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柳氏失氏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9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老夫人,渡娘当年也是鬼迷了心窍,心属贺公子,大夫人说如果我按照她说的去做,就允许我做贺公子的小妾,可是当我做了之后,大夫人在没有提过,我一介女子也羞于启齿,没在提。”

“这么多年来,渡娘一直对夫人有愧,眼看着夫人好端端的被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渡娘的心一直在煎熬啊。”

渡娘转身对着王氏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光洁的额头磕出了一个大血印。

“渡娘,愿以死谢罪。”

说着拔下头上的簪子朝自己腹部刺去,却被云浅问上前拦住,簪子直接划破了她的衣袖,白细的手臂瞬间多了一道血迹。

“三小姐,我是害您母亲的帮凶,您为何要拦着我。”

渡娘诧异的看看着云浅问手臂上的伤疤。

“渡娘姐姐,与其选择去死,还不如活着好好照顾我娘,就算行善积德吧。”

云浅问淡淡的说着,拿过手绢包上自己的伤口。

渡娘又感激的磕了个头:

“我会的,从此以后,渡娘愿意以性命保护夫人和三小姐周全。”

见此柳氏更加气得发疯,上前指着渡娘怒骂道: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你那身份,居然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想打我儿子的主意,你做梦。”

那言语是如此的粗俗不堪,众人都唏嘘,原来在云府做了多年的当家主母居然是这幅德行。

云如问看这情势急忙上前拉住撒泼的柳氏,提醒道:

“好了娘,这么多人呢,注意下你的身份。”

“来人,将柳氏关入南院一起禁足。”

云耀文怒喝着命令道。

“我看谁敢!”

柳氏刚要大口破骂,却被两个家丁上前按住。

“放开我娘。”

云如问上前要去拉自己的母亲,却被家丁隔开。

“柳氏作风不检,从今日开始,降为妾,关入南院,永不得出府,以此警戒。”

老夫人发话了,那语气甚是威严。

柳氏母女被带走时,路过王氏身边时,怨毒的瞪了她一眼,随之狠狠的踢向王氏,长月眼疾手快的将王氏拉开,柳氏踢了个空。

“贺儿,快快来呀,娘被他们欺负的苦呀。”

云浅问看着被架出去的王氏,眼神流漏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复仇感,她拉紧自己母亲的手,心里一阵快意。

这王氏虽然得到了惩罚,但对她来说太轻了,如果不是她,母亲也不会被好好端端的逼疯。

如果不是她,自己不会小小年纪离开母亲,流落在外。

想起她一次次的陷害自己与母亲,她仍是无法释怀,看着云如问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怨毒,突然感觉她有些可怜。

云耀文站到厅中央,大声道:

“从今以后,府中上下一切交由王氏打理,如果以后再有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情,全给我滚出云府。”

家丁与丫鬟恭敬的弯身道:

“谨遵老爷教诲。”

云耀文随手一挥,

“好了,都散了吧。”

待所有人都散去之后,厅中只剩下老夫人和云耀文。

“耀文,虽说柳氏阴毒,但也对你算是一心一意,更何况她还有个贺儿。”

云老夫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那王氏无辜,咱们也算为她平反了,但耀文你也要提防,那三丫头并非善茬。”

云耀文眉头一紧,不解的问道:

“母亲这是何意。”

老夫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你当那三丫头是好惹的?看似行事鲁莽,其实呀,心眼多着呢,如今又被汉王看中,我们惹不起,只能哄着。”

“还有,王保保怎么会和如问睡在一起,那场火来的那么巧合,不用想也知道呀。”

“母亲,她有汉王罩着,我们不能奈她她如何呀。”

“就算没有汉王,这丫头也不好惹。”

云老夫人摇了摇头,扶着虎头拐杖踱步走了出去。

云耀文很明白,这云浅问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女孩了,她懂得还击了,不管如何她懂得保护自己就好。

只是他与母亲之间的立场与看法不同,话不投机,还是少说的好,其实他心里还是暗暗欣赏三女儿的。

他们云家除了云中贺,大部分都是孬种。

云浅问扶着柳氏正厅,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心情无比的畅快,母亲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这值得欣慰,似乎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娘,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云浅问拉着母亲的手开心的说道。

看着笑魇如花的女儿有些愣神,似乎女儿从来没有笑过,而且阳光底下的她笑得如此好看。

“浅儿,你喜欢汉王吗?”

王氏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云浅问有些摸不着头脑,笑容瞬间凝固住了。

“娘,您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王氏握住她的手,温声说道:

“现在全城都知道,你是他的汉王妃。”

云浅问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我若不从,他还能强要我不成?”

王氏摇了摇头,叹气道:

“为娘看得出来,汉王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下,只要看到你,眼里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人,就算他强要你,云府也是必须交你出去的,我们没有力量与他抗衡。”

云浅问不想在聊这个话题,轻道:

“娘,帮帮我,我一定要给我哥哥报信,让他们准备足够的时间抵抗陈友谅。”

“浅儿,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你真的打算去伤害汉王的心吗,汉王对你,你就没有动过心吗。”

王氏极力的想劝住她。

云浅问拿开王氏的手,看着远处,轻说道:

“常遇春是我的哥哥,从我睁开眼睛第一个人见到的是他,我生病了,他会冒着大雨背着我去看大夫,有一年闹旱灾,他用刀子划破自己的手臂,喂进我的嘴里,为我止渴,每次去做工回来他都会带回两个热乎乎的豆沙包,我吃剩下了他才肯吃。”

王氏听到这里,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常遇春多了一份感激。

毕竟,他给了女儿一个可以依靠的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