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汉王救场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61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抗旨不尊,乃是欺君罔上,诛九族,罚没财产,你要不要试试。”他半蹲下身子,那眼神中抬着戏谑,但声音中带着威严,他倒要看看这女子如何对付他。

“浅儿,快接旨呀。”

云耀文催促道,他虽然很欣赏这个女儿的魄力,但不由得为她捏了把汗,这抗旨不遵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她,他担当不起。

“诛九族?”云浅问轻笑,感觉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一般,轻轻说道:

“也包括你吗?姐夫?”

这一声姐夫叫的尤其轻蔑,但也不生疏。

王保保没料到她这么说,他只是吓唬吓唬她,谁知这小女娃子胆子居然如此的正,根本不怕他。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接旨!”

强迫的将圣旨塞入她的怀中,云浅问躲了一下,圣旨直接掉到地上!

王保保彻底的怒了,愤怒的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道:

“你敢抗旨不遵,是不是活腻了!”

他的手很用力,捏的她生疼,她用力推开他,怒道:

“请你放尊重些!”

“尊重?”王保保似乎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笑得阴柔至极。

“跟你们这些卑贱的汉人讲什么尊重,本总兵看上你能给你个夫人做做那是天大的恩赐,你应该感恩戴德才是,不要给脸不要脸”!

王保保一张英俊的脸现在看来让人恶心至极,云浅问忍住想吐的冲动,站起身子,抬眼正视着他:

“王保保,如果没有弄错的话,你母亲也是汉人出身,而你也是汉人的名字,没有我们卑贱的汉人,哪来的你!”

她点名道姓的指向他,声音中带着严厉,毫不掩饰的反击他,不等王保保发话,她又继续说道:

“别忘了,我们汉人开创天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别得意的太早,这天下将来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她的话掷地有声,句句犀利,让厅内所有的人惊呆了,这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娃说的话,这根本就是无视朝廷,要让皇上听了去是要砍头的。

云耀文手心更是一阵冷汗,云中问瞠目结舌,现在的他对这个姐姐简直是崇拜到家了。

“浅儿,一个女孩子家说话为何这般粗鲁,这话说不得啊!”

王氏慌得上前拉住她。

而此时的王保保已经彻底的恼羞成怒,想他从小到大,一身荣宠,父母宠他,妻妾巴着他,皇帝信服他,何时被人这般当堂训斥过,还是被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娃,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云浅问,你真有种,居然敢污蔑朝廷,辱骂朝廷大将,今日本总兵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大元律法,来人,给我拉出去杖责五十!”

他最后一句话是吼出来的,几乎是暴跳如雷。

云府上下所有人都吓慌了,杖责五十,对一个柔弱女子来说,哪还有命在。

柳氏母女得意的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她们迫不及待的等待着云浅问挨罚,以解她们心头之恨。

“贤婿,万万不可啊!”

云耀文此时也顾不得老脸了,噗通跪了下去,拽住他的衣袖哀求道:

“老夫愿意代女受罚!”

云浅问看着地上的云耀文,有些错愕,没想到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居然会为了自己的女儿,向自己的女婿下跪求情,瞬间她曾经有些隔阂的心开始软化了。

王氏也利落的跪在云耀文身边:

“总兵大人,王氏甘愿代女儿受罚!”

王保保并不为之动容,甩袖看着云浅问仍是不拿正眼看他的样子,这让他更加的恼怒:

“就你们个老东西也配求情,来人,将这两个老东西拖出去!”

“你敢!”

此时云浅问眼神冰冷的怒瞪着他,如果他今日敢动自己的父母一根寒毛,她与他势不两立。

“你看我敢不敢!”

王保保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她发怒的样子,她越是生气,他就越享受。

“愣着做什么,将两个老东西拖出去。”

“谁敢动我父亲一下,我会让他脑袋开花”!

此时的云中问忍无可忍,一声怒吼,已经拔剑相向,虎视眈眈的盯着王保保,满脸的恨意。

“将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给我拿下”!

他一声令下,几个元兵破门而入,上前压住云中问。

王宝宝上前一拳揍向他的脸,瞬间,云中问嘴角开始渗出血来。

“住手!”磁性的声音,充满着威严,陈友谅从门外走进来,后面跟着云中贺。

还有长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正厅的,但见她紧随陈友谅身后,可见她是迅速去报信的。

云浅问见到陈友谅进来的那一刹那,心噗通跳了一下,瞬间满心的安全感,她知道,只要陈友谅来了,这场风波就会平静。

王保保转身正对上陈友谅那冷如寒冰的的眸子。

王保保是大元有名的英俊美男子,他若称第一,无人敢称第二,但陈友谅一出现,他就显得是那样的黯淡无光。

甚至那如神降临般的气场更是碾压他一头。

“贺儿,你可算回来了,为娘被他们欺负的苦啊”。

柳氏直径跑入云中贺身边,紧紧抱住云中贺。

“陈友谅,你来的正好,这个女子皇上下旨归我了。”

王保保报喜般的晃了晃手中圣旨。

陈有谅拿过圣旨,摊开,众目睽睽之下,将圣旨点燃。

“陈友谅,你干什么。”王保保感觉不对劲,冲上前去要去抢夺圣旨,却被点燃的圣旨灼到了自己的手。

陈友谅越过他走到云浅问身边,看着她有些微微发红的下巴,不由得心疼。

“长月,王总兵是哪只手触碰汉王妃的”。

话虽然是对长月说的,但他的眼睛却一刻没有离开云浅问,每当回忆起这张精致的小脸儿,都会令他怦然心动。

现如今见了仍是心动,看她刚刚受过委屈,却仍是倔强的样子,更令他心疼,此时他只想把她揽在怀里,好好心疼一番。

长月冷眼扫了下王保保的左手,陈友谅刚刚还在深情款款的眸子骤然变得冰冷,狠诀。

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转的身,以惊人的速度听见骨骼断裂的声音。

“嘎吱!”

“嗷!”

一声哀嚎得惨叫,面色惨白,略微精致的五官扭曲在一起,彻底没有了英俊形象,左手也彻底废了。

这一幕吓呆了在场所有人,王保保可是大元贵族,身份尊贵无比,手臂就这样被拧断了,叫他情何以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