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大婚前夕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355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徐达不理会常遇春的忠告,抬起步子追了上去。

“云姑娘,你听我解释!”他上前拉住她的手腕。

“解释?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解释的,拿开你的手!”她冷冷的甩开他的手,却被徐达紧紧的扣住。

“你知道的,我徐达的心里一直都是你。”徐达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位置,情真意切的说道。

云浅问感觉出他强烈的心跳,她甚至有些动容,但是想到他马上就要娶妻,她的心里仍是难过。

“我知道你的心里不舒服,我又何尝不是,我根本不爱她。”徐达看着比以前更加坚韧的他,不由得开始动情,低头吻向她。

云浅问第一反应就是推开他。

“徐达,你明天就要成亲了,我不想被人误会。”

说完转身要离去,她不想让别人认为她再纠缠他。

“听说陈友谅也在大都,他是不是碰过你了。”徐达碰了一鼻子灰,酸溜溜的问道。

云浅问脚步停在了原地,没有答话,她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嫌弃。

陈友谅是吻过她,抱过她,甚至便宜被占尽,但她如何去说。

徐达见她不答话,认为她是默认了。

“没关系,我不在乎,只要我们在一起,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徐达上前情真意切的表明自己的心迹。

“我们还要怎么在一起?”她反问道。

“那谢家小姐我是不得不娶,但我的心里只有你,她只是个摆设而已,不久我会将你纳入侧房,那样你不会孤苦无依。”徐达紧信誓旦旦的说道,他自认为这样会感动她。

“侧房?徐达,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在我的心里你没有重要到让我甘心做妾。”

云浅问彻底的怒了,冷冷的转过身,甩袖离去。

留下徐达尴尬的愣在原地,他根本没有想到她会生气,他甚至认为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她只做到心里有她就可以了。

可是他不知道,她是云浅问,他根本不了解她。

回到常遇春府上,云浅问将陈友谅要剿灭红巾军的计划告诉常遇春之后,便把自己锁入了屋子里,当晚,徐达在她屋外的窗口悄悄站了一夜。

第二日,听着街上喜庆的迎亲唢呐声,她的心更加得空寂。

秀英没有出席徐达的婚礼,只是在屋内陪着她,和她讲近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徐达的这个妻子姓谢名蕴宁,长相颇有些姿色,能说会道,但是标准的千金大小姐脾气,心高气傲,本来看不上徐达,但见徐达身材魁梧,五官俊朗,顿时改变主意,非君不嫁。

谢家无论权势还是兵力都很高,如果与之联手,对付各路起义军与大元军队,那是最好不过。

开始徐达也是很抗拒这桩婚事的,但是朱重八劝他先以大局为重,将儿女情长置身事外。

徐达顶不住上面施加压力,也是为了尽快结束这元人统治的混乱时代,于是不得已妥协了。

听到这里,云浅问开始理解徐达,在大局面前,他放下了儿女情长,也是让人钦佩。

男子汉大丈夫,本该如此。

但是她没有办法做到原谅,毕竟是他负了自己,如今她能做的就是,不恨不怨。

走出门外,微凉的风迎面吹来,将她鬓前的发丝吹得些许凌乱。

今日是他大婚,新娘子一定很美吧。

想到这里,她的心开始惆怅起来,失落,心凉,如同被全世界抛下一般。

她不知道,她的心将何去何从。

“姐姐,陈友谅虽然是我们的敌人,但对你情深意重...”

秀英有些担心她想不开,但是,不知如何安慰她,想起陈友谅也是瞬间脑补的事情。

“既是敌人,我和他万般不可能,他与朝廷为伍,注定是我们的敌人。”

她淡淡说道,她一直认为,就算天下男人都死光了,她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她突然有些想念母亲,不知母亲现在如何,自己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走了,母亲是多伤心呢。

她打算协助朱重八打败陈友谅后,回去接回母亲。

“秀英,你去忙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姐姐,当真没事儿?”

