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三章 前往江州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19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徐达说这话的同时,云浅问感觉到陈友谅周身散发出的杀气,不由得心之一颤。

她现在无论如何都要阻止陈友谅的杀意。

“我知道,陈友谅是个坏人,我甚至见过他杀人,但他从来没有伤害过我,起码,在他的身边我感觉我是安全的。”

云浅问说的是掏心窝子的真心话,她又扭过头,扬起脸儿对陈友谅道:

“我人留在你身边,心也留在这里,你放他们走好不好,他们刚大婚不久,不要让她们的新婚妻子独守空房好不好。”

陈友谅在硬的心也被她泪汪汪的眼睛软化,敛去杀意,松开手中的血鞭,轻点头:

“好,就听你的。”

他低沉的声音,温柔的能出水,但那只对她。

陈友谅从袖中拿出钥匙交给她:

“还有什么话赶紧交代,本王在外面等你。”说着扔下鞭子走了出去。

云浅问迫不及待的上前打开链子,常遇春上前扶住徐达。

“不可以,你是我的,你不可以和他在一起。”徐达激动的上前要抓住她。

常遇春用力拖住他,不耐烦地低声训道,

“徐达,不要婆婆妈妈了,我们赶紧走,如果陈友谅看见你在这和她拉拉扯扯,更加不会放过我们。”

随后看着云浅问,热泪盈眶,

“小云儿,你好生保重身体,如果陈友谅那混蛋负了你,一定要传信给我,哥哥会亲自带兵来剿他老巢,带你回去。”

说的是豪言壮语,但他真能做到,他也不舍得她留在这里,但是现在只能是牺牲她来换取自己和徐达的释放,更何况,以他对陈友谅的了解,稍微有些放心。

“哥哥,徐达哥哥路上就劳烦你和刘先生了,快些走吧。”她着急催促道,生怕陈友谅心血来潮又反悔。

徐达被拖着出去了,口中不停的喊着云浅问的名字,而云浅问只是泪流不止。

而此时刘伯温已经备好马车在不远处等候他们了。

云浅问追出去,看着摇摇欲坠的徐达被哥哥搀扶着,心疼得她很想上去帮忙,但她忍住了,她害怕上前会更加的不舍。

马车决然而去,她哭喊着说道:

“徐达,忘了我吧,回去好好养伤,然后和你的新娘子好好的过日子。”

马车内的徐达听到后,心几乎要碎了,口中一阵发咸,一口鲜血喷红了轿子。

雨开始淅沥沥的下起来,看着轿帘上突然多出的一片红色血迹,她的心更加煎熬。

她再也忍不住,拼命地要追上去,却被一个温暖的身子紧紧抱住,忍不住大哭起来,哭得有些天昏地暗:

“徐达,如果有来生,不要在遇到我。”

陈友谅将她紧紧抱入怀中,看着怀中哭得厉害的云浅问,心疼不已,轻抚着她的背,轻轻安慰道:

“你还有我,我会对你好的。”

本就是月事刚开始的第一天,再加上淋着雨,现在又伤心欲绝,使得腹中更加的疼痛难忍,她终于承受不住的晕倒在他的怀中。

由于在她最虚弱的时候,寒气袭身,她病倒了,从来没有生过病的她在塌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两夜。

陈友谅由于忙于军务,照顾她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是长月在床前侍候。

但他一有空闲时间都会来看她,亲自给她喂药。

有时候他真的希望她就这样睡着,只有在她睡着的侍候才不会抵触自己,他现在已经不在乎她的心里有谁了,就算此时昏睡的她口中不停的唤着“徐达”,他也充耳不闻,因为他发现越是计较,心就更加的疼。

轻轻抚上她冰凉的小腹,为她输入着真气,一股热流瞬间让她的腹部不在那么疼。

“你说我残忍,你何尝对我不也是残忍。”他看着她的脸庞,自言自语的说道。

“浅儿,你知道吗,我是你的轩哥哥,我一直都是你的轩哥哥。”

再次醒来,她似乎是在颠晃中慢慢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此时她感觉意识慢慢的清醒,睁开沉重的眼皮,陈友谅放大的绝世圣颜清晰的展现在眼帘中。

小腹中一股暖暖的热流,让她瞬间不觉得那么坠痛了。

他是轩哥哥吗?刚才在即将睁眼的时候,她似乎迷迷糊糊的听到他说的话,她有些不相信,但细看他的五官轮廓,还是有些当年轩哥哥的影子的,只是时间太久,她记不太清楚了。

“你醒了。”陈友谅笑得开心,她第一次觉得他得笑很好看,很温暖,也很阳光。

“我想喝水。”她微弱的说着,抿了了一下发干的唇。

陈友谅托起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臂弯里,将身旁桌子上刚晾好的温水喂给她。

看她咕噜的喝着,不由得嘴角轻扬,心里温柔的不像话。

外面是小雨淅沥沥的声音,她微微的有些发冷,但靠在陈友谅的臂弯里不由得感觉到一股暖意,她突然对他开始有些依赖,很想就这样一直躺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

“这里是哪里,怎么有种颠晃的感觉,好难受。”她气若游丝的问道。

“这是在马车里。”陈友谅放下茶碗,但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甚至更抱紧了她。

“你要带我去哪里?”

她更加疑惑。

“我带你回汉王府,我们的家。”

说着将她往怀里搂了搂,下颚垫在她的头发上,温热的大手仍是放在她微凉坠痛的小腹上,为她输送着热气,小腹的暖意充满全身。

马车前后簇拥着黑压压的四十万军队,沿着长长的古道往江州方向驶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