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取消计划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6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是夫人的洗脚水,要不要再来,嗯?”

毫无温度带有挑衅的声音让人听着一阵阵怯意。

身为汉王得力丫头,云素问自然不敢惹她,她是个典型的一个欺软怕硬,窝里横的女人。

连瞪也不敢瞪她,因为长月冷冷的眼神犹如一把锐利的刀子,无人敢与之对视。

“怎么回事”?

这时候云耀文带人走了过来,看见浑身湿透的大女儿,在看着长月手里的洗脚盆瞬间明白了。

虽说这女儿是活该,但是让一个丫鬟泼了一身污水,他还是有些气恼,再不济,也是自己的女儿。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带小姐去清洗下,一群不知好歹的奴才”。

在说“不知好歹的奴才”的同时刻意看了一下长月,明显的指桑骂槐。

“爹,是大姐她...”

云中问要解释,却被云耀文打断:

“你给我闭嘴,滚回你的北院去,深更半夜在这里成何体统。”

云耀文带人甩袖离去,似乎从来就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云中问紧握双拳,在这个家中他似乎从来没有地位。

鲜红的血从袖中流淌出来,顺着手低落在地上,他却浑然不觉。

长月从身上拿出一条青色丝帕来,走上前为他缠上,止住血。

“你这是旧伤口裂开了,不要太在意其他人的看法,最后受伤的还是你自己”。

长月说完转身回入院内,关上门。

云中问愣愣的看着缠在手臂上的丝帕,他没想到平日让人难以接触的长月,居然会关心自己。

平日长月的话不多,可以说是惜字如金,这是她说过最多的一句话。

内心浮起了一片暖意,一种别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西院门口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张定边大步进入厅内,小心禀报道;

“主上,朱元璋那边已经得到我们宣战的消息,并且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

陈友谅靠坐在交椅上,轻闭双目,神色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

“徐达何时成婚”!

他轻问道。

“回主上,据探子来报,明日常遇春大婚,三日后便是徐达大婚”。

“那等他大婚以后我们在出战吧”。

陈友谅淡淡的说道。

张定边听了有些慌神:

“主上,万万不可啊,如果徐达大婚,他们会增加谢元帅二十万的兵力,而且个个都是精兵强将,如果战胜他们会大大增加我们的人员伤亡。”

“二十万?他们加起来也才不到四十万,我陈友谅六十万的兵力战胜不了那些乌合之众?并且他们里面滥竽充数的人也不少”。

“主上!”

张定边还想说什么,却被陈友谅果断的打断:

“什么都不要说了,本王心意已决,退下吧,本王一个人静静。”

张定边无奈的退出来,到了门口,他有火无处撒,一拳狠狠的砸在柱子上,瞬间柱子裂了一道缝。

“红颜祸水!”

看着他们的汉王成天为一个眼里心里并没有他的女子作践自己,他就想一拳揍上去,让他清醒清醒。

而厅内的陈友谅仍是闭目,脑子全是云浅问的影子,似乎她从没有对他笑过,甚至一点点的温暖都很吝啬的给他。

记得那年微雨,梨花飘满天,那个粉衣小女孩甜甜的对他笑着:

“轩哥哥,你长得真好看,你是我天底下见过最好看的人”。

柔柔的,稚嫩的语气,犹如梨花般吹入他的心坎里。

那时候很多人说他长得好看,英俊,他不屑一顾,因为他听得多了,所以根本不在意。

可是当她说他好看的时候,他的内心却是一片柔软。

仅仅相处几天而已,她几乎天天对他笑,她的笑如阳光般灿烂,也如梨花般夺目,暖进了他的心里。

“陈友谅”!

一声怒喝打断他那暖暖的回忆,不悦的睁开眼睛,深邃的瞳目充满着寒寒的怒意。

他没有问,就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为什么往后推,我们明明已经准备好了,为什么一定要徐达大婚以后才能进攻,我们如果现在进攻完全可以获胜。”

云中贺怒容满面的质问他。

“你就真的有把握现在可以获胜?你当常遇春和徐达是摆设吗?”

陈友谅缓缓的说道。

“你少拿这个给我当借口,我云中贺虽是一介武夫,但不是二百五,你明明就是为了让徐达顺利成婚,这样好让那三丫头死了心”。

云中贺愤怒的叉腰道,越说越怒,

“我就不明白了,我们本来就要去攻打滁州,你就那么没把握拿下徐达?到了战场你万箭穿心穿死他,不更好?何必那么多此一举”。

“这战事是你说了算,还是本王说了算?”

陈友谅漫不经心的拿起茶杯清饮一口。

“你!”

云中贺气得说不上话来,他明陈友谅不是个按理出牌的家伙,跟他讲理那不是对牛弹琴嘛。

他就知道今天不该来,来了也是自己找气受。

但是也不甘心,将士们已经准备好了,准备随时出战。

可是他们的汉王却要延迟,而且还在徐达大婚之后,那不明显给他们增加兵力的时机吗。

“没错,本王是有些私心”。

陈友谅缓缓起身,轻轻抚摸着那支刻着浅字的玉簪,幽幽说道:

“如果我现在杀了徐达,她会恨我,但如果她对他失望透顶以后,我在杀了徐达,或许她对我的恨会少一些”。

“我不会杀了徐达,但我会让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浓烈的恨意与嫉妒之火袭满全身,阴鸷的眼神犹如魔鬼一般,让刚才气势汹汹的云中贺都有些惧意。

他了解陈友谅,陈友谅在战场上杀敌时的凶残他不是没有见过,就算是女将他也照杀不误。

他甚至有些担心,以三妹的性子,如果执意不从,他会不会杀了她。

有时候他很不理解,陈友谅不但长得俊美,而且本事大的可以称帝,多少人想拉拢他,投靠他,多少女子争先孔后的想嫁给他,为什么云浅问不为所动。

现在他明白了,云浅问不是世俗的女子。

“陈友谅,你迟早会败在你的一意孤行上。”

云中贺无奈的摇了摇头,失望的扔下一句话,走出屋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