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跌落悬崖

作者:杉杉宝儿 字数:256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眼看红巾军伤亡太多,朱重八不得已迅速撤离。

趁陈友谅分心的时候,云浅问用尽所有力气一把推开他,跑向徐达,徐达抱起她跳上马,策马而去。

陈友谅看着远去的马,握紧拳头,指甲陷进手心里,冷酷的命令道,

“给我追,务必把王妃追回来。”

徐达的马一直往前跑,张定边带着人在后面追。

穿过一片小树林,陈友谅一箭射向马腿,马儿吃痛跌倒,两人一同从马上摔下来,徐达气得锤地,

“操他姥姥的”!

徐达一起身拉着她就跑,直到跑到悬崖边上,没有退路,后面马蹄声越来越近,浓浓的杀意也逼近他,

“呦呵!挺能跑吗,天德兄,许久不见,大有长进呵”!

陈友谅那深沉有力魔鬼般的声音,让地上两人心中一紧。

云浅问用力推着徐达,

“徐达哥哥,你赶紧走,我不想连累你”。

“云姑娘,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遇春大哥这些年找你找得苦,你快走,这里交给我”。

“陈友谅,男子汉大丈夫,以众欺寡,有本事下马来单挑”。

陈友谅看着躲在徐达身后的云浅问,再看了看搭在徐达手臂上的纤纤细手,心中恼怒万分,难道他就那么让她没有安全感吗。

在看她看徐达时那份焦急的眼神,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她心中所属是徐达,内心的妒火迅速燃烧起来。

这个徐达生的俊俏,虽然是一副书生气质,但武功高强,骁勇善战,从年少时,不少女孩为之倾倒,但他不想去相信,她也是如此。

他不知道,此时是应该强行带她走,还是杀了她,从来,他得不到,毁之。

但是,他下不了手,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包括自己。

此时,他最大的敌人就是徐达,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陈友谅,请你放过徐达哥哥,我愿意跟你回去,任你处置”。

云浅问站出来,挡在徐达身前。

“云姑娘,你不能跟他走”!徐达上前扳住她的肩膀,急切的说道:

“遇春大哥这两年找你找得苦啊,而且你知道吗,陈友谅是我们的敌人,从小就是”。

他着急,他不想让她跟陈友谅走,是因为他还记得年少时对她说过的话,虽然当年只是一句戏言,但他现在突然想把那句戏言当成承诺,他不想她嫁给陈友谅。

“嗖”的一声,他的手臂上插入一支箭,

陈友谅那阎王索命般的声音,

“徐达,拿开你的手”。

陈友谅醋意大发,不再忍耐,飞身下马,与徐达打了起来,徐达虽受伤,但身手仍是不弱,但他却不是陈友谅的对手,很快陈友谅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正当陈友谅要下狠手时,却听见一声娇喝,

“陈友谅,你给我住手”!

转头,云浅问的短剑对准自己的心窝,她并没有奢望陈友谅会在乎她的性命,但她总要一试的,陈友谅松开徐达,将他重重的摔在地上,他朝她伸开手,

“过来”!

云浅问没有想到陈友谅如此在乎她的生命,瞬间对他的那些反感都瓦解了,尤其当她看到他眼神中的刚毅带些温柔的时候,似乎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她不由得轻念了一句,

“轩哥哥”。

陈友谅听到轩哥哥这三个字,是又惊又喜,阴沉的眼神慢慢明亮了开来,原来她还记得自己的。

而云浅问只是突然想到了当年梨花园中那个名唤子轩的少年,但并没有将他和陈友谅想在一起,那个少年在阳光底下,美轮美奂,并不似陈友谅这般凶狠。

“云姑娘”。

徐达上前站在她身旁,一阵清风从崖底传上来,她身上淡淡得梨花香让他有些失神。

一支短箭射向陈友谅,云浅问奋力推开陈友谅,替他挡下那支箭,失足掉下悬崖。

“啊......”

“云姑娘”!徐达绝望的眼睁睁看着掉落悬崖的云浅问,却无能为力,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不远处举弓发箭的朱重八。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钦佩的大哥,居然会暗箭伤人,就算陈友谅十恶不赦,也不至于如此。

陈友谅却怎么也想不到她会为自己挡下那支箭,她眼睁睁看着她掉下万丈深渊,紧握双拳,眼神嗜血,悬崖边上,杀气腾腾。

“黑衣军,将朱重八碎尸万段”!陈友谅一声令下,

张定边带领黑衣军立刻杀向朱重八的军队,悬崖边上又开始成为朱陈两军交锋的战场。

而从陈友谅痴痴望着崖底,眼前一片昏暗,他恨不得跟着跳下去,就连徐达跑了他都没去追。

云浅问,就算找到你的尸首,我也要和你成亲,你生是我陈友谅的人,死是我陈家的鬼。

其实,云浅问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陈友谅对她用如此温柔的话语之后,便对他防备的心有些化解了。

她也不知道为何会替他挡下那一箭,但在当时换做是谁她都会不加思索的上前推开他,不过是一种意识罢了。

此时她只觉得身子很轻,身子轻飘飘的,如同落叶一般,不知道飘了多久,意识逐渐模糊。

昏昏沉沉的她总感觉落入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中,很软很棉。

再次醒来,身子感觉很轻,她以为她已经到了天上,因为她身处的地方云雾飘渺,如临仙境,总感觉是在云颠之上。

无力的坐起身,一个白发女子飘然进来,虽说是一头白发,却容颜不老,甚至美艳绝伦。

她轻轻将药碗端到她面前,温柔地话语,仿若湖中的一潭水,

“你醒了,把药喝了吧”。

她的皮肤很白,手纤细,修长,指甲也很长,但很美!

接过热乎乎地药碗,出神地看着她,

“神仙姐姐,我是在天上吗”?

白衣女子抿嘴轻笑,

“傻丫头,脑袋吓傻了么,这是云雾岭,你从崖上飘入谷底的时候,是我从半空中接住了你,如果不及时,你呀,必然粉身碎骨”!

云浅问这才缓过神来原来她并没有死,于是起身行跪拜礼,但她发现自己好无力,好虚脱。

她究竟躺了多久,如此没有力气。

“多谢神仙姐姐相救”。

“骨头很软,是个练功的好苗子”。

女子说着微微站起身,飘然离去,走到门口,双臂张开,如一只白色仙鹤飞身而去。

关闭