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深夜离府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5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好,浅儿,娘答应你。”

王氏突然下定决心的说道。

“我们云家的女儿讲究的就是知恩图报,呆会你去收拾收拾,娘带你从后门出去。”

云浅问惊愕的看向王氏:

“娘,那你如何交代呢。”

“你就不要管了,到时候娘自有说辞。”

王氏安慰道。

当晚,云浅问跟着王氏走进后院那间破屋子里,王氏掀开一块地板,里面是个通道。

王氏小心的拉着女儿的手,一路摸索到头,两人刚出洞口,明亮的火光照在她们的脸上。

火把底下的陈友谅更加的俊美,但是他的脸却寒的可以结成冰。

“好狗不挡道,让开。”

云浅问不卑不亢的冷冷说道,反正被他抓住了,绝对不能认怂。

“你就那么自信,你走得了?是不是本王是不是太纵容你了。”

陈友谅轻佻眉毛,紧握双拳,他今天就是要抓她回去,强行要了她。

他再也不想等了,他今天就毁了她的清白,看她成为他的女人后,还如何跟了徐达。

“那我们就试试”。

她昂首,郑重说道。

“浅儿,修得胡闹,快跟为娘回去”。

王氏看得出陈友谅危险的气息,慌忙上前拉住她.

“娘,你先回去,我不想伤到你”。

说着一把将王氏推回洞里。

解开包袱,拿出那把和普通琴无异的降魔琴,众人疑惑了下,开始哈哈大笑。

只有陈友谅面带寒意的看着她,那冰冷的眼神恨不能立刻掐死她。

云浅问轻轻拨动一根弦,所有人开始捂住耳朵,又加动一根,他们身子晃动得开始站立不稳。

她这只是用了最轻微的震感,并没打算伤害他们,但陈友谅似乎内力极好,仍是冷冰冰的盯着她,甚至缓步走向她,云浅问往后退了一步。

“陈友谅,你别过来。”

她开始惊慌得往后退。

陈友谅仍是继续往前走,慢慢逼向她,他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了她。

云浅问开始慌了,无论她拨动多少根,地开始动了,所有人被震得天昏地暗,倒地不起,陈友谅却仍是安然无恙。

云浅问不敢在加弦,她不想伤及无辜。

她飞身上马,拿琴用力拍向马背,马儿吃痛飞身离去。

陈友谅拉弓向马射去,马腿中箭吃痛倒下,云浅问抬足站在马背上,飞身而去。

陈友谅拿起弓箭,飞身追上,他的速度比风还要快,云浅问飞的也很快,但似乎不及陈友谅惊人的速度,很快被他抓住一只脚踝,随后腰上一紧,她整个人被拉入了他的怀里。

头撞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差点将她撞晕。

他是铁做的吗?撞得她眼冒金星。

“云浅问,不要挑战本王的耐心。”

他的眼眶开始微微发红.如同一个要吃人的猛兽一般。

云浅问定下神来,低头看着紧紧环抱着自己的手,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挣不开,干脆放弃了挣扎。

陈友谅见她难得的安静,不由得松开了些,虽然对她有气,但还是害怕弄疼她。

云浅问顺势扭过身子正对上他,无视他怒气腾腾的俊脸,抬起脚尖,双臂攀上他的脖子,轻闭双目,轻轻吻了上去。

陈友谅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愣住了,温软的感觉牵动着他每一根神经,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刚才的怒火瞬间降了下来,转变成无限的温柔。

正当他准备回应她的时候,俊脸骤然寒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身子某个穴位麻木了下子。

云浅问推开他那几近完美的傲人身姿,不知为何,她居然会对他的怀抱有些留恋不舍。

后退一步,拿出丝绢,轻擦拭了下嘴唇,其实她并不讨厌与他亲吻的感觉,她这样做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她假装很嫌弃,好让他对自己心灰意冷。

“陈友谅,其实我并不讨厌你,但是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哥哥他们的。”

扭转过身不去看他,因为她此时的小脸儿略显微红,她不想让他看见。

“那你现在为何不干脆杀了我,这不是正好吗。”

陈友谅冷声问道。

“我当然不会杀了你,因为...”

她停顿了下,缓步走到陈友谅身边,嘴唇凑到他耳旁,轻轻说道,

“因为我想活活气死你。”

说完满意的看着他那张愤怒的脸,对着他得意的一笑,没错,她就是想气死他。

“你就不怕你走了以后,我灭你全家?”

陈友谅怒不可懈,她居然考验他的耐性。

但对于她说的话又想笑,想气死他?她以为自己本事不小呢。

“是不是除了吓唬我,你就没有别的本事了,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你当我不知道你和云中贺是联盟关系吗,如果你因为我杀了他全家,你觉得你俩谁吃亏呢,嗯?”

她浅笑着摇了摇头,本想在好好的拿言语气气他。

低头无意间看到他手臂上的伤疤上有血迹溢出,这是不久前四川战役留下的新伤,或许是刚才降魔琴的威力将他的伤疤震开了。

拿出丝帕小心的擦去他渗出的血,并为他包扎好,边包扎边说道:

“成天打打杀杀的,受伤的还不是自己吗。”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很轻柔,似是怕弄疼了他,她的小心翼翼,让陈友谅刚才那气愤的心情立刻平复下来,低下眼帘注视着她。

云浅问抬起头,正好与他四目相对,此时他看着她的眼神全是温柔,没有了刚才的吠气,使他越发的俊美。

云浅问还想用言语气气他,却发现不远处由张定边领头的黑衣军,正朝这边寻来。

于是背起降魔琴,足尖一点,双臂轻震,飘然离去。

陈友谅背起双手,看着飞身而去的她,并没有去追,他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内力,就将被点的穴位打开了。

她似乎有点低估他了,他是谁,他不止是名满天下的汉王,如果没有盖世的武功,当初能当上武林盟主吗。

他是故意放她走的,因为他有自信剿灭朱元璋,将她带回来。

嘴角残留着她刚才吻过的温软感觉,手臂上缠着她的丝帕。

无论她到哪里,她都是他的汉王妃。

只是他刚刚开始疑惑,她何时来有的如此高超的本领,他只记得在他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