眉头,

“定边,是何人在说话”!

陈友谅语话轩昂,充满阳刚之气,似吐千丈凌云之志气,让她想到了书中的楚霸王项羽。

张定边拱手说道,

“启禀勤王,单府的丫头给您送衣服来了”!

陈友谅抬眼看见张定边身旁的云浅问,手持带有血腥的鞭子朝她走来,上下打量着她,

“原来是你,刚才是你叫本王住手”?浅问不由得有些害怕,却很镇定,怕他做什么,他又不会吃了自己。

“是我喊的,他既已经知错了,你何必一定要往死里打”?

“好个不怕死的丫头”!

陈友谅笑得邪魅,尤其是他那勾魂的眼睛,让她根本没有办法跟他对视,索性将衣服揣进他的怀里,

“衣服洗干净了,还给你”!

随后转身快速跑离了勤王府。

“勤王,这丫头太不知天高地厚,为何不给她一个教训,让她长些记性”!

张定边有些奇怪,勤王就这样放了那丫头,不太像他平日里的作风,虽说这勤王平日里不会打女人,但是他有很多折磨女人的方法,不会要人命,但至少会让人生不如死。

“定边,去单府查查这丫头什么来历”。收起刚才那勾魂的冷笑,恢复到平日冷酷霸气的表情,不知为何,这丫头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很熟悉,从第一眼看着就很熟悉。

“是”!张定边领命而去。

陈友谅练完剑,坐在梨花树底下,弹起了琴,一曲十面埋伏下来,意犹未尽,微风吹过,头顶梨花飘落下来,掉在手心。

“勤王,属下调查过了,这丫头是南直隶凤阳府怀远县人,名叫云浅问,是去年才入得府。”

“南直隶凤阳府怀远县,云浅问”!他重复了一遍。

嘴角向上弯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原来是她,难怪看她如此眼熟。

张定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这勤王是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丫头感兴趣。

陈友谅手捻梨花,嘴角笑意更浓,更深。

第二日,寂静清冷的清晨,被婆子那惊慌的声音打破了。

“小蹄子们,赶紧起来啦,出大事啦”。

大家都紧张的爬了起来,随后都被集合在院子里,站成两排,老爷夫人坐在桌案前,单小碟手持鞭子站在两排之间!

大家有些心惊,这阵势看来出得事情确实不小,老爷夫人都出来了,不知哪个丫鬟今天摊上事儿了!

单小碟趾高气昂的那个气势,让大家一阵恶寒,只听她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昨天是谁倒夜香,将糟泊倒在老爷夫人门口,熏得老爷夫人一夜没休息好,赶紧出来”!

云浅问明显地感觉到身旁的秀英身子有些颤抖!

她知道,这几天都是秀英在倒夜香,为了保护她,挺身而出,单小碟和小秋一见是她,那满脸的兴奋,兴奋的五官都扭曲了,有种解气的快意,恨不得立刻将她一顿好打。

只听老爷威严地怒吼道,

“跪下”!

她直挺挺的对着老爷夫人跪了下去!

鞭子无情的落在她身上,她咬紧牙关,倔强的不让自己出声,丫头们有的看热闹,有的则别过头去,只有秀英满脸泪水的哭喊道,

“不!不是的”!

云浅问瞪了她一眼,

“秀英你闭嘴,如果你在说一句,以后别叫我姐姐”!

随后给了她一个我没事的表情!

鞭子一次比一次重,她痛得满头大汗,何时受过这种罪,但她仍是倔强得不出声!

大小姐明显已经气喘吁吁,

“叫啊你,你倒是叫啊,不叫我打死你”!

鞭子声,秀英的哭声,周围的起哄声,都夹杂在一起!

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这是谁在受罚啊,只听见鞭子声,听不见哭叫声,够硬气”!

声音不大,足够有威力,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所有人包括老爷夫人都恭恭敬敬的弯腰施礼,

“参见勤王”!

大小姐甩掉鞭子,冲上前去,一副嗲嗲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友谅哥哥,你来了”!

秀英即刻上前将她扶了起来,还没站稳,大小姐一声怒吼,

“臭丫头,哪个让你站起来的,跪下!”

“慢着”!

陈友谅看着她嘴角溢血,但眼睛里仍是倔强,他从她的眼神看得出来,她是在替人受罚,内心叹道,这丫头的性子和小时候一样,没变。

“这丫头,本王要了”!

一句话,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小姐和老爷夫人都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丫头们,有羡慕的,嫉妒的,不屑的!

尤其是大小姐和小秋那满脸嫉妒得发狂的表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陈友谅看到她眼中的淡定与从容,有些意外,多少人想跟了他去,可她表现得是如此的不屑,对她,他有了浓浓的征服欲,不只是年少时那种淡淡的爱慕。

这丫头,他人也要,心也要,得不到,毁之。

“友谅哥哥,这死丫头出声卑贱,生性鲁莽,真的很不适合你”!

大小姐很不甘心的说道!

陈友谅没理会,背着手,缓缓走上前对上她的眼睛,

“丫头,与其在这里受罪,不如跟本王走,做个侍妾也比在这挨打受饿的强许多”!

侍妾!做勤王的侍妾,应该是众多女孩梦寐以求的事吧,此时,她看到单小碟怨毒的眼神,恨不得立即将她撕裂的样子!

她当然不会答应做他的侍妾,但是她知道,如果她不答应,就算留下来,大小姐早晚会整死她,所以,她只能点点头!

“我愿意跟勤王走,但是我要带上我妹妹马秀英”!

陈友谅哈哈大笑,然后低头温柔的说道,

“你想带谁就带谁”!

随后转身说道,

“定边,差人将她的东西收拾出来,现在就走”!

“友谅哥哥”!

单小碟气得直跺脚!越想越不甘心,凭什么勤王直接要的是云浅问,而不是她,她一个千金大小姐,难道还不如一个浣衣的小丫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