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章 营救计划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76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临近晌午的时候,他们就到了陈友谅扎营的营地,营帐外的黑衣军直直站成两排,看上去甚是戒备森严,刘伯温带着一众红巾军躲在不远处的树林里。

刘伯温从怀中拿出一包药来,递给云浅问,说道:

“云姑娘,你进去先想办法引诱他饮酒,然后将这包药直接放进他的酒杯里,他就是闻到这个气味也会昏昏欲睡,门口守卫交给我,待你成功后,给个信号,随后我就直接带人进去捉拿住陈友谅。”

云浅问拿过药包,掂了掂,放进衣袖,轻说道:

“刘先生,如果这次成功的话,能否不要伤及他的性命。”

“你放心吧,我们的目的是把天德和常老大给救出来,不会伤及无辜。”

刘伯温郑重的说道。

云浅问小心翼翼的走近陈友谅的营帐。

“什么人?”黑衣军警惕的过来,每人手持弯刀,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云浅问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觉得他们就是两只会叫的狗,很从容的站在那里。

一身蓝衣在阳光底下,看上去是那么的清新脱俗,让人移不开眼睛。

“你是什么人?不想活了吗,居然敢闯汉王的营地!”

其中一个黑衣头目上前凶狠的吼道。

“我要见汉王。”她从容不迫的说道。

“我们汉王从来不近女色,你还是走吧,否则别怪我们刀剑无眼。”说着晃了晃手中寒光闪闪的弯刀。

不远处的刘伯温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捏了把汗。

“弓箭手,准备!”他挥手命令身后的红巾军准备放箭。

只要他们敢伤害云浅问他们就射箭。

“汉王妃?”此时张定边正好从账内出来,惊讶中带着恭敬,虽然这个女子总是伤他家主上的心,但毕竟是主上心上的人。

“张统领,我要见陈友谅。”云浅问看见张定边如同见到了一副通令牌。

“好,您稍等,属下这就去通报。”

张定边转身进入账内,刚才那几个凶神恶煞的黑衣军立刻敛去吠气,不由得恭敬的往两边站了站,生怕惹怒了她。

张定边很快的出来了,恭敬的拱手作辑:

“汉王妃,主上让您现在进去,但是琴要交给属下。”

云浅问将琴交给他,进入账内。

刘伯温右手握拳,做了个成功了的姿势,只要云浅问进去,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待会儿只要里面熄灯,我们就进去活捉陈友谅,记住要捉活的。”

话音刚落,一条细软的鞭子如灵蛇般的迅速套住他的喉咙,他瞪大眼睛,看向持鞭人,有些不可置信,这明明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周身散发出来凛冽的气息与年龄长相不符合。

而身后的几个红巾军全部一片白雾被迷倒在地。

陈友谅的营帐很大,账内很是通透,光线很强,晌午的阳光直直射进来,有些暖暖的。

中间有一个屏风,屏风旁边是一张很大的简易的床塌,被褥铺得整整齐齐。

透过屏风隐约的看到一个大大的浴桶,随后是那健硕有型的身材,右手拿起水瓢从肩往下浇着水,就连那稀里哗啦的水声让人听上去极其的脸红。

云浅问瞬间小脸儿变得通红,这陈友谅什么癖好,大晌午的洗澡。

“怎么?为了徐达你还是来了?”

低沉的声音透着冷意,还略带酸酸的味道。

没错,这就是陈友谅的声音。

“陈友谅,常遇春在哪?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她顾不上去寻味他话中意,急切的问道。

“过来,给本王擦擦身子,本王自然会告诉你。”陈友谅的话瞬间让她面红耳赤,小脸儿发烫。

“你手臂那么长,自己擦不到吗?”

她红着脸转过身子背对着屏风,她联想到屏风后的那个男人一丝不挂的样子,瞬间脸烧红了,她突然很后悔的进来了。

“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她的声音特别小,小的没有底气。

里面停止了撩水的动作,便没有了声音,下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被一双手臂环住,她的背紧紧的贴在一个火热结实的胸膛,甚至还有些湿漉漉的,惊得她差点跳起来,可是她却挣不开。

“想我了?”

温软的声音响彻在耳边,那声音磁性低沉,甚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诱惑力。

他这样,直接打破了她原有的计划,想好的说辞一下子短路了。

“你放开我。”

她用力的想挣开他,却被他箍得更紧,根本动弹不得。

“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何时,我能在你的心里有一席之地呢,哪怕是一点点。”他轻轻呢喃道,似乎是乞求一般。

云浅问侧过脸看着他如痴如狂的神情,他无非就是想从她身上获取一点点温暖而已,于是开始有些于心不忍。

她一动也不动,任由他环抱着自己,此时她最想知道徐达和常遇春情况怎样了,但她忍住没问,她不敢问,她怕因此激怒陈友谅,反而适得其反,使他手段更加残酷。

“丫头,别走了,从了我,好不好。”陈友谅温柔的声音让人心之荡漾,看似商量征求的语气,却仍是带着专属的霸道与不可抗拒。

云浅问没作声,她可能已经被吓住了,从了他?这大白天?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很想装傻,装作没有听懂。

“嗯?”他哪里容许她装傻,甚至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大手开始不规矩的移到她的腰间。

云浅问终于放弃装傻的想法,有时候装傻也要看对方允不允许你装傻,于是扬起脸儿,对上他那已经微微发红的眼眶。

“好!”她爽快的声音另他心之一颤,激动的将她搂入怀中,声音开始语无伦次。

她的手探入衣袖里,去摸索藏在里面的药包。

“是真的吗?浅儿,你在也不会走了,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对不对。”

在他饱含深情,口唤“浅儿”的时候,她的心似乎被化了一般,此时她的心是真的开始接纳他了,他对她的心,她清清楚楚的能感觉到。

她的手已经触摸到那药包了,却又退了出来,就算用迷药迷倒他又怎么样,张定边就在外面,刘伯温他们进来也是自投罗网,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顺从他。

或许,这次来了,她真的不会走了,毕竟陈友谅对自己是真心的,无论将来对她好与不好,她只能认了。

反过身,轻轻的搂住他精壮的窄腰,将脸靠在他坚实火热的胸膛上,倾听着他急促的心跳。

陈友谅感觉到腰上环上去的手臂,不由得心之一颤,一阵暖意袭遍全身,怀里就像抱着一个小火炉一般,将他那坚硬的心融化成一潭温温的水。

就在他忍无可忍,即将爆发的时候,却被她一句话如同冰水般浇灭了他已经蔓延他全身的火:

“何时能放我哥他们走啊!”

嫉妒的火苗开始疯狂的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如同火焰一般,吞噬着他的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