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慷慨解囊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321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路上马背上颠得她的胃里翻江倒海,加上马速快起来,风也大,有些冷,陈友谅将她往怀里带了带,虽然他的身上很温暖,但她到底还是有些排斥他,刻意与之保持距离。

不得不承认,这个勤王马术好得很。

陈友谅下马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拦腰抱下来,本来她的背上有伤,再加上他的力气很大,她便有些吃痛的扭过头去。

“脾气还是那么犟,不过,本王必定能降得住你”。

说着大步走进高墙大院里,府邸虽然不大,却很雅致,很有情调!

云浅问心中暗付,难道这辈子只能在这里做个侍妾吗。

不行,她一定不能在这里搭进自己的一生,她还要找哥哥,而且她想嫁的只有徐达哥哥。

陈友谅将她抱入一间名为问友阁的小院落里,踢开屋门,进入屋子,随后轻轻将她放在塌上,一张冷峻的脸凑过来,话中带着丝丝凉意,

“好生呆着,三日后,我们便成亲”!

“什么?跟你成亲?我才不要”!

她立刻跳下床,跟他成亲,开什么玩笑。

“由不得你”!

陈友谅搂住她,捏住她下巴,低头要吻下去,却被她一脚用力踢向他下身。

他吃痛的捂住要害部位,精致的五官,也随之扭曲变形,不得不承认,就算扭曲变形了,也还是好看。

“丫头,你好狠”。

她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短剑,指向他,

“陈友谅,我云浅问不过是一介下人,你何苦这么欺负我”?

待他的表情恢复正常后,面带邪魅的笑容,

“本王就是要欺负你,你能如何”?

“你别过来”!

她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但是短剑仍然指着他,如果他敢碰她,她

就跟他同归于尽。

陈友谅整理了下衣服,

“当然本王不会强迫你,不过本王相信你会很快爱上本王”。

她松了一口气,但不免觉得有些可笑,上次见面,跟他不过两天,他这么快就爱上她了?

人人都说勤王不近女色,但此时的他就像色狼。

“陈友谅,如果真的和你在一起的话,本姑娘就会觉得数千只蚂蚁在喝我的血”。

陈友谅听到这句话,内心一阵揪,她在厌恶他。

“本王哪里舍得让那些蚁族去喝你的血,不过本王可会生吞了你”。

阳光晒进来,照射在他精致无比的脸上,但是她总觉得他是黑暗的,配不上这么精美的阳光!

“你最好老实些,如果在想逃走的话,本王不会吞掉你,但是马秀英那丫头的脚,本王不介意剁下来去献给大元皇帝”。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如此轻松,看来他想要人的命,也一样的轻松吧。

“陈友谅,我不过一介下人,你何苦这般逼我”!

陈友谅上前抢过她的短剑,扔在地上,随后一手搂住她纤细的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捏得她生疼,但她仍是倔强的忍着。

陈友谅大概也知道自己下手比较重了,于是松开手,邪魅的说道。

“本王喜欢你陈友谅陈友谅的这么叫,你叫得越是咬牙切齿,本王越是开心”。

她用尽力气一把推开他,双手撑在桌子上,以让自己站稳,一路奔波,已累得不行,于是低声说道,

“王爷,您大慈大悲,能否让民女好生休息”。

“很好”!

陈友谅痛快的说道,

“你好生休息,三日后我们便成亲”!

随后走上前,轻轻在她耳边吹暖气,

“你若不想做侍妾,那直接做夫人可好,你好好养着吧,夫人”。

说完在她娇嫩的脸上捏了一把,随后哈哈大笑的走了出去。

这一夜,她没有睡好,生怕陈友谅会随时进来。

清晨,门吱呀被推开了,她紧张的坐了起来,却见是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端着脸盆进来了。

“姑娘不必紧张,奴婢长月是勤王派来伺候您的”。

这个长月生得也是玉貌花容,那眉目如画的眼睛中带些清冷。

“噢,放那吧”!

