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徐达大败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6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飞下城墙,那衣诀飘然的影子如同仙女下凡,惊呆了朱重八与云中贺等人,她追上落尾而去的张定远,用力拨动琴弦,张定远直接被震下了马,张定边被震得直接松开了马秀英,云浅问拉过马秀英,迅速飞回红巾军队伍里。

随后几支利箭射向她,直接被她躲过。

“定远,你做什么?她可是主上的女人。”张定边暴跳如雷的怒斥着张定远。

“姐姐,你何时学的如此本领,好生厉害。”马秀英惊愕的问道。

云浅问不理会她的问题,担心的上下打量着秀英。

“你要不要紧。”

“我没事,他们没有伤到我。”马秀英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云中贺的元兵和陈友谅的黑衣军全部撤离,城楼底下死伤无数,大部分都是红巾军居多,只有少量的可以数的过来的元兵以及黑衣军。

回到元帅府,天已经蒙蒙亮了,一大早,单莺莺和谢蕴之急忙跑来。

“我夫君呢?”单莺莺与谢蕴之异口同声,同时问道。

随后朱重八与刘伯温一同进来,却不见常遇春与徐达,她们内心开始紧张起来。

朱重八一脸烦闷,摇头叹气:“他们被陈友谅掳走了。”

单莺莺听到此话,不由得眼前一片昏暗,幸而被秀英扶住。

“重八,你赶紧想办法救救天德和遇春大哥吧。”秀英急切的催促道。

朱重八紧握双拳,承诺得说道,

“他们两个从小与我一起长大,我们三人也是磕头拜了把子的,如今就算豁出去了,我也要救出我的两个兄弟。”

说的同时他轻瞄了眼云浅问,云浅问在城墙上那弹琴的英姿飒爽与那蓝衣飘诀的影子几乎将他的魂勾了去,难怪陈友谅如此痴迷她,突然他眼神精光一闪,有个主意在脑中一闪而过。

想到这里,他走上前,对着发呆的云浅问说道,

“云姑娘,你也知道,今日一战,伤亡惨重,以我朱重八目前的实力想要救出徐达和遇春兄弟实属困难,不知姑娘能否相助。”

“不要再去做无谓的杀戮了,我自己一人前往即可。”云浅问怎么会听不出他的意思来呢,但如今为了减少杀戮,只能是这样了。

“云姑娘,我刘基我和你一同去。”刘伯温自告奋勇的走上前。

“不可以的姐姐,你去了,那是羊入虎口,我不同意。”马秀英激动的上前反对道。

“陈友谅是什么人,那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更对姐姐有非分之想,姐姐,如果你要去,那是直接往火坑里跳。”

“妇人之仁!”朱重八对马秀英怒吼道,这女人怎的这般不是大局。

“没错,我马秀英就是妇人之仁,朱重八,你口口声声说他们二人是你兄弟,你为何不亲自带兵去营救他们,为什么要牺牲姐姐一个弱女子,这就是你所谓的大义吗?”马秀英义正言辞的指责朱重八,想起他在城楼上说的那番话,不由得心更加的凉。

她言辞犀利,直说得朱重八一个大男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愣是想不出说辞来。

而谢蕴之与单莺莺站在那里不敢言语,其实她们是和朱重八站在一条线上,她们知道,云浅问去的话,根本不用伤一兵一卒。

或许只要她的以身相许,但是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而谢蕴之巴不得她立刻去,这样没有人与她抢徐达了。

云浅问转身拥抱住马秀英,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上,动情的说道:

“秀英,这个世上,唯有你对我最好,谢谢你。”

秀英怔在原地,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她想做什么,她脸上开始闪现一些惶恐。

云浅问又扭身拉住单莺莺的手,轻轻说道:

“嫂嫂,我大哥不喜甜食,倒偏爱辣食,你平时一定要提醒他,少吃些辣的。”

单莺莺轻点头,眼神中充满不舍,却没有挽留。

云浅问又走到朱重八身前,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重八大哥,秀英有时候有些小脾气,但心地善良,你以后定要多多包容。”

她吐气如兰,皮肤雪白,另朱重八呼吸有些急促,连秀英都没有让他这样的感觉,他突然对她生出些不舍来,他真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连她一起收了,如此精致飘逸的美人儿,真是便宜了陈友谅。

但也不能不承认,陈友谅和她在一起,或许是很配的。

他上前虚搀了下,郑重道:

“云姑娘放心吧,秀英是我的妻子,我定然会好生待她。”

云浅问听完内心一阵冷笑,好生待她?如若真心待她,又怎会在城楼上说出那样绝情的话。

云浅问谢过之后,扭身跟随刘伯温飘然而去。

马秀英哭喊着上前去拉云浅问:

“姐姐,你不要去,你不能去,你回来,你快回来呀。”

她被单莺莺与谢蕴之用力拉住,如何用力也挣不开。

云浅问停住脚步,一行清泪掉落下来,她与秀英相聚才没两天又要分开,如果她真的选择了陈友谅,那日后她和秀英就是敌人。

“云姑娘,来日方长呢。”刘伯温劝道,他最看不得这种累似生离死别的场面。

马车绝尘而去,秀英追出来,在车后哭喊着。

云浅问此时的心都化了,心疼的不行,刘伯温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不由得朗声说道,

“平日看姑娘清冷脱俗,似是不易接近,没想到却也是性情中人啊。”

“那又如何?”她淡淡说道。

“其实姑娘不必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跟了汉王也未必是件坏事呢。”

刘伯温边驾着马车边说道。

“刘先生,这是在安慰我吗?”她不由得觉得好笑。

“汉王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姑娘不了解吗?”

“看来先生对陈友谅评价很高呢”。说得他有多了解似的,云浅问心中暗笑。

“汉王将来未必是天下的王,但也不会差,比起真正的王,只强不弱。”刘伯温边驾车边扭头对着轿帘说道。

云浅问轻闭双眼,并未答话,这个刘伯温话多的狠,让她懒得理会。

“其实姑娘,用不着以身相许,只要按照我的方法去做,我们不但能活捉陈友谅,还能救出天德和常老大。”

刘伯温振振有词的说道。

云浅问头痛的抚着琴,这刘伯温说了半天废话,才说到正点上,她对他也是无奈了。

看来读书人的想法,一般人还真的捉摸不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