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章 南院失火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401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而总兵府的王保保正品着美酒,身边环绕着各式各样的美妾,看着台下偏偏起舞的美娇娘,想着那个清新灵动的美人儿,不由得心神荡漾,此时,他看谁都是庸脂俗粉。

云素问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此时怀有身孕的她已经不受宠了,不由得妒忌的难受。

曾经,夫君也是这边宠爱自己的,而如今她只是过时的一件旧衣服而已,再美,再好看,已经不新鲜了。

难受之余,丫鬟小青前来通报:

“小姐,二小姐要单独见您,说是有要事商议。”

虽然云如问是嫡出的小姐,但对她还算是恭敬,因为她从小就在老夫人身边长大,不是嫡出却胜似嫡出。

从小她与云如问情投意合,原因是两人都是极其的自私自利,以她们特有的条件相互利用着。

进入花园中的凉亭内,看着云如问端坐在那里,她扶着腰抚着腹部坐在她对面,问道:

“如问妹妹,平日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找我来何事”?

“姐姐,妹妹来找你是想请您把这封信交给姐夫”。

云如问将信递给她,云如问直接打开,看了信的内容,瞬间恼羞成怒,张手要撕却被如问拦住,故作不解的问:

“姐姐这是作何”?

云素问怒不可泄:

“云浅问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平时做出一副清高的模样,没想到如今想到我夫君头上来了,居然毫不知羞耻的邀请我夫君小聚,真是不要脸至极”。

看着她怒不可泄的样子,云如问内心一阵得意,蠢女人终于上钩了。

就看她们姐妹俩狗咬狗的场面,甚是精彩。

“既然这样,姐姐为何不成全呢”?

“你说什么?让我成全?成全了他们,正好你有机会接近汉王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云素问在没脑子,也了解这个云如问的脾气秉性的。

“姐姐不知道姐夫的性子,什么还不是图一时的新鲜,姐姐没发现姐夫对你越来越冷淡了吗”?

猜中了心事,云如问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同时观察着她的脸。

果真云素问呆愣住了。

“姐姐如果促成他们的好事,姐夫不但感激你,更加认为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以后会更加的珍惜你,你说对吗”。

云素问听到这里完全的想开了,对呀,她正愁王保保近日对她冷淡至极呢,这样也很好,这云浅问正好是帮了她个大忙。

就算云浅问被收了也顶多是个没身份的小妾或者侍妾,以她贵妾的身份照样压制她。

“这封信你打哪来的”?

她又狐疑的看着云如问,这个女人的心机她也是知道的。

“我看见她偷摸的给送信人的时候很好奇,给了送信人一些银两,打开信后自己也是气的不行,直为姐姐鸣不平”。

说起瞎话来时脸一点不羞不臊。

这样的说辞听上去简直是低水不漏,云素问几乎根本没有怀疑。

当夜

一个黑色身影窜入西院,跃至云浅问房门,将一根黑色细管插入窗户,青色的迷烟顺势而入。

而院外母女二人一脸期待的等着黑衣人出来,与此同时,一个身材清瘦又健壮的男子悄悄翻墙而过进入西院。

母女二人相视一笑,一抹算计的笑容在二人脸上绽开。

她们将银票递给黑衣人,轻说道,

“这是一百两银票,事成之后我们会把剩下的五十两给你”。

“这也太少了吧”。

黑衣人冷冷的眼神带着戏谑,不对,怎么是个女子的声音,而且这身形如此纤细。

二人突然感觉不对劲,还没回过神来,黑衣人轻甩袖,一阵迷烟直接吸入鼻子,母女二人瞬间倒地。

摘下黑色面罩,长月冷笑着看着地上的母女二人。

而这厢王保保早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见心仪的美人儿,谁知刚进西院一阵白色迷雾迎面扑来,瞬间头晕脑胀,直接晕倒在地上。

云浅问双手环胸,冷眼看着倒在地上的王保保。

第二日天还没亮,云素问就已经挺着大肚子带人急匆匆赶来。

云府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大清早来做什么,成何体统”?

云耀文有些动怒了,多大的事要把云府所有人叫起来。

“我那日有块玉佩落入西院,那块玉佩是夫君给我的,父亲能否带我去寻下”。

“不就是一块玉佩吗?大清早天没亮你就来捣乱,真是没规矩”。

云耀文生气归生气,但还是带她往西院方向走去。

云素问一脸得意,呆会就会有好戏上演。

“大娘和如问妹妹呢”。

她不经意的问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怀着身孕不多休息,为了块玉佩瞎折腾”。

云耀文没好气的训斥着。

两人带人很快进入西院,此时西院的门栓紧紧上着,云素问此时气得不得了。

以她对夫君的了解,夫君每天清晨还会要一次,于是越想越是嫉妒得牙痒痒,恨不能立刻冲进去,将他们公之于众。

“开门,云浅问开门”!

