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肆意轻薄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62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友谅,今日是徐达哥哥大婚的日子,新娘子虽然不是我,但是我由衷的祝福他,喜欢一个人不是拥有,而是希望他幸福。”她委婉的对他展开了说教。

可是她疏忽了,他是陈友谅,嗜血如命,高傲自负的汉王,如果他像她口中说的那样专为别人着想,就没有如今的大枭雄了,他想要的是占有,而不是成全。

“本王就是要你,跟了本王就算是你的噩梦,本王也要你。”

他勃然大怒的上前掠夺过她的琴重重摔在地上,强行将她搂入怀中,云浅问担心的看着地上的琴,生怕被他摔坏了,这可是她唯一防身的武器,她用力推开他,但是他抱得太紧,她根本推不动。

“陈友谅,你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她也只是说说,此时她哪里敢喊呢,就算人来了又怎么样,顶多会多一些无辜的生命罢了,陈友谅的功力她不是没见识过。

况且,他能独自一人进入滁州也是有些本事的。

她的抗拒与挣扎令陈友谅更加的愤怒,此时的她在他怀里扭动与摩擦,令他燃起一种无名的火焰,这无疑是在点火上身,而且愈发的强烈。

他强烈得控制着自己,但是现在她温软的身子在怀,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装作圣人,此时他体内燃起一股躁火,恨不得现在就要了她。

“如果你在动一下,休怪本王不客气!”他抑制着被燃起的火,低沉道。

果真,她再也不敢随意乱动,身子僵硬的任由他抱着。

此时就算陈友谅真的强要了她,她也没办法。

陈友谅见她安分了下来,心知她是真的害怕,但他不想让她害怕他,他只想让她敞开心扉接纳她。

他很怀念当年她为自己翩翩起舞的一瞬间,那时候的她确实已经走入了他的心里,纵然后来娶妻,但他的心里却已经住进了她,没想到再次相遇,她居然会如此抵触自己。

想到这里,他有些黯然神伤。

轻轻松开她,双手抚住她的肩膀,轻问道:

“除了徐达,你可曾心仪过其他人?”

他的眼神浓烈,期待着答案。

云浅问推开她,转身去拣琴,上下观察着,深松一口气,还好没坏。

“不曾有。”她决绝的说道。

陈友谅的眼神瞬间暗淡了下来:

“那日,你提的那个什么轩....”

他没有接着往下说,他只等她的评价。

“轩哥哥生的比徐达哥哥好看,比你也好看,但他温柔无比,对我很好,不似你这般霸道。”

她虽然说这话有气他的成分,但也是真心话。

“那你为什么不嫁给他。”陈友谅满满的醋意,他没想到居然会吃自己的醋,还是年少时的自己。

“轩哥哥人生得好看,自然有许多女孩子想嫁给他,虽然我已经记不太清他的模样,但我知道,他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她怀念得说道,虽然才短短几日而已。

“那如果徐达和他两人二选一,你会选谁。”

她忽略掉徐达,直接说道,似乎从来没有选择过。

“但是如果在你和轩哥哥二人之间,我肯定会选择后者。”

“为什么?”

“因为他是好人,而你是坏人。”她直接了当的说道,还故意观察他的神情,她就在是故意气他。

“是吗?呵呵,很好。”他不怒反笑的样子令她有些疑惑。

他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不怕,反正他也找不到轩哥哥,不怕他加害他。

陈友谅上前捏住她下颚,让她躲闪不及,捏了个正着,她知道她挣不开他,干脆睁大美眸怒视着他。

那副你能奈我何的神态让他心里暗暗发笑。

“等着本王,待明日本王攻城以后,就带你走。”

“为什么不是现在,你是想让我直接告诉他们连夜守城备战吗?”以他现在的身手带走她轻而易举。

“怎么,现在就想跟本王走?”陈友谅邪笑着走上前。

云浅问吓得想往后退了一步,却挣不开他捉住她下颚的手。

“本王要你亲眼看着你的夫君攻下滁州,到时候,连你也是本王的俘虏,本王想怎样就怎样。”他笑得轻浮。

随之低下头印在她娇嫩的唇上,她的唇软软的,带有些凉意,此时的云浅问连躲也不敢了,任由他在她的唇上轻啄。

陈友谅见她乖乖的,瞬间有种错觉,本就温柔的动作更加轻柔。

他轻柔的动作令她微微颤抖了下,她并不讨厌他的吻,但她很讨厌他那霸道自负的性格。

有些不舍的松开她,嘴角充满了温柔。

“看来你还是喜欢本王的味道,对不对,就仿佛那晚你会亲自吻上来。”

云浅问回过神来,羞红了脸,她这是怎么了,刚才为什么不推开他呢。

她一定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刚才那不是她,绝对不是她。

陈友谅看她羞红脸的模样,不由得心之一颤,她居然为自己脸红,这小女儿娇羞的心态,居然会属于他,不禁让他有些心动。

可是想想,她心里有过徐达,甚至有过年少时的自己,但她的心却从来没有在他陈友谅的身上停留过,这让他有一股浓烈的妒火,甚至想杀人。

“如果你明天侥幸攻进滁州城,能否答应我,不要伤及无辜的百姓”。

什么是侥幸攻进滁州城?她在小瞧他的实力吗。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让本王听你的。”他低沉的声音略显森冷。

云浅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一阵脚步声,那踉跄的步子,根本就是喝醉酒的样子。

“是我大哥回来了,陈友谅你快走,别让他们看见你在这里。”云浅问着急的推开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如果现在陈友谅出去的话那直接与他走个对面。

这可怎么办,一旦陈友谅被发现了,那她的清白肯定会被误会,甚至认为她和徐达是同党。

陈友谅抱住她闪身进入屋内,将门重重的摔上,将她倚在门边的墙上。

“什么声音?”

常遇春酒醒了一大半,朝这边走来,担忧道:

“小云儿,怎么了。”

此时云浅问被陈友谅紧紧的搂着腰身,整个人贴在了他的怀里,两人看上去就像是卿卿我我的小夫妻。

陈友谅轻轻缕着她的发丝,暧昧的看着她,甚至低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下。

云浅问气得小脸儿通红,但又无可奈何,怒瞪他,陈友谅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加得寸进尺,一只大手揽住她的腰,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两人的唇几乎不到一寸的距离,云浅问感觉被他占足了便宜,却又无可奈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