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章 罪行败漏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43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二天一早,两个体型健硕的黑衣军守在云府门外,两人一身黑衣看上去凶神恶煞,里面的人都不敢出去,外面的人不敢进来。

府内传言,这是汉王派人保护云府,是为了防止王保保来复仇。

云浅问暗道:

这陈友谅真够可以的,一个长月不够,又加了两个人来监视自己。

这看来无论如何她也出不去了。

但是值得她欣慰的是战事延迟,陈友谅和云中贺在极尽的练兵,六十多万大军被他们练得生龙活虎,尤其是陈友谅的人,那一个个都是杀不人不眨眼的魔鬼。

云府大厅内,老夫人神色端庄得坐在太君椅上,此时的她无视站在台下,看着有些狼狈的柳氏,她原本昨夜想去看下被禁足的云如问,却听到她们母女在说过去如何迫害王氏母女的过程,她也终于摸清当年三丫头失踪的原因,原来一切是这个女人搞得府里乌烟瘴气,不得安宁。

她是真的没想到,平日端庄的柳氏居然如此狠毒。

而云老爷负手而立,愤怒的盯着柳氏,恨不得立刻将她逐出云府。

云中问则是怀抱短剑,并不去看柳氏,他知道这柳氏一向装腔作势,从小母亲走得早,她对自己的关心,也只是当着父亲的面做做样子而已。

云如问一脸疲惫得站在母亲身边,昨晚母亲拉着她咒骂了一夜的王氏母女,讲了一夜的云府是非,她当时也是拍手称快,却没想到让门外的云老夫人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渡娘和管家带着王氏母女徐徐而来。

“见过婆母,见过老爷”。王氏恭身行了一礼。

此时的王氏和平日也已经不一样,举止娴雅,风韵脱俗,颇有当家主母的风范。

“颜儿”。云耀文深情得唤了声,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柳氏听闻,目光一愣,怨毒得死死盯着王氏,恨不能立刻上前撕了她的皮。

“今日,把你们都唤来,主要就是宣布一件事”。

老夫人虎头拐杖用力往地上一磕,威严说道,

“恢复王颜之当家主母的身份,以及云浅问嫡女身份”。

“什么?那你们将我们母女如何安置”。柳氏不可置信的大喊道。

“如问和贺儿还是嫡长子和嫡长女,至于你,仍住东院,实权交还王颜之”。

云老太太权威的发声,看向前方。

“不行,我不同意,她们母女凭什么,就凭和汉王睡了一觉吗”。

柳氏发疯似的大喊。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还有当家主母的风范,再胡闹,将你赶出云府”。云耀文怒斥道。

“云耀文,你个白眼狼,如果没有我母家支持,你有今天?如果没有我的贺儿,你云家能有今日荣耀?你信不信我让你倾家荡产,家徒四壁”。

柳氏张狂的双手叉腰,气势凌人,手指王氏,

“如今为了这个下贱的疯女人,想赶我出府,好呀,你来呀,老娘拭目以待”。

此时她从前当家主母形象全无,展示在大家眼前的就是个泼妇。

“你”!

云耀文和云老妇人,气得发抖,没错,现在云家的荣耀全都靠云中贺在支撑,就算这女人恶毒,可还有云中贺呢。

“没办法了吧,哈哈,我就知道,想赶我走,门都没有,王颜之,你这个贱人”。

说着拿出怀中剪刀,刺向王氏,云浅问朝长月使了下眼色,长月冲上前攥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拧,柳氏“啊呀”一声惨叫,剪刀掉落在地。

“贱人,居然公然行凶”。

云耀文气愤的上前狠狠掴了她一巴掌,柳氏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娘”。如问跪下身扶住母亲。

“爹爹,请看在娘亲服侍你这么久的份上,放过娘亲吧”。

眼含泪水,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不已。

可这样子现在对云耀文和老夫人来说已经不管用了,从她陷害三丫头开始,她美丽端庄的人设已经没有了。

“我究竟做错何事,你居然这般对我”。

柳氏手指颤抖着指着云耀文,声音也颤抖。

此时,王氏走上前,平静得叙述道,

“柳氏,六年前冬日,你为了顶替我的位置,骗我喝下堕胎药,诬陷我谋害腹中胎儿,被老爷和婆母误信责罚,趁我卧病在床之际,派人将我女儿骗入荒郊野岭,抛入冰天雪地,从此杳无音讯,将我活活逼疯,近年来受尽你的欺辱,这些你可认”?

在场所有人又开始惊呆,不可置信的盯着两人,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这柳氏太可恶了,死一百遍也不足惜。

但王氏从来没说过谎,她的样子也不像在说谎。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那药明明是你自己喝下的”。

柳氏抵死不认。

“颜儿,这是真的吗?”

云老爷此时对王氏的心更加的愧疚。

“老身可以作证,昨夜柳氏母女在房中的话,老身已经听得清清楚楚。”

老夫人摔着拐杖愤怒的说道,她恨不能一把拐杖打破柳氏的头。

王氏平静的揽过云浅问,轻抚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绝世容颜,慈爱的说道,

“是真是假,已经过去了,现在只要我的女儿平安归来,一切都无所谓了”。

“娘”!

云浅问将头靠在王氏肩上,眼泪不争气得掉下来,虽然她仍是记不起来,但是母亲的情是真的。

此时,渡娘走上前,跪下深深说道,

“二夫人说的没错,因为当年那堕胎药是我亲自熬的”。

她说这话时,柳氏慌了,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这渡娘是云府的丫鬟中的女总管,平时办事有分寸,看似面善稳重,怎的会做出这种事。

老夫人坐不住了,起身怒道,

“渡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不敢相信,也根本就不相信,她亲自出的渡娘居然做出这种害人之事。

连云浅问也不相信,虽然从前的事情她记不得多少,但是她对这渡娘还是颇有些印象的。

她隐隐约约记得,这渡娘好像是对大哥有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