边拍门边怒叫。

云耀文不悦的眉头一皱,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小声点,小心吵醒你母亲”。

见半晌没动静,想着二人现在可能仍在忘我缠绵,云素问更是气急,

“来人,给我把门撞开”。

刚吼完,门开了,云浅问睡意朦胧,连打着哈欠,睡眼惺忪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大清早的,谁要撞我的门呀”。

云素问看她这样,想到她一整夜的与自家夫君那般缠绵,更加的有气,恨不能上去撕碎她。

“我玉佩落你这了,我要进去找找看。”云素问说着撞开她直接大摇大摆的闯了进去,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让云浅问眼角闪过一片冷意。

云素问什么也没说撞开她,直接进入房内,只见塌上王氏刚起来,又去三个厢房看了看,搜寻无果后,不禁有些疑惑,并且带着失望。

“素儿,是不是落别处了?我们去别处找找”。

云耀文看她的样子就猜玉佩没在这里。

“王保保呢,你把他藏哪了”?

她气势汹汹的指向云浅问质问道。

“你自己的夫君问我?我哪知道”?云浅问故作无辜的摊开手,她这样子,让云素问更加觉得王保保来过。

而云浅问很成功的误导了她。

“少装蒜,他昨晚直接进的你西院”。

看她这样,云素问更加的生气。

“姐姐怎么知道他进我西院,你看见了”?

云素问顿时被问的张口结舌。

“你个不要脸的小贱蹄子,居然勾引你姐夫!”云素问怒不可泄的叉腰指骂。

“你给我闭嘴!”此时云耀文气得双腿发抖,如果不是看她有身孕,早就一掌掴上去了。

“老爷不好了,南院起火了”。

此时管家急急慌慌的跑了过来,此时还是上气不接下气。

“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救火呀”。

云耀文顾得争论不休的两个女儿了,慌忙带人往南院赶去。

“姐姐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请回吧”。

南院失火?云素问这才反应过来,南院不是云如问独住的院落吗,此时她也来不及细想,直接带人往南院赶去。

云浅问从门缝看着那着急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似是等着看狗咬狗的一场好戏。

云浅问打着哈欠重重将屋门关上,一抹不易察觉诡异的笑浮在精美的脸上,留下云素问一脸懵的站在院子里。

天渐渐亮了起来,整个南院也热闹了起来,救火的,呼喊的,愣是没把屋内的人吵醒,这隔音未免也太好了吧。

进入南院,房内是有一股熊熊火焰燃烧着。

“老爷,二小姐的房门打不开呀。”

管家带人提着水急慌慌的说道。

“撞开呀,难道等大火延伸到门口我们进不去了在救火吗,快给我撞。”

云耀文气急败坏的指挥道。

“我来!”云中问过来直接将门一脚踹开,门板子直接被踹倒了。

都说云中问腿功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云中问看着厅内那微不足道的火,别过脸去嗤之以鼻。

这也叫失火?果然深宅大院的人没见过世面,不知道真正的大火是什么样。

云耀文看着那所谓的火苗,觉得被耍了一般,怒不可泄,可当他看到床上缠绵的二人时,瞬间傻愣在当场。

床幔没有拉下来,就那样坦荡荡的挂了起来,王保保正压在云如问的身上亲吻着,摸索着。

活生生一副活宫图,可能二人太忘我,外面那么大动静居然没有察觉。

亏他王保保在沙场征战多年,骁勇善战,一旦醉倒在温柔乡内什么也顾不得了。

“怎么回事?如问,你怎么和王总兵睡在一起,不应该是云浅问那个小贱人吗?”

柳氏冲上前去想也没想的质问道。

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云如问慌忙赶紧捂住她的嘴。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云耀文勃然大怒,老脸羞怒,恨不能上前打死他们。

“三小姐不好了”!

渡娘着急的跑过来,那声音中充满着焦急。

云浅问不紧不慢的为自己梳好简单不张扬的发髻,她一点不惊慌,因为她料到了。

“怎么了渡娘姐姐?”

她转过身轻轻的问道。

“今早二小姐居住的南院起火了,老爷带人去灭火,谁知进入二小姐房内,只见她与王总兵赤身裸体正在床上行那见不得人之事”。

想到那难看的一幕,未经人事的渡娘也瞬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

“怎么会”?

云浅问这次是真的没料到,她只是将二人迷晕,顺势让长月点了把火,而且嘱咐她,那火千万不能伤人性命,只为得是引起别人注意,但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