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月事初到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7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来不及看他已经变化的脸,就感觉脚下一空,被他打横抱起,随后被重重的摔在塌上,瞬间觉得天昏地暗,头有些发懵,衣袖中的药包也被甩了出来,掉在陈友谅的脚底下,待她镇定后,睁眼看着陈友谅那已经燃起火焰的眼眸。

他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陈友谅捡起地上的药包,阴寒的走上前,死死的盯着她。

云浅问害怕的往后躲,此时的陈友谅眼中的怒火如果能点燃的话,估计她已经被燃为灰烬了。

陈友谅容不得她躲,将药包扔进身后的火炉里,俯身压在她的身上,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双臂,固定在头顶之上。

“你做什么,陈友谅!”她撇过脸用力挣扎,却挣扎不开,她哪里比的上他的力气呢。

她明明答应了他,可他为何还是如此,难道他就是天生犯贱,喜欢用强?

“云浅问,本王忍你很久了,今日取悦了本王,就留给他们全尸。”他阴鸷的目光如同索命般的魔鬼一般,让她害怕。

她终于明白了,刚才不经意间的提到哥哥,她还是没忍住,她明明知道陈友谅很小心眼,为何还是要提呢,她懊恼的骂自己没脑子。

正当她以为她死定了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热流在下腹中打圈,她皱了下眉头,但随后内心一阵窃喜,来得真是时候啊。

陈友谅当然注意到了她的神情,她那皱眉与后来释然的眼神他一丝没有放过。

但见她白嫩细腻的小脸儿出现一抹潮红,他大概也猜到了,于是愤怒的起身放开了她。

云浅问有些疑惑,刚才还如狼似虎的他,怎么突然间又变了,难道他看出来了?

陈友谅俯身,用力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还故意嘬出了个响声:

“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否则的话...”

随后眼睛一寒,双手一拍,有人掀开轿帘,张定边押着一个人进来。

只见是刘伯温被张定边掐着脖子,双手被反绑。

“刘先生!”云浅问起身就要冲过去,却被陈友谅一把攥住手腕:

“除了本王,你不得接触任何男人。”

“陈友谅,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转身愤怒的喊道。

“刘基呀刘基,你聪明一世,却没想到身边安插了本王的眼线吧。”

陈友谅阴沉的笑着,那笑里充满了嗜血的味道。

“陈友谅,你个阴险小人,今日我刘基落在你的手里那是疏忽大意,要杀要剐随你,你放了常遇春和徐达,我刘基任你处置。”

刘伯温怒道。

“就你的命也配拿来和本王谈条件吗?定边,送他走!”陈友谅冷冷的命令道。

“遵命!”张定边将刘伯温提了起来,瞬间刘伯温张开嘴,眼瞳睁大,满脸憋得通红。

“不要,陈友谅你不要在杀人了好不好。”

她瞬间没有了骨气,转身求道。

她泪汪汪的眼睛,让陈友谅有些不忍拒绝,手一挥,张定边松开手将刘伯温重重的摔在地上。

刘伯温大喘着粗气,脑袋差点被摔出了脑震荡。

“刘先生!”云浅问上前扶他,解开他身上的绳索,打去他的尘土,这一连贯的动作令陈友谅嫉妒的发狂。

“刘基,今日本王先放你一马,下次就没这么容易了,现在立刻给我滚。”

陈友谅冷说道,恨不得他立刻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云姑娘,你自己多保重,我很快会带人来救你。”刘伯温朝她使了个眼神,随后离去。

待刘伯温走了以后,云浅问稍微松了口气。

在她愣神当中,陈友谅负手离开营帐。

不大一会儿功夫,长月手端托盘进来,上面放着几条月事带,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

长月走至塌边,微身说道,

“王妃,汉王让您好生休养,务必注意保暖,如有差池,拿长月试问。”

云浅问看着托盘上的月事带和那一碗仍是冒着热气的糖水,内心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些悄然的羞涩。

“长月,我大哥云中贺呢。”她突然问道。

长月心中暗付道:原来您还记得他是您的大哥啊,我当您冷血到只记得那徐达呢。

心中虽然这么说,但嘴上仍是恭敬的回复道:

“贺公子回大都了,汉王说,王妃需要更亲近的人照顾,托他去大都将夫人带来,陪伴王妃。”

“是真的吗?那太好了!”她双手叠加在一起,捧为拳状,放在下巴之上,满心的愉悦。

“谢谢你,陈友谅!”她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轻说出声来。

长月看她开心的模样,并没有完全说出实情,汉王将王氏带来,其实是有私心的,陪伴她是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他就是要王氏在这里当人质,他就是利用王氏将她永远留在身边,哪怕留不住心,也要留她的人。

她不说,只是希望王妃对汉王留下的只是感激,就算没有情,只有感激也很好,那样汉王就不至于伤神了。

这夜云浅问睡得很安稳,她梦见母亲来了,父亲也来了,不由得笑出声来。

她以为月事来了,陈友谅会很嫌弃,所以晚上放心的睡下了,殊不知,陈友谅已经来悄悄看过她,他的步子是无声的,走到塌边看着她睡得有些潮红的脸蛋儿,忍不住轻掐了下。

但见她睡梦中笑出声来,还有几句他听不太清楚的呓语,他的心又开始抓紧。

他真的很想将徐达从她梦里抓出来,将他粉身碎骨,挫骨扬灰。

可他忍住了,他不忍心打扰她甜美的梦,然后他变成她的噩梦。

轻轻为她掖好被角,轻步离去。

而云浅问似乎也梦见了陈友谅,梦见他捏自己的脸,梦见他那复杂中带着温柔的眼神。

不由得说出声,

“陈友谅,你去死吧,连梦里也不放过我,讨厌至极。”

说着扭过身子,继续做梦。

这句话被陈友谅听得清清楚楚,停住脚步,嘴角上扬,

她的笑是对梦里的他吗?

她说讨厌他,而且在梦里也是讨厌他,想到这里心中一阵失落。

此时,深邃的眸子蒙上一层恨意,抬步往外走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