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番外 笑里藏刀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77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少年转身扶住她,拍去她衣裙上的尘土,担忧道:

“你要不要紧。”

“没关系的,这几个小乞丐没事尽欺负我,如今轩哥哥终于为我出了口气,估计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了”。

说着摊开手里的铜板,拿出三枚放到他手心,

“给你一半的钱,如果省着些花,足够度过三日了!”

他握着那轻飘飘的铜板,说不出的感觉,以他家的财力来说,这三枚铜板连鞋底子都买不上,虽然现在家里不景气,也不至于穷到如此地步,可是他仍是揣进衣袖里,虽然用不到。

低眸看着她头上简单的发饰,只有一个玉簪,但那玉簪一看便知有些价值,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映出淡淡的“浅”字。

微风吹起,瓣瓣梨花迎风飘落,落在她的肩上头上。

“轩哥哥,你生得可真好看!”云浅问看着愣愣的少年,看上去有些许孤傲,但对她却是温和的。

似乎从没有人像他这般看过自己,但她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读不懂他眼睛里的意思。

“是吗?”他唇角轻扬,他自然知道他生得好看,但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是那么的高兴,暖心。

“是啊,你是我见过天底下长得最好看的,好了,我现在要去买一只碗。”她说着转过身子,往村里的杂货铺方向走去。

他随着她的步子跟上。

回到小院里,看着简陋破旧的院子,他原本是有些嫌弃的,但不知为何,他却很喜欢呆在这里,只因有她。

看着她在灶前忙活的小身影,让他有一种安定的感觉,如果将来它能够继承家业的话,他一定会多分一些给她,让她脱离这样的苦日子。

当她将做好的白花花的汤放在他面前时,他皱了下眉头,轻嗅道:

“这是什么?味道怎么怪怪的。”

“这是珍珠翡翠白玉汤!”

她舀了一勺,放入嘴边,喝得津津有味。

名字很好听,但他真的闻不惯这味道,更不要提入口了。

就连那青菜他都下不了筷子,而她却吃的津津有味。

虽说是个山野丫头,但她吃东西却是细嚼慢咽,没有任何咀嚼的声音。

看上去甚至有些像官家小姐的样子,但又不像。

“快吃吧,吃了赶紧回去吧,不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成体统。”

小小年纪,说出的话就像大人一样。

他只啃了一个馒头,却也是硬邦邦的,他很想知道,吃得如此差,她是怎样做到皮肤细嫩的能出水的。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他拿起勺子,将汤乘在碗里,假装自己要喝,因为他不想表现出嫌弃的样子来伤她的心。

“不是的,我还有哥哥,他这几日和邻村徐达哥哥去给邻乡陈知府家看家护院了,过几日才回来。”

“徐达?”俊俏的脸色骤然突变,停住手中的勺。

“你认识啊!”她不经意的问,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微变的神情。

“何止是认识!”他说得咬牙切齿。

上个月被他打伤,现在还没痊愈。

“我也不是很熟悉,经常听哥哥提起,他有时候会来找哥哥切磋武艺,但我都在学堂,下学了,他也走了,所以不曾见过。”

云浅问自顾自的说着,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眼睛里展露出的敌意。

但在她抬眸对上他的眼睛的时候,并没有女儿家的羞怯感,反而更加清亮。

“轩哥哥,我脸上很脏吗?”她下意识的去擦拭自己的脸。

“没有”。

他低头将碗里的汤一口气喝完,虽然很不习惯,甚至是很难喝。

这哪里是人喝的,他家的狗都不喝。

这一晚他没有走,住在她哥哥的房间,殊不知,家人已经找他找疯了。

一连三日,他们相处很是融洽,就像是兄妹那样。

他鸣笛,她跳舞,她的舞蹈他没有见过,只是觉得很特别,就像翩翩起舞的粉蝶那般,美轮美奂。

又像小精灵一样,灵气十足。

他很少笑,但在她面前笑得次数最多。

“轩哥哥,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她提裙扬脸道,他个子有些高,她要看他的脸就要仰头,虽然在同龄人中她是最高的那个。

“小云儿,不好了”。

一个粗布少年边喊着边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小云儿,邻乡陈家堡的那个笑面虎陈员外带人朝这里来了,看样子来者不善,现在遇春大哥不在家,你快跟我走吧。”

“汤和?”

“陈子轩?”

两人相视而对,同时叫出对方的名字。

小汤和看到陈子轩那一刻,大惊失色,就像见了魔鬼一样。

“小云儿,你怎么和他在一起,他不是什么好人,快跟我走!”

汤和说着拉起她就要走。

少年面色一寒,一掌打在他的右肩上,汤和瞬间倒地不起。

“汤和哥哥!”云浅问慌张的要去扶汤和,却被他拉住。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打晕汤和哥”她怒指着他,细嫩的小脸儿充满了愤怒。

“小云儿,你一定要帮帮我.”

刚说完,一个中年的男人带了一队人马正急匆匆的往这边赶来。

少年脸色微变。

“那些人是坏人,他们会害我的。”

云浅问看着由远而近的人马,来不及多想,起身拉起他就往家跑。

她将陈友谅推进哥哥的房间里。

“轩哥哥,你躲在这里,不要出来,知道吗?”

“那你呢,跟我一起!”他抓住她的衣袖。

他话刚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云浅问倒在了地上。

身后是笑意盈盈的陈家大当家,他的笑也是阴柔,陈子轩当然知道,他是远近闻名的笑里藏刀。

前一刻笑着,后一刻会随时打断你的腿。

“来呀,把这丫头带走!”

话音刚落,两个身强力壮的家丁走了上来,准备去拉起她。

“你们不能动她!”少年挡在她身前,拦住家丁。

“李家那傻小子去世了,他家里正物色合适的女孩举行冥婚,我看这丫头不错呢。”

陈员外笑呵呵的说着,那样子就像在说别人家的事情一样。

“大伯父,如果你敢动她分毫,我会让陈家悔婚,你信不信。”少年抿紧薄唇,握紧拳头,面色阴冷。

他自带的气场分毫不输给眼前这个笑面虎。

“只要你听话,这丫头自然会安然无恙。”

陈员外仍是笑着,但那笑意中带着十足的威胁。

当云浅问醒来时,已经不见了少年,身边多了两锭银子。

时隔多年,云浅问仍是会想起他,想他的音容样貌,想他对别人孤傲的同时,转过脸来却对自己很温和。

如果再见到他,她一定会告诉他,她并没有忘掉他,他永远记得他眼里那片温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