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便宜占尽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4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虽然生气,但为了保住名节,只能任他为所欲为,压着火朝窗外说道:

“大哥,我没事,只是刚才关门太用力了。”

而陈友谅更加放肆的在她脸颊上轻轻来回蹭着,最后慢慢移到她的唇边,云浅问一手挡住他的唇。

“大哥,我已经睡下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此时她被陈友谅气得想发火,语气不由得高了些,水汪汪的美目怒瞪着陈友谅,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他已经被她凌迟的皮都不剩。

常遇春看她不耐烦的声音,以为她被吵得烦了。

“没事就好,哥不放心,就回来看看你”。

“遇春大哥,我说怎么找你半天找不到,原来是躲回家里来了,走,继续跟我吃酒去。”是刘伯温醉醺醺的声音。

透着窗户,看着他们远去,云浅问终于松了口气,一把推开陈友谅,怒不可泄的骂道:

“无耻!”

陈友谅戏谑的看着她:

“你可以再叫大声些吗,这声音太小了。”

云浅问打开门,让了一条路:

“出去!”

陈友谅走出门外,看着她被气得透红的小脸儿,不由得心情大好:

“别急,没几天你会亲自来找我的。”

说完足尖轻身一跃,飞身离去,只留下云浅问一人愣在原地,她这是怎么了,明明很反感他的。

可是刚才他那么轻薄自己,为什么会有莫名的心跳。

她对徐达或许是年少时的情谊,或许是好感,知道徐达要娶别人的时候,她只是伤心,只是失落,但过后还是希望他幸福。

每一次与陈友谅近距离的接触,都会让她有些许心跳,虽然也有些反感,甚至讨厌他霸道无理的样子。

突然想到今天晚上,朱重八所有的将领都在徐达府上喝喜酒,而且他们都是不醉不归的,她再也顾不得想其他了,她要尽快去徐达府上通知所有人,养精蓄锐,明天备战。

朱重八听到消息后,立刻摔下酒杯带兵连夜亲自去守城,徐达的洞房花烛夜更不用说了,直接撇下洞房内的新娘子,甚至连喜服都来不及换抱着战袍铠甲就要与常遇春连夜备战。

刚走到门口就见云浅问一袭天蓝色纱衣飘然站在门口,月光底下的她更为清丽动人,似乎是月宫下来的广寒仙子一般,绝美无比。

云浅问再见徐达时,已经心如止水,心中在无任何波澜,似乎他们只是认识而已。

但徐达不一样,他对她是真心的喜欢,纵然娶妻,但她仍是他最想娶的那位,任何人无可替代。

“云姑娘,明日一战,难免不了伤亡,你只需躲在府内,千万不要出门知道吗。”徐达关切的提醒道。

“我知道了。”她的声音淡然,淡然到似乎就只是感谢他的好心提醒。

而徐达则认为她对他仍是心有怨气。

徐达上前轻拥住她,深情说道:

“只要你好,一切安好。”

云浅问还没有来得及推开他,就被一声娇喝吼住:

“你们在做什么?”

只见一身大红色女子站在远处怒目圆瞪的指着他们。

她愤怒的上前,抬手要给云浅问一巴掌,却被徐达及时拦住。

“好你个徐天德,新婚之夜,抛下本小姐找借口要镇守城门,结果却在这里私会旧情人,你是不是欺人太甚。”

谢蕴之愤怒得指责徐达。

“你听我解释...”徐达刚要解释,却被妻子一巴掌甩在脸上,瞬间白皙英俊的脸上红了一片。

“本小姐没时间听你在这编故事,跟我回去洞房。”说着拖拽着徐达要进去。

这大胆的言语另云浅问忍不住发笑。

“你笑什么笑,狐狸精。”她看着月光底下蓝衣飘诀美艳绝伦的云浅问,眼中出现一抹惊艳。

她真得很美,难怪夫君会喜欢,或许是个男子都会喜欢,想到这里她更加嫉妒。

“请你说话注意些,她不是狐狸精。”徐达义正言辞的指责她。

看到徐达仍为她说话,新娘子更加生气,嫉妒使她发狂,上前要与云浅问厮打,却被云浅问侧身躲过,她扑了个空,扑倒云浅问身后的假山石上,重重的碰了一下,所幸的是并未伤及面部。

她真要破口大骂,却被云浅问锐利的目光瞪了回去:

“嫂嫂,我与徐达哥哥从前是两厢情愿,但是如今他已经娶妻,我们只是朋友。”

徐达听到这里,有些失落,他还是想娶她的,如果她愿意,他还是可以再娶的,只要他日后做到朱重八的位置,他完全可以让她做正室。

“现在徐达哥哥要去做最重要的事情,守卫滁州城,嫂嫂大局面前,儿女情长还是放下吧。”

云浅问说着转身准备离去,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有我在,徐达这辈子都不要妄想纳妾。”谢蕴之咬牙恨恨道。

云浅问抿嘴轻笑,并不理会她说的话,她不想与她做这些无谓之争,抬起步子飘然离去。

纳妾?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云浅问虽然身份卑微,但再不济也不会沦落到给人做妾。

看着她飘然离去的背影,徐达内心惆怅失落,今晚的她与从前大不相同,对他的态度淡然到只是路人一般。

他知道他负了她,纵然有万般不愿,但他也没办法。

“哎呀,天德,你还在这磨蹭什么呢,陈友谅与云中贺已经到了琅琊山底下了,他们是要连夜攻打我们呀。”

刘伯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看着徐达磨磨蹭蹭的样子,他就有气。

一个大男人,为了个女子磨磨唧唧,这徐达估计成不了大气候了。

徐达一听愣住了,这陈友谅明明是有备而来,明知道今天是他大婚之日,偏偏选择他们喝酒尽兴之时选择进攻,这明显就是计划好了。

云浅问刚回到门口,就听见外面战鼓的声音。

不由得疑惑,这就开始了?

陈友谅好阴险,就是故意趁徐达大婚所有人醉的东倒西歪时来攻城,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她进入房中去取琴,准备去参战。

“妹妹,不好了。”

新嫂嫂单莺莺急慌慌的跑了过来。

“就在刚才,大帅夫人被一个黑衣人带走了。”

云浅问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跳,秀英被俘虏了,这怎么可能,那朱重八的那些红巾军是做什么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