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屋顶传信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91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们浑然不觉,从头到尾发生的一幕,被不远处的云浅问尽收眼底,云中贺与长月的谈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夜黑风高,云浅问一身黑衣黑帽,灵巧的身姿,轻盈而有力,无声得飞身到云府最高处的屋顶,书信被卷成一小卷系在信鸽的腿上。

“阿信,你一定要安全的帮我把信息带到,你可以的”。

看着渐渐消失在夜幕的信鸽,她松了一口气,转身一跃而下,身子轻盈无声。

刚刚进入院中,只见一道傲然而立的黑色身影站立在小院中央,一身合体的黑衣将他修长的身形衬得更加的完美,绝美精致的俊颜,冰冷的眸子,在夜色中仍是显得突出。

周身散发出的阴寒之气,仿佛将空气都冻结了,微冷的夜风似乎也静止了一般,她有些不自在,甚至有些心虚。

此时她就是想躲也没地方躲,只能是硬着头皮准备绕他而去。

“你是不是想找死!”

肃杀的语气仿佛随时都能将人带入地狱。

云浅问停住脚步,转身不解得看着他,

“汉王何意”?

陈友谅冷哼一声,将负在身后的手拿出来,一只被短箭穿透的信鸽被他死死得捏在手中,信纸上也粘着新鲜的血液。

“阿信”!

陈友谅冷眸微寒,甩手将信鸽重重的摔再身后的墙上,灰白色的墙出现一片血印,内脏也被贴了上去。

云浅问睁大瞳眸,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

此时陈友谅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令她害怕,只要他的手指随手一捏,她就可能没命。

“本王一心一意的对你,你居然报信出卖本王,你是不是拿本王对你的客气当成福气了?嗯?”

他紧握双拳,忍住想掐死她的冲动。

此时的陈友谅气得内心煎熬,恨不得一掌劈死她,可是他不忍心,毕竟他下不了手。

“你想做什么?”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陈友谅不在理会她,抬步离去,此时,他真的不想在见到她,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念

可是云浅问偏偏不怕死的上前拦住他的去路。

“陈友谅,我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我现在请求你,停战好不好。”

“让开!”

薄唇轻启,冰冷得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甚至怒意更浓,似乎在克制着什么。

“我不让,除非你杀了我”。

云浅问已经抱着必死的心态,但她知道,陈友谅不会杀她。

她是在考验他的底线吗,陈友谅捏紧拳头,关节嘎吱作响。

但最后仍是松开了手。

好吧,她赢了。

“本王可以考虑,但有一个条件。”

陈友谅的声音有些缓和。

“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云浅问连连说道,但是内心有些紧张,她怕她做不到。

“告诉我,你爱我。”

云浅问怔在那里,就这么简单?

陈友谅见她愣着,也没抱希望,冷哼一声,抬腿要离去,

云浅问突然说出:

“我爱你。”

陈友谅听后更是一股无名火生出来,她居然敷衍他,而且敷衍的如此干脆。

而云浅问认为,说说而已,反正不值钱,也不会少块肉,虽然不喜欢他,但也不讨厌,说了也不吃亏。

“既然爱本王,那今晚从了本王如何?”

他轻凑到她得耳前,邪魅得笑着,言语之间充满了挑逗之意。

放大得俊脸,另她心跳不已,每一次与他近距离接触,都会让她有些心跳不已。

从了他?

她从来没想过,但是脸上却是一阵发烫。

“那你会不会放过徐达哥哥。”

她不知道,这句话直接成了火山爆发的源头。

陈友谅俊美如神的脸越来越冷,越来越铁青,

“啪!”

伴随着淳厚有力的巴掌声,云浅问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甚至眼冒金星,接着右侧脸上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力度之大另她差点站立不稳,但她仍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陈友谅从来很少打人,他要是真发货,直接都是掐断别人的命脉。

但见她眼中噙着泪,虽说刚才只是用了半成的力气,但她的右侧脸颊仍是出现五个血手印,嘴角轻溢出血,左边那侧脸依然圣洁,他内心的某个地方开始微微颤抖。

“秀英怀孕了,我哥哥马上要大婚了,我求你,暂缓开战可以吗。”

云浅问忽略自己脸上的疼痛,低声求道。

但她还是忍不住求他,她堵的是他对自己的真心。

“就凭你?你拿什么和我谈条件,拿你自己嘛?”

陈友谅冰冷质问的语气,立刻让她答不上话来。

她清楚地知道,她不过是一个女子,她们母女能够安安生生的在云府不被打压,全是靠他的影响力,不然,谁会拿她们当回事。

就连刚才陈友谅给她的这一巴掌都算是轻的,他没打算掐死她已经是万幸了。

“放心,本王会带着你的徐达哥哥来见你,而且本王会专门为他准备一个精美的盒子,将他的项上人头呈现给你。”

陈友谅的声音柔柔的,但那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

他不在理会她,携带着一股寒寒的风,冷漠的从她身边走过。

他担心自己在不走,会控制不住,如果控制不住,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他不想去伤害她,就算杀掉天下所有人,他也要留她在这世上陪伴着她。

云浅问定住神情以后,转过身对着陈友谅的背影恨恨的说道,

“陈友谅,如果你坚持如此,一定要出战,我阻拦不了你,但我会恨你,一直恨你”!

眼泪忍不住的掉落下来,她发现自己很贱,陈友谅对她冷漠时,她突然有些接受不了。

她知道,陈友谅已经生气了,不,应该是她一直以来都在气他,因为他们的立场不同。

“那如此甚好,也许这样你才会对本王刻骨铭心”。

陈友谅邪气凛然的声音随着他的人一同消失在云府西院。

云浅问有些头晕目眩,刚才陈友谅那一巴掌到底用了几成的内力,如此狠。

不过没要她命算不错了。

此时长月拿着一件毛绒披风走上前,搭在她的肩上,

云浅问泪汪汪的眸子燃起一片火焰,怒视着她,此时她巴不得宰了她。

她那充满怒火得眼神,让长月有些心虚,但她又保持着面部平静,似乎和她无关一般。

“长月,你倒是忠心耿耿,那你为何不嫁给他”。

云浅问语气中充满着咬牙切齿,她就算知道她是陈友谅留下来监视她的,但她仍是接受不了她会这样对待她。

“长月愿一世效忠汉王与汉王妃。”

长月恭身平静得说道。

“在这冰冷没有人情味的云府,本以为你对我最好,但是我疏忽了,你是陈友谅的人。”

语气有些惆怅,有些伤感。

“还有,我不是你们的王妃”。

云浅问语气瞬间毫无温度,甩掉披风,甩袖离去。

她知道,今夜一事陈友谅对她失望透顶,她又将他的心摔得粉碎,估计以后不会在理会她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