马秀英还是有些担忧她。

“对了,哥哥怎么会娶大小姐呢”。

她突然有些好奇。

单莺莺是大家闺秀,自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气质端庄,当年多少贵族公子提亲,都被拒之门外。

怎会嫁给常遇春一介武夫,两人身份明显不搭嘛。

秀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那日大小姐学成归来,路上正遇上与大元军队,那领头总兵是王保保,他见大小姐貌若天仙,顿时垂涎三尺,直接夺了小姐,让士兵候着,将她带入一个茅草屋,准备非礼,被正巧经过的遇春大哥救下,顺带打伤了王保保。”

原来是英雄救美,好俗套的偶遇,云浅问抿嘴轻笑。

不过提起这个王保保,她的内心一阵解气,活该让陈友谅断了手臂,咎由自取。

秀英继续说道,

“过了几日,王保保的伤估计养好了,直接上滁州城外点名与遇春大哥交锋,而且还用不堪入耳的粗俗话语羞辱他,遇春大哥也是个火爆脾气,不经劝阻直接开城门去迎战,结果被王保保的精兵强将打伤了,被抬了回来。”

原来如此,她记得第一次与陈友谅在云府撞见的时候,张定边带去的消息就是,王保保大战常遇春,常遇春兵败受伤。

“单小姐听说后,不顾家人的反对来到滁州,衣不解带的照顾遇春大哥,就这样促成了二人的好事。”

云浅问内心一阵欣慰,无论如何,哥哥幸福就好。

夜深,云浅问独自一人在院中抚琴,琴音带着些许伤感,让人听了为之心疼,今夜没有人来打扰她,因为他们都去闹洞房了,朱重八喝多了,秀英去照顾夫君,所以院落只剩下她自己。

风起,一声悦耳笛音传来,和她的琴音相结合,一曲下来,让她意犹未尽,究竟是何人降笛音吹得如此美妙,但似乎这音律有些熟悉。

她脑海中闪现出几年前,梨花树下为她鸣笛伴舞的绝美少年,这笛音明明是他。

“音律为何如此伤感,难不成是那徐达不要你了?”

那熟悉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如果人长得丑,只听声音也足够有诱惑力。

转过身,只见那俊美的男子一身黑衣站在槐树底下,此时他的眼睛和嘴角充满了讥讽,似乎幸灾乐祸一般。

她有些微微的颤意,但眼神中带着反感,带着疑惑,

“你怎么进来的。”

“不过一个小小的滁州,能拦得住本王?本王的命是不是很大,居然没有被你气死,你是不是很意外?”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步走向她,他每走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

他的每一步都让她感觉浓重的危险气息。

直到她无路可退,被逼到树底下。

“是不是徐达不要你了?他不要你,我要你。”

说着邪魅的嘴角轻轻上扬,似乎赏赐她一般。

“你来做什么!”

她下意识的问道,声音带着抗拒感。

“我来带你走”!

他的声音中带着确定加肯定。

“就凭你?”

她嗤之以鼻,冷哼道,越过他去拿琴。

“如果你不怕搅乱徐达洞房花烛夜,尽管来。”

他云淡清风的语气,嘴角勾魂的笑意,让她有些恍惚的一瞬间联想到了那个美少年。

但她认为,他不会是他,轩哥哥绝美的容颜在阳光底下美轮美奂,如阳光一般温暖。

不似他这般凶狠。

“你凭什么就认为你是朱重八的对手?”

她收起准备拨动琴弦的手,嘲讽的语气似乎在故意激怒他。

“是不是对手,你明天不就知道了吗。”

他的笑意更浓,眼神中却带着阴寒的杀气。

“明天?”

这么快。

“没错,明天,本王要让你亲看着本王踏破滁州城,剿灭红巾军。”

他冷酷无情的声音中带着嗜血的肃杀。

“陈友谅,如果我跟你走,你会不会收兵。”

她突然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虽有万般不愿,但她仍是想极力平息这场战争。

但是陈友谅听到这话,却是妒火中烧,再也不想做君子,上前用力扳住她的肩膀,他压低着声音怒道:

“你分明就是为了徐达,为什么,我哪一点比不上徐达,哪一点不如他。”

“你俩的区分再于,他是好人,而你是坏人。”

云浅问用力挣开他,大声说道。

陈友谅愣住,甚至说不出话来,没错,他就是一个坏人,这是不容反驳的大实话。

他从来不知道,做坏人原来是这样遭人嫌弃的,可是,没办法,他是从小坏到大的,不知道好人怎么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