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深夜挑衅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37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友谅轻捻着手中玉簪,食指抚摸着上面浅浅的浅字。

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亲眼看着她飞上屋顶,放飞信鸽,又亲眼看见她飞身而下,身姿如此轻灵,如同那飘零的梨花瓣一般,轻盈无声。

一身黑衣劲装,尽显她的英姿飒爽,可是,她不属于他,并且还是抵触着他。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的心里却只有他,他明明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

想着她飞身上屋顶放飞信鸽,也是为了那个男人,不由得气火攻心,一掌将身前桌案劈成两半,碎屑洒满一地。

紧握双拳,好看得瞳眸中燃起熊熊火焰,充满了妒恨。

徐达,朱重八,我陈友谅势必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此时此刻,他又想起了年少的时候朱重八带人侮辱自己的情景,可她偏偏是他们那边的人。

老天就是这么的爱捉弄他,难道还嫌他不够凄惨么。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恨她,恨她为什么如此轻践自己的真心,此时此刻,他好想杀光所有她在乎的人。

爱极而恨,一向孤傲的他,究竟何时沦落到这种地步,无力得靠坐在座椅上,轻闭双眼,脑中是那挥之不去的身影。

深夜,云浅问收拾好东西,抱好琴准备出府,她想亲自去报信,也想亲自问问徐达为什么要背弃他们之间的承诺。

还没走出门口就被叫住:

“浅儿,你是执意要走吗”?

王氏不舍的声音带着忧伤。

云浅问转身看着母亲,这个母亲是让她最放不下的。

如果自己真的走了,那母亲该怎么办,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

“娘,你跟我走好不好,我们离开这里,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云浅问上前抓住王氏的手臂。

“浅儿,我不能走的,我走了你父亲怎么办,他是我的夫君啊”。

王氏轻拍她的手,一边是女儿,一边是夫君,她一个也舍不下。

“娘,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吗?你忘了他从前是怎样伤害你的吗,他之所以现在对你这么好,完全是忌惮陈友谅”。

她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母亲,母亲是怎么了。

“浅儿,你感觉不到汉王对你的好,那是因为你根本不在乎,可是娘都看在眼里,汉王是你的依靠”。

王氏语重心长的说道,她是希望女儿是幸福的。

“他在好我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不行,我要走,我一定要走。”

云浅问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要拉起母亲。

王氏却不紧不慢的说道:

“浅儿,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

“你害怕你会对他动心,或者说,你已经对他动心了,你想逃避,对不对。”

一句话问住了云浅问,王氏的话直直的说进了她的心坎里。

并且是不容反驳的大实话。

陈友谅很凶残,甚至是一个连好人都算不上的坏人,在五通庙残杀徐寿辉,篡位自立为王,从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怕极了他,她害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杀了她。

毕竟,他要杀死她比捏死一个蚂蚁还要容易。

但是她每次的做法只是另他生气,就算是她给朱重八等人报信,他也是气急的给了她一耳光,那是他生平以来第一次打她。

看着他眼神里受伤的神情,她突然会于心不忍,甚至有些内疚。

天下女子多的是,为什么会偏偏看中她,而且还是极端的想要独占她,甚至为了她将王保保的手拧折了,将徐达视为情敌,恨之入骨。

陈友谅对她的心,她明白,可以说,他是天底下最在乎她的人。

反而徐达,她就有些看不透,明明两人曾经是那么的两情相悦,可为什么会传来他的婚讯。

或许徐达并没有那么在意她,就算他有迫不得已的苦衷,那也不应该背弃她们的约定。

“云浅问,小烂蹄子,你给我滚出来”。

泼妇似的叫骂声在门外响起来,然后是用力撞击门的声音。

一听这尖锐的声音她也知道是她那个一母同胞的亲姐姐。

“浅儿,别出去,也许她是兴师问罪来了,我们快点进屋去,如果被发现就麻烦了”。

王氏说着将云浅问拉入房中,将门反锁。

“给我撞,撞开为止”。

门外的云素问挺着大肚子,叉着腰命令着身后扛着木头的两个侍卫。

“住手”!

一声高昂的怒喝,震得撞门的侍卫将木头扔在地上。

云中问同样是插着腰对视着云素问,两人叉腰相对,火药味十足。

“呵,你到挺有本事呢,居然深更半夜来西院撞门,哪个不长眼的看门狗放你进来咬人了”。

“兔崽子,没你事,滚一边去”。

云素问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而云中问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这个女人让他从头到尾的鄙视,为了一个蒙古杂碎,居然来为难自己娘家人。

“怎么?给你男人出气来了?你怎么不去找汉王?只会窝里横,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云中问双手环胸,连笑带讽刺的说道。

“云中问,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个娘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居然敢在这里和我摆谱。

云素问被问的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指着他的鼻子,侮辱的话更是不堪入耳。

这话直接戳住云中问的痛处,他恨不得将这个疯子一样的女人狠揍一顿。

“云素问,你嘴巴放干净些,如果不是看在你是二娘的亲生女儿的份上,我早就把你吊打一顿。”

云中问恼羞成怒,如果不是看她怀孕,早上去赏她一嘴巴,这个女人实在该打。

云素问又要坡口大骂时,突然西院大门打开,随后一盆污水迎面泼向她,瞬间她成了落汤鸡。

身后的丫鬟急忙拿出手绢为她擦拭。

待她捋顺好自己的视线时,只见是长月一手拿着盆,冷冷的看着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