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针锋相对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61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云浅问回到自己房中,摸着自己有些发热的脸蛋儿,内心开始扑通跳,突然她被自己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对陈友谅有这种感觉的。

为他心跳,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而且她也不想承认。

可是她骗不了自己,就在他出现在厅中的时候,她内心会突然很安定。

陈友谅给了她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那就是安全感。

难道是真的对他动心了吗?那徐达哥哥怎么办,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对不起徐达哥哥。

想到这里,立刻走向自己的衣柜,去收拾衣服。

“浅儿,你在屋里吗”?

王氏慈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后推门而入,看见正在收拾包袱的云浅问,脸色瞬间变了。

“浅儿,你这是做什么?”

声音中有些颤抖。

“娘,跟我走吧,离开这里”。

云浅问边收拾衣服边说道。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现在你父亲对我也很好”。

王氏不舍的说道。

“娘,难道你忘记了曾经他是怎样对待你的吗?他现在对你好,是忌惮陈友谅,他爱的是权势,而不是任何一个女子”。

云浅问语气中带着激动。

“浅儿,你不了解你的父亲,他是爱我们母女的,只是顾忌柳氏..."

话没说完,就直接被云浅问打断了。

"娘,如果他真的只是单纯的爱我们,那又何必顾忌别人呢,我不管,我要走,我今天就要走,娘,我们母女一起离开这里。”

“浅儿,你给我说实话,你要走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汉王?”

王氏突然很镇定的说道。

云浅问手停了下来,愣在那里。

“你怕你会爱上他,但你又不想爱上他,对吗”?

王氏继续问道。

这句话直接问进了云浅问的心坎里,王氏说的没错,她就是怕这样下去,会爱上陈友谅。

王氏见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缓缓走上前,从袖中拿出一封信来,递到她面前。

“这是云中问把驿站拿来的,滁州那边传过来的。”

滁州?难道是徐达哥哥给来信了!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却是娟秀无比的字迹,一看便是秀英的笔记:

一晃数月已过,

对姐姐挂念的紧,

秀英有孕三月有余,

遇春大哥即将大婚,

望姐姐速速赶来吃酒席

读到这里,她满脸的惊喜,秀英有喜,哥哥要成婚了,这简直是双喜啊,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她自然希望哥哥能找个贤良淑德的女子。

但是当她继续看往下一页时,神色瞬间暗淡下来,身子不由得麻木在原地:

“遇春大哥大婚三日之后,便也是天德与谢元帅之女谢蕴的黄道吉日。”

“浅儿?”

王氏担忧的上前扶住她,看着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淌下来的她,不由得更加心疼,疑惑的接过她的信件。

过后王氏语重心长的说道:

“浅儿,我不知道这个叫天德的是何许模样让你如此,但是汉王对你,为娘是看在眼里的,并且汉王无论是地位还是相貌,都是天下无人能及的。”

但此时云浅问她根本听不进去,也根本没有听,她只知道,徐达要成亲了,但新娘子却不是她。

“我不相信,徐达哥哥不会这样对我的。”

她喃喃的摇头道。

“你自己好好分析下,是了解徐达多一些,还是了解汉王多一些呢,哪个更在乎你呢。”

王氏无奈的安抚了下她,说完退了出去,轻轻带上门。

母亲一番话又让她陷入痛苦的沉思。

她清楚的明白陈友谅对她的心,但是她和徐达是两情相悦的,她不想把自己对徐达的那份感觉被陈友谅争夺了去。

傍晚,天色有些暗,长月小心翼翼的端着燕窝,生怕摔碎了,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她一惊,托盘上的燕窝瞬间往地上掉去。

却被她稳稳的接住,那燕窝愣是没有洒出一点来。

“长月,你要不要紧,有没有烫到。”

云中贺关切的问道。

“无碍,劳烦贺公子让下,王妃还在等着燕窝呢”。

她不知为何,每次看见这个云中贺就烦,准备从他身边绕过去。

“长月,我喜欢你!”

云中贺大声表白道,话语中充满了感情,那语气是恨不得剖开自己的心拿出来摆在她的面前。

“我知道!”

她坦然的语气让云中贺不知怎么继续。

“长月,三日过后,我和汉王亲自出战剿灭朱元璋带领的红巾军,到时候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就和汉王要了你,成吗?”

声音中带着情真意切,听上去让人动容。

“随你。”

长月对他实在是烦的不得了,只想一句话便打发他。

“真的吗,长月,你也喜欢我的对吗?”

他的语气中有些激动,带着迫不及待。

“贱婢!”

伴随着一声怒骂,一条软鞭抽向长月,长月灵巧的避开,鞭子却落到云中贺的肩上,云中贺面色一寒,怒瞪着持鞭子的多兰。

“你做什么”?

刚才深情脉脉的样子瞬间被浇灭。

“你这个贱婢,你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敢勾引云大将军,今天本郡主教教你认清自己的身份”。

说着又一鞭子抽象长月,云中贺一把抓住她发出来的鞭子,怒道:

“不许你伤害她”。

那急于护长月的样子,更加让多兰嫉妒的发狂,心中立刻增添了一份杀意。

好你个云中贺,本郡主掏心掏肺对你,你居然对一个卑贱的丫头上心,既然得不到你,那本郡主便杀了你。

抽出袖中的短剑向云中贺刺去,云中贺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手,根本没反应过来,眼见她要刺过来。

长月眼神一寒,灵巧的捉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拧,多兰吃痛的松开了手,短剑瞬间掉落在地上。

“贱婢”!

她咬牙切齿的正要开口骂出更难听的来,却被长月一记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

长月没有理会她,端着燕窝,从容的从她身边走过去,走到她身旁顿了一下,抬足将地上的短剑踢出很远。

“果然什么样的主子调教什么样的狗,和云浅问一个德行”!

多兰咬牙切齿道。

殊不知,这样的她让云中贺更加讨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