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反将一军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78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正屋堂内,云如问惊慌失落的跪在地上,而一旁的柳氏也是脸色苍白的发抖。

王保保一副没事人似的双手环胸站在那里,王保保衣冠整齐的坐在椅子上,狭长的桃花眼带有浓重的寒气,而云如问则跪在地上。

当他看见款款而进的云浅问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尤其是她那清丽的容颜居然没有半点恐慌,没有半点惊讶,这一点让他有些疑惑。

他昨天明明受佳人之约,来与她暮云朝雨的,谁成想,醒来之后,躺在身边的居然是云如问。

他本不想碰她,可是他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云如问虽说不如云浅问那般清新灵动,但也是美人儿一个,并且还是处子之身,如若强忍,那也不是他的风格,于是解开她的衣服正要准备翻云覆雨时,门却被踹开了。

本来坏他好事,他很恼火,但是看到一脸铁青的云耀文与他身后一脸不可置信的云素问时,他也懵了。

更冤的是,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就已经被坐实了罪名。

“事已至此,什么也不要说了,如问,从今以后你就是王总兵的妾室”。

云耀文上前严厉的宣布道,懒得去追问,云老夫人也是气急,觉得云府出了这档子事,真是丢人丢到蒙古人家里去了。

“什么?让我嫡出的女儿去做妾,不行,我不同意”。

柳氏走上前气势凌人的大声怒道。

云如问浑身一抖,抬头却见云浅问一脸淡然,嘴角一抹得意的笑,她疯了似的起身就上前去厮打她。

“贱人,没想到你是如此诡计多端,毁我清白,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她狰狞的伸出指甲像云浅问抓去,却被长月上前一掌击倒再地。

众人看着情绪激动的云如问一脸的疑惑不解。

“姐姐,此话何意,我什么也不知道呀”。

云浅问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让她气火攻心,只觉得口中发咸,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如问,我的女儿,你怎么了”!

柳氏见爱女口吐鲜血慌忙上前抱住她,心疼的安抚着她,鬼哭狼嚎的大声叫喊着:

“叫大夫,快叫大夫啊”。

见没人理她,便怒指云浅问,:

“你少装无辜,明明昨晚王总兵直接去的你的后院。”

那眼神似是要杀了她一般。

“夫人何时看见王总兵进入我们西院的,我怎么不知道”?

云浅问不紧不慢的反问道。

柳氏顿时语塞。

“好你个云如问,还和我说我妹妹青睐夫君,原来根本就是你爱慕夫君美貌,将夫君骗入云府,好个狠毒下贱的女人”。

云素问从外面冲进来,狠狠的甩了云如问一耳光,并撕扯着她的头发继续叫骂着:

“那字迹我已经找人确认了,明明是你的字迹,贱人,居然诓我陷害自己的亲妹妹,我打死你”。

那样子就像一个泼妇,根本没有了平日的雍容华贵,另王保保一阵嫌恶。

柳氏上前狠狠的推开她,云素问一个不稳蹲坐在地上,柳氏双手叉腰,犹如泼妇:

“做贼的喊捉贼,你也有一份,装什么无辜!”

云浅问和母亲站在门口位置冷眼瞧着她们,也没有上前去扶云素问。

“我给你们拼了,云素问全然忽略自己有了身孕,麻利的起身,恼羞成怒的冲过去,又狠狠的甩了柳氏一巴掌。

“成何体统,来人将她拉开”。

老夫人看这混乱的场面,心里更是有气,怒吼道。

柳氏当时懵在当场,居然一动不动。

云浅问对着身后的长月使了个眼色,长月会意上前将发疯的云素问拉开。

“够了”!

王保保一声不耐烦的怒吼,吵闹的厅堂瞬间安静下来。

“二小姐是清白之身,不用给本总兵做妾,本总兵嫌脏”。

他已改往日闲散轻薄的语气,声音中毫无温度,充满了嫌弃。

“还有你,有孕在身不消停的呆着,居然给本总兵玩心机,好啊,喜欢任性是吧,好,本总兵一次让你任性个够,今日休书送你”!

“夫君,你听我解释”!

一听休书云素问慌了,休了她不如让她死了算了,她怒指着头发已经被她拽的凌乱的云如问恨恨说道,

“是她,我是着了她的道,昨天是她让我把书信给你的”。

“本总兵要休了你这个贱人”!

王保保吼完愤怒的甩袖离去,他不屑去看她们姐妹只见狗咬狗,相互指责的戏码,征战沙场多年,家务事他从来不关心,他只爱美人儿。

云素问一听休了她,立刻软了下来,下跪抱着他的大腿,哭喊着求道:

“不要啊夫君,我肚子里还有你的骨肉,你不可以休了我”?

王保保一脚踢开她,正要扬长而去,云耀文却挡住他的去路:

“总兵大人,请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吧”。

他感觉这辈子的老脸都被丢尽了,这些个不孝女害得他低声下气的在自己女婿面前乞求。

他上辈子到底造的什么孽,这辈子老脸全都丢在这里了,还是之前伤害王颜之,报应来了。

王保保刚才也只是在气头上说的气话,这个女人虽然已经让他厌烦了,讨厌了,但是并没有想过真要休她,因为她还有些利用价值,他还需要云中贺的兵权助自己的千秋大业,更何况,那么多妻妾中,只有她怀了自己的骨肉。

云耀文这一拦也正好给了他个台阶下。。

看着地上哭得一塌糊涂的女子,居然有些不忍,毕竟跟了他个几年,他直接上前拽起她就往外走。

“算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今日之事,如果谁敢传出去,我王保保定让她死得难看”。

说完深深看了云浅问一眼,这个女人,居然反将一军将到他王保保的头上来了,没关系,你早晚是我的人。

随后拽着云素问扬长而去。

“王总兵,那如问您当如何安置?”

云耀文上前拦住道,他总要为女儿讨个公道的。

“安置?别说本总兵根本没碰她,就算碰了,我总兵府也不会多养个人浪费口粮。”

王保保一副耍完流氓不认账的口气让云耀文一时语塞,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王保保拉起云素问离去,扔下一句话给厅内:

“如若嫁不出去了,城外窑子馆有的是安身之地,哈哈哈哈...”

一屋子的人,尴尬的愣在原地。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老夫人气得瘫痪在交椅上。

云耀文看着在地上抱成一团的母女二人,内心一阵凄凉。

“连王保保那好色之徒都不要你,你还妄想嫁给汉王”!

云耀文又看着一旁淡定自若的云浅问,他心里自然明白几分,但她现在是汉王指认的汉王妃,也不敢多追究,追究了又能如何。

这个三丫头不是个简单的女子,希望将来面对汉王的众多妻妾要也有这样的生存手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