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严酷折磨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1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友谅飞身到不远处的囚帐中,进入囚帐内,他如同刚从地狱般出来的魔鬼一般,阴鸷的目光如同索命般令人发颤,拿起洒满盐的鞭子一步步走向已经遍体鳞伤的徐达。

这时候常遇春也被那充满煞气的声音惊醒,惊恐的看着陈友谅怒吼道:

“陈友谅,你做什么?”

陈友谅无视常遇春,似乎他就是不存在一样,而是满脸恨意的径直走到徐达身边,从抓他们来到现在已经有两天了,常遇春除了被马拖伤以外,陈友谅几乎就没对他用过型,而徐达就不一样了,他被陈友谅打得可以说是体无完肤。

眼睁睁看着情同手足的徐达,他却没办法,这无疑是对常遇春内心的一种折磨与煎熬。

“陈友谅,我操|你老祖宗,你不是人,你连畜生都不如,你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

他用尽所有粗鄙的话咒骂陈友谅,而陈友谅嫌他吵得头痛,命人将他的嘴封上.

陈友谅今天这是第二次来问候他们了,每次被云浅问气得发堵时,他就来找徐达发泄,想尽各种办法折磨他。

“陈友谅,你不如杀了我,来个痛快!”徐达被一盆冷水浇醒,陈友谅索命般的神情,让人毛骨怵然。

“为什么,你徐达明明什么都不如我,为什么他的心里只有你!”他上前愤怒的揪起他的衣领,怒吼道,那眼神中带着肃杀,带着苍凉,带着不甘心。

“论武功,你不如我,论身份你也不如我,论长相,你更不如我,为什么!”他很愤怒的怒吼道。

“呵呵,你永远得不到她,她的心只属于我的!”徐达冷冷笑着。

“是么?那又怎样,她人是属于我的!”他将他的衣领揪得更紧,阴沉得笑道:

“不妨告诉你,她这次来是拿自己交换的,徐达呀徐达,你和朱重八也就这点本事了,居然拿女人来交换”。

满意的看着徐达已经慢慢变得更加惨白的脸,还有常遇春那已经成猪肝色的脸,内心一阵快意。

“你把她怎么样了,陈友谅,如果你敢碰她,我徐达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此时的徐达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将陈友谅生吞活剥了。

“她是上过我陈友谅花轿的女人,就算怎么样,那也是完成下我们夫妻间的义务。”陈友谅满眼的戏谑。

“无耻!”徐达一口鲜血喷向陈友谅的脸,陈友谅轻微一侧身,避了过去。

徐达愤恨得怒视着他,满眼的恨意似是要吃了他一般。

而常遇春只能是干瞪眼,嘴里呜呜的叫着,但他心里也明白陈友谅对妹妹的感情,有时候他感觉他们两个很般配。

徐达已经成亲了,他万般不可能让妹妹给人做小,让人压一头,就是她愿意,他这个大哥也不会同意。

“无耻?要论无耻哪有你和朱重八无耻,从小你们就欺负我,趁我洗澡时将我的衣服偷偷换成女人的衣服,你说谁更无耻?”

陈友谅阴鸷的眼睛,又开始浮现一抹杀意,他恨不得现在就掐断他的喉咙,送他归西,但是他没有,他还要一点一点的折磨他。

“主上,汉王妃被拦在囚帐外,她说一定要见徐达。”此时张定边掀开营帐,大步走来,拱手道。

“让她进来!”陈友谅轻启薄唇道。

“可是主上,这样会不会让她加深对你的恨意呢。”张定边看着血淋淋的徐达犹豫道。

“恨意?难道她爱过本王吗?”陈友谅眉头一蹙,继续道:

“让她进来。”

“是!”张定边转身出去。

云浅问进来时,陈友谅站在暗处,所以她根本没有发现他,反而被如地狱般的囚帐震撼了,她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尤其是看见被铁链拴在柱子上的徐达,遍体鳞伤,头发凌乱,脸色惨白,已经处于昏迷,她的心被揪得生疼。

“徐达哥哥!”她不可置信的跑上前,捧住他的脸,她伤心的摇着头,呢喃道:

“怎么会这样,陈友谅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但见徐达嘴唇干得似乎要裂掉,于是对身后的长月吩咐道,

“长月,快去弄些水来。”

声音中带着焦急,关切,心疼,另站在暗处的某人嫉妒得想杀人。

喂了他些水之后,徐达渐渐清醒过来,他看着云浅问那张精美的脸蛋儿有些恍惚,仿佛在梦里般,轻轻呢喃道:

“我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你吗。”

“是我,徐达哥哥,我让陈友谅放你出去,离开这地狱般的地方。”她心疼的说道。

云浅问上前拿开绑在常遇春嘴上的布,拿下头上的簪子就要去解开他们身上的枷锁。

“没用的,那枷锁是注死的,只有本王才可以打开。”

陈友谅那阴森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小云儿,不要管我们,你快离开这里。”常遇春大声吼道。

“离开?到了我陈友谅的手里就还妄想离开?”

陈友谅阴柔的笑着走上前,手里还持着抽打徐达的鞭子,上面仍是沾有他的血迹。

“陈友谅,你好残忍,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云浅问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倔强的她流眼泪,但是这眼泪是流给徐达的,这更加让他妒火攻心,嫉妒得想杀人。

“我残忍?你对我又何尝的不残忍,你感觉不到吗?”

陈友谅满眼的妒火几乎溢了出来,

“他只是受了些皮肉之苦,而我呢,我的心每天都在被你凌迟,被你无视,被你践踏,你知道吗?”他怒吼着,似乎将所有的委屈与憋屈都要爆发出来。

云浅问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她知道他凶残,杀人不眨眼,但从没有见过他这样,饶她在遇事不乱,也仍是被吓得瑟瑟发抖。

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对她深深的情谊与浓烈的占有欲,有那么一瞬间她是被感动了。

“陈友谅,我答应留在你身边,你放他们走好不好。”

她轻声哀求道。

“不可以!我不同意!”徐达有气无力的大声喊着。

“你闭嘴!”云浅问扭头怒道,给他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不要在继续激怒陈友谅。

可是徐达根本不去会意,仍是继续说道:

“云姑娘,你清醒清醒,陈友谅是个恶人,坏事做尽,早晚他会对你喜新厌旧的,到时候你的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