云浅问淡淡地说道,她感觉陈友谅的人都是一副冷冷的样子,看来什么样的主子就培养什么样的奴才。

“姑娘,您要是闷了,跟奴婢说一生,这勤王府虽说不够大,倒也安静得很”。

长月长得虽说清冷些,声音却很柔细,而且她的语气中带着真心实意。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长月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

云浅问洗漱完后,感觉闷得很,于是走出院子去吹吹风,门口有一株梨花树,雪白的花瓣在昨夜露珠的清洗下变得晶莹透亮。

她不由得轻念道,

开向春残不恨迟,绿杨窣地最相宜。

院子不大,甚至很简单,她走到院墙底下,撸起衣袖就往上爬,她小时候爬墙爬树很在行,所以她轻而易举的爬上了墙头。

站在墙头上,她还没来及站稳,腰间被嗖地缠上一圈软鞭,被用力带了下来。

她啊的一声惊叫,正当她以为要与大地接吻时,却被结结实实的悬空抱入怀中。

睁开眼,正对上陈友谅那张俊美如神的脸。

而鞭子却握在长月的手里,她忠诚的站在陈友谅的身后,清冷,孤傲。

“退下”!

陈友谅话是对长月说的,眼睛却盯着怀里的人。

长月欠了下身子,退出院子。

“你放开我”!

陈友谅轻轻将她放在地上,嘴角邪魅上扬。

“丫头,你跑不出去的,乖乖地做本王的汉王妃吧”。

云浅问往后退一步,大声说道,

“我才不希罕做什么勤王妃,汉王妃的,陈友谅我不喜欢你,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么”?

“可是,本王喜欢你”!陈友谅上前抓住她的手腕,眼睛认真地盯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尽显霸道温柔。

“并且,本王能做到只娶你一人”!

她被他认真的眼神震了一下,脸稍微红了下,她不明白,陈友谅为什么非要娶她。

她不过是一个普通民女,还是个丫鬟,陈友谅相貌俊美,身材挺拔,伟岸健硕,而且还是大名顶顶的勤王,两个人根本不般配,并且单府除了二小姐之外,其他小姐都争着想接近他。

她转过身,掩饰她微微发红的脸。

“谢谢勤王抬爱,我的心在很久很久以前已经给了别人了,在也收不回来了”。

陈友谅脸色微变,握紧的拳头又松了开来,

“是谁”!

他的声音沙哑有磁性,却很冷,他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夺走了她的心。

云浅问不想多说,抬步走进屋子里。

“对不起,我乏了”!

看着重重磕上的门,门口梨花瓣被震掉下来,陈友谅内心万分失落,她的心给了别人,再也收不回来了,那人会是谁呢,他握紧拳头,心里嫉妒得发狂。

虽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

当他找到她时,却是物是人非,他是名镇江南的勤王,而她却成了丫头。

看着门口飞扬的雪白梨花瓣有些在半空飘扬,有些掉落在地上,

回想起六年前那个梨花开满园的季节,梨花树底下一个粉红色衣裙的精灵般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个被手绢包着的东西,笑着递给一个受了伤的英俊少年,

“轩哥哥,这是哥哥给我的豆沙包,我没舍得吃,给你吃吧,吃了伤才会好得快些”。

接过软软的包子,不小心轻滑到她的手,那时候他的心里早已经荡起温柔。

看着她娇嫩白皙的小脸蛋儿,水灵灵的大眼睛,粉色衣裙,在阳光底下散发出圣洁的光芒,他暗暗发誓,将来他一定要娶她为妻。

他弯下身,拾起脚边的一朵梨花,轻轻地托入掌心,借着直射而来的暖暖阳光静静端详她。隐隐地,鼻子有些发酸,神情有些伤感。

现在,无论她的心里藏的是什么人,他都要